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百年好合 > 第28章 于万丈红尘中(2)

白琪这位师兄是哈佛医学院毕业的高材生,主攻临床医学外科,几年前博士毕业回国,在一家私立连锁医院实习过。时至今日,接待过的病患不计其数,极大可能是记岔了名字。

白琪当时就求证:“真有印象?赵钱孙李的赵,东南西北的西,音乐的音。赵西音,记得么?”

师兄严谨惯了,仔细琢磨了番,又给否认了。

白琪只当这事是个不值一提的插曲,也就顺口给孟惟悉说了一嘴。她是开车来的,红色小法拉耀眼夺目,孟惟悉看车开远后,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

那头很快接听,孟惟悉说:“帮我查个人,查他三年前实习的医院是哪一家。”

刚挂,张一杰的电话又打了过来。他说:“孟总,有件事跟你汇报一下。覃总那边想推荐个领舞来团里跟着一起参与拍摄。”

孟惟悉皱眉,“人都没来,直接就领舞了?”

“名字你应该有点印象,林琅,上一届全国青年舞蹈大赛的冠军。还是个微博小红人,粉丝上百万了,挺有活跃度。这姑娘不是花架子,专业能力很强,正儿八经的舞蹈学院毕业,跟小赵一个学校。”

张一杰很少费这么多口舌去赞扬一个年轻新人,他的态度已经很明确,有背景,也自带话题,这人招进来,对项目不亏。

孟惟悉问得直接:“覃总和她什么关系?”

“纯赏识吧。”

孟惟悉不屑一笑,没答。

张一杰明白他的意思,也笑着说:“孟总,一视同仁啊。你觉得小赵纯不纯?”

孟惟悉十分不悦地皱起眉头,“别拿任何人跟她比。”

——

赵西音那次病假休了五六天,回来后大家都还挺客气,也没人八卦打听她病假的原因,只过来叮嘱她注意身体。她平时低调的很,也不太惹事儿,路人缘还是挺好的。

这天走完队形,岑月跑过来小声告诉:“听说团里要来新成员了。”

赵西音侧头,“嗯?”

“应该是往领舞位置上送的。”岑月说:“挺厉害的,和阮黛签的是一家公司,半出道状态,粉丝还挺多。”

赵西音没在意,“正常。”

岑月