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百年好合 > 第54章 尽余欢(5)

什么叫气到七窍生烟,现在就是。

周启深回过味来,暗骂小丫头记仇,什么都能鬼扯一通。是不是再得罪她几次,就能把他看黄片儿的事告诉赵文春啊!

赵老师为人师表,满腹经纶,骨子里十分传统正义。当初见家长的时候,当兵经历没少为他加分。周启深想解释,但这种事儿怎么解释都是不明不暗。

赵文春愁是愁,一边惋惜心疼女儿的婚姻生活,一边还消化不了这个叫vivi的外孙。一番脑补后,赵老师黯然失色,忽地感慨了句,“如果那时候她要结婚,我反对一下就好了。”

周启深汗毛都立起来了。

赵文春幽幽道:“女孩儿太早结婚有什么好,桩桩事情不如意,小西的性格我太了解,这几年看着心平气和,其实都是强颜欢笑。”

眼神转到周启深身上,怅然若失,“启深,也许你俩有缘,但缘分还不够深,这么多事经历下来,我觉得我女闺女吃了大亏。”

周启深不反驳,真诚坦然地看着老人家,他伸出手,凑近脸,没点含糊,“您往我这儿打,狠狠打,我欠小西的,我还不清。”

赵文春抡起巴掌,起势猛,下去的时候力道却收了,掌心刮了刮他的脸,“赵叔知道你的情况,从小到大也是个苦孩子。”

周启深笑得霁月清风,眸子亮堂,难得的少年气流露出来,他说:“男人肩上得扛大事,那点苦,不算什么。”

赵文春看破,不说破。

这人和赵西音还挺像,某些时候,都很逞强。

“哎,差不多了,我得回去了,我怕小西着急。”赵文春撑着膝盖站起,站得直,但岁月不饶人,背脊弧度下弯,肩膀瘦骨嶙峋。

周启深赶忙道:“我开车送您。”

“我天,歇着歇着!”赵文春不停摆手,“都这样了,你敢开,我可不敢坐啊。”

“行,我不开,我让司机来接您。”

赵文春已走到门边,“啰嗦,我坐公交车挺自在。”

周启深便没再坚持,赵文春背着手,转过身,指了指桌上的碗筷,“洗干净,下次自个儿送屋里来,记着没?”

赵老师心软施恩,其实还是想给他创造机会的。

周启深躺病床上,从没像这一刻这么踏实。他又看了好几眼手机,起疑,赵西音是怎么了,电话不接信息不回,若即若离的,他还就吃这套。

后来周启深睡了一觉,醒来时,护士正巧进来量体温。体温计还没搁好,赵西音的电话便回了过来。周启深接得快,“手机调静音了?等你一晚……”

句子没说完整,赵西音火急火燎地打断:“我爸呢?我爸还在你那儿吗?”

周启深下意识地看了眼电子钟,十一点了,他皱眉,“赵叔八点不到就走了,没在家?”

赵西音气息都是喘的,“一直没回来,小区我找遍了,没人影,他手机放家里头没带。”

“你别急,可能是去老朋友那了。”说实话,周启深心里还是有谱的,不至于出事。

但赵西音这一刻的情绪特别差,三两句就炸了,带着哭腔语气失控,“周启深你怎么能这样啊?!你就是不让人省心,你天天不是这儿受伤,就是那儿出毛病,你故意的是不是?你住在医院好了,你别回来了!”

这话冲,狠,绝。换做任何一个旁人敢这么横,周启深把他脑袋拧下来。而且平心而论,这也算是无妄指责,帽子扣得莫名其妙。

静了几秒,周启深的嘴唇几乎贴住手机,只沉声说:“小西,别哭。”

赵西音挂了电话,不用想,一定哭得更伤心了。周启深没耽误,动手脱病号服,护士急急道:“哎哎哎!周先生,您要干嘛呀?”

话刚落音,他手机又响。

这次是赵文春,语气愧疚得不行,“对不住啊启深,我,我回家晚了,西儿吓着了。刚到刚到,没事……我就是坐错公交车了,大晚上的看不清楚,坐到终点才想起来,嗐!老了老了,不顶用了。”

忧心落了地,周启深暗暗松气,问:“赵叔,小西还哭吗?”

赵文春哀声,忸怩不安,“她哭得好难受,止都止不住,不说了啊,我给她认错去。”

挂完电话,赵老师围着闺女团团转,赵西音趴在床上,脸埋在枕头里,呜咽怎么都收不得声。赵文春手足无措地站在卧室门口,一会儿觉得是自己的错,一会儿又觉得,赵西音好像是为了别的事。

——

周启深已经住了三天院,没敢耽误,次日就回去了公司。

也不是铁人,血肉之躯哪有不疼的,但公司事情多,几个项目的审核都压在那,他不参与压根运转不了。徐秘书体恤老板,说是日程安排大幅减少。

怎么个少法?

日常工作时间从每天十小时降到九个半小时。

周启深正补签文件报表,不疾不徐道:“徐锦,今年集团优秀员工奖项,一定没你。”

徐秘书视名利如云烟,“我不需要,谢谢周总成全,公司稳定发展才是我的新年愿望。”

傍晚的时候,顾和平在秀水街那块订了个私厨,老程提早过来接的周启深。周启深上车后看了一眼后座,“昭昭没来?”

老程转动方向盘,“和同学露营去了。你怎么不多休息几天,身体还没痊愈呢。”

周启深想抽烟,烟盒拿起又给放了回去,“走不开。”

老程呵了呵,“哪有走不开,都在自己一念之间。钱赚得够多了,也该适当享受生活。”

周启深笑了笑,眉间温情袅袅,“等把儿子接回来。”

老程一脚急刹踩下去,纯属无奈,“您就这么坚信真有个儿子呢?”

周启深说:“赵西音干得出这种事。”

一个人执迷不悔的时候,是听不进任何劝慰的。老程不提这茬,夫妻两的遗留问题让他们自己解决。静了静,老程忽问:“那事真不是孟惟悉干的?”

周启深淡声道:“嗯。”

“那是哪路人?下手忒狠了,你要没脱身,真得要你的命。”老程现在想起还觉得义愤填膺,太不是东西。

周启深没吭声,手搭在窗沿上有下没下地轻敲。

到了吃饭的地,顾和平大爷似的躺在沙发上,一手夹着烟,一手拿着手机聊微信。他这姿势挺不雅观,颓颓废废的,但架不住他身上的这种气质,七分风流三分下流,渣得很内敛。

周启深上去踹他一脚,有本帐早就想清算了,“你跟黎冉好了?”

顾和平睨他一眼,“没啊。”

“你什么德性我还不清楚?”周启深语气冷的很,“你好自为之。”

顾和平倒是一反常态,笑意敛了敛,不表态。

“今儿吃什么?”老程走过来问。

说起这个就来劲,顾和平从沙发起身,“牛冲宴。”

老程愣了下,也是一脚踹过去,“你是人吗,周老板才出院,你要补死他?”

顾和平往餐桌一坐,“补补也是应该的,他素了几年,我差点以为他要出家当和尚了。功能减退很正常啊。”

周启深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憋着气没处撒,只得自己咽了下去。

其实这东西是好食材,对男人对女人都挺滋补,厨师做了几种花样,清炖爆炒冷盘一应俱全。吃到一半,顾和平看了一眼周启深,状似不经心地提起:“深儿,跟你说件事啊。我一朋友昨天开车路过工体,在三里屯天桥下面看到了孟惟悉和小赵在一起。”

周启深猛地抬起头,“在一起干嘛?”

“也没干嘛……两人哭得厉害,拥抱吧。”

说完,顾和平忐忑有余,但十几秒的安静,周启深一点情绪变化都没有,依旧喝着汤吃着饭。最后一块牛肉下肚,他才拿起毛巾拭了拭手,顾和平以为没事的时候,周启深拿着杯子就往墙上砸了——

稀里哗啦的碎裂声,破釜沉舟的气势。

周启深阴沉着脸色,一字未言,穿上外套就走人。

老程和顾和平面面相觑,略担心,“不会又去找孟惟悉单挑吧?”

“那你放心,他这样子打不过,周哥儿不是犯蠢的人。”

——

赵西音是在考核结束后第五天,接到团里的通知,《九思》舞蹈部分的领舞名额定下来,由苏颖和赵西音共同担任。

赵文春立着耳朵在一旁听,见她挂断电话半天还不说话,心急如焚地问:“有结果了没?啊?你,你说话呀。”

赵西音平静得过头了,倒了杯水慢悠悠地喝了两口,才说:“嗯,领舞。”

赵文春高兴坏了,猛拍大腿,“老赵家的孩子就是有出息!”

赵西音忍着笑,故作嫌弃,“是谁总跟我说,结果不重要,开心就行的?赵老师,您看您现在的样子,整个一大写的虚荣。”

赵文春笑得多开心啊,“虚荣就虚荣,我女儿给我挣面子了!我乐意。”

赵西音的笑容跟花开似的,眉目染光。跳了二十多年舞,哪有不在意的,登上更大的舞台还是她的梦想吗?如若再时光倒退五年,她一定毫不犹豫点头。

现在呢?

赵西音觉得自己挺安宁,在希望与失望之间找到一杆平衡,比什么都重要。

就这一会儿工夫,她微信消息都快爆了。

舞蹈团的群里刷起了屏,都是祝贺她的,赵西音也懂人情世故,往群里发了五个红包,大方说是请大家吃糖。岑月高兴得发了十几个流眼泪的表情包狂轰乱炸,至情至真,这丫头真是纯净性子。

赵老师嚷着要给她做好吃的,系着围裙在厨房忙碌,哼着京剧《智取威虎山》,又提醒她,“给你姑姑报个信,让她晚上来家吃饭。”

电话打过去,接的却是一道年轻男声,特别礼貌地说:“赵总在洗澡,她让您有事儿就告诉我。”

赵西音先是一愣,然后反应过来。“赵则天”女王玩转红尘,身无束缚,又在宠幸哪方小鲜肉了。她红着脸挂断,哪敢多说,只默默给赵伶夏发了条微信。

姑姑的回信是在两小时后,估摸着是办完了事,就回了一个字:“嗯。”

赵西音捧着手机咧嘴傻笑,赵文春看得直叹气,真是邪了门,小丫头就怵姑姑,姑姑对她一分好,她一定还一百分乖顺,跟个没长大的小孩儿一样。

兴奋劲儿消退了,赵文春喝着茶水,壶盖磕着杯沿脆响,他试探问:“你昨晚哭得那么伤心,就因为我回家晚了啊?”

赵西音玩手机,没应。

赵老师想问也不敢问,默默咽下话茬,说起另一件,“昨儿我给启深送饭,他,他跟我说件事。”赵文春小心翼翼观察女儿的表情,掂量着,犹豫着。

“他是不是跟您说,我给他生了个儿子,您有个外孙,叫vivi,在美国长大?”

赵老师连连点头,惊叹极了,“对对对,一字不差。”

赵西音眼皮都懒得抬,“他就一疯子。我上哪儿给他生孩子去?他能不能有点智商?”

“也是。”赵老师感慨,“他身体那样虚,小西,你以前怎么不跟爸爸说呢?哎,中看不中用,以后只会越来越差的。”

赵西音低咳两声,下意识地偏过头,心里虚的很。

父女俩各怀心思,赵老师愁容满面,正安静,门铃响了。去开门,说什么来什么,周启深不请自来,手背在身后,穿得一身黑,表情客客气气。

赵文春让他进屋坐,笑眯眯地分享喜悦,小声告密:“小西选上领舞了,整个团就她一个名额,是不是很厉害?”

周启深随之附和,点头应:“太厉害,是您教导有方。”

把赵老师高兴的哟,“你坐你坐,身体还没好,我去买点水果。”

赵西音白他一眼,道貌岸然的骗子,阿谀奉承也不脸红。

那么宽的沙发,周启深非得贴着她这边坐下,赵西音是伸着腿的,中间就留了不到十公分的距离,白皙小巧的脚指头挨近他大腿,周启深一眼看过来,目光停了几秒,故意的。

赵西音飞快把腿收回,盘坐着,背脊挺直,没好语气,“你上别人家来做客,什么表情这是?跟上门要债似的。”

周启深寡言冷面,不苟言笑的模样挺压人,长腿长脚陷于沙发,像一座冰山。

赵西音站起身,“收脚,让路。”

没动静,西装裤笔挺,就是一拦路杆。

赵西音懒得跟他计较,准备跨过去,右脚才抬起,就被他伸手一拽,拽住手腕,“你昨天干吗去了?”

简直莫名其妙,赵西音挣脱,“你有事没事?”

前脚回卧室,周启深后脚跟过来,“打你电话你不接,回电话就把我一顿骂,我就不能知道是什么事?”

赵西音似乎猜到了苗头,皱着眉,目光在他的注视里游离,愤愤道:“周启深,你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

周启深也火了,“没毛病,我不替人当出气筒。”

赵西音嗤笑,拿出手机一通乱点,“行啊,你给我等着,我马上下单,还你一百个打气筒够不够?”

周启深抽走她手机,往床上一丢。

赵西音怒目,伸手推他,“这是我的房间,不许你站在这里,出去出去。”

周启深跟木头桩子似的扎根在地,“你再使劲,伤口就又裂开了啊。我要残了死了,你就得负责一辈子啊。”

什么人啊,真是恬不知耻,赵西音说:“就没见过你这么能碰瓷的。”

周启深脸皮厚起来,什么事都做得出,还得寸进尺了,干脆往赵西音床上一坐一躺,“你刚才推伤我了,伤口又在流血了。”

赵西音气的哟,“你别睡我的床!”

周启深就撑起手肘,眼神特嚣张,“你以后拿不拿我撒气了?”

赵西音捋衣袖,左右手两只都挽上去,“我爸昨天半夜才回家,他就是为了替你送饭,人从你那儿走的,我不找你找谁?周启深我跟你说,我爸要是丢了,我跟你没完。”

周启深脑仁都快酸透了,“你是为你爸,还是为别人?”

赵西音双手环搭在腰上,这会倒是冷静了下来,微扬下巴,“你走不走?不走是吧,行。”

她走到书桌边,打开笔记本电脑,接上低音炮外带音箱。然后把窗帘一拉,灯一关,卧室陡然陷入黑暗。周启深的眼睛一瞬发亮,幽幽定在她身上。

赵西音淡定自若地把投影仪给打开了。她这房间别的没什么,回北京之后,自己在网上买了一套投影设备,花了小几千,当时可心疼。赵西音除了跳舞这项爱好,还有一项周启深可太知道了。

幕布缓缓滑下,房间虽小,但也相当于60寸的电视大小。

赵西音一阵捣鼓,从硬盘里挑了一部《咒怨》,还很体贴的快进到最经典的那幕剧情。

伽椰子从楼梯上面目狰狞地往下爬,披头散发,面色苍白,眼珠黑洞洞的只剩两个眶,边爬边伴着尖声嚎叫……

赵西音多坏的心思啊,在女鬼鲜血淋淋的下巴从脸上掉下来的那一刻——猛地把音响声音旋到最大!

“啊!!”女鬼凄厉一声。

周启深差点没把尿吓出来!

赵西音面不改色,背朝他,恐怖片看得津津有味。生活在一起久了,彼此身上的优缺软硬摸得一清二楚。耍无赖是吧,总有治你的办法。周老板很有男人味儿,那又怎样,还不是怕鬼。

电影里的人在尖声惊叫,周启深脑袋都要炸了。

赵西音回头瞄他一眼,在昏暗的灯影里狡黠一笑。周启深心里发毛,完了,丫头片子要使坏!

三秒沉默,两人几乎同时间起身,周启深从她床上翻腾而立,但跑得再快也不及赵西音离门近。赵西音跑出卧室,拉着门把“咣”的一声巨响,把周启深给严严实实关在了里面。

“赵西音!你给我开门!”

卧室暗黑一片,只有连绵不断的惊悚鬼叫陪着周老板。

赵西音解了恨,快乐!

“你不是挺喜欢我的床吗?你睡吧,睡一晚上都没事儿,我手机上有app,恐怖片儿多的是,排着队给你放。你喜欢日韩还是欧美啊,下一部看解剖室惊魂好不好?”

赵西音双手叉腰,哼的一声,“你就是欠收拾!”

骂完了,门里悄然无声。

赵西音皱皱眉,刚想贴过耳朵去听听,嘭的声!周启深直接把门锁给踹掉了。

门缝一开,男人的手就跟白骨爪似的把她往屋里拖。

赵西音誓死不从,拽着门把手不松,周启深就从后面把她托举起,直接将门把扶手给劈断。单手搂着赵西音的腰,把人给丢到了床上。

赵西音被震得头晕眼花,龇牙怒骂:“周启深你混蛋!”

“我就是个混蛋怎么了?”周启深又去扯领带,把她的手定在头顶,“爷今天收拾不死你!”

赵西音奋力挣扎,拳打脚踹,“你个老男人丑男人死男人你长得比鬼还丑!”

两人折腾得气喘吁吁,终于都没了力气。

短暂安静,目光对对碰。一个心有怨恨,一个心怀不甘。对视里,像是潮汐过后有温泉水淌过。

没忍住,两人都笑了。

赵西音怒骂变笑骂,“周启深,你幼不幼稚啊?”

周启深咬得牙痒痒,压着人,恨恨道:“你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赵西音眉眼松动,“我明白什么了?”

周启深忽然低下头,在她脖颈上用力吸了一口,又恨又怨:“……知道我吃醋了,还这么整我。”

就像飞羽挠心尖,赵西音手指颤了颤,不自觉地放软语气,“那你想怎样啊?”

“抱我。”周启深低声:“他抱你几下,双倍还回来,一下都不许少。”

领间的淡淡香水味钻入肺腑,堵住气门,颤栗遍布四肢,最后直击心房。赵西音眼睛发热,抗拒之力收鞘,柔软的手轻轻搭在他肩上,瓮声要求:“那你陪我看鬼片。”

周启深沉声应:“看,什么片儿我都陪你看,就算现在真有个鬼拿枪在后面顶住我脑袋,我也绝不脱逃。”

语毕,“啪嗒”一声,白炽灯悉数亮起。

卧室灯火通明,刺得人眼睛睁不开。

周启深下意识地伸手盖在赵西音眼上方,先帮她遮挡光亮。自己还没适应呢,脑袋就挨了一记重敲。

赵文春拎着水果,掰了根香蕉,一下一下敲他的头,“看片?你们要看什么片?你肾虚到五分钟跑三趟厕所了还想看片?虚不受补,阳气外泄,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

赵老师痛心疾首道:“启深,你太让我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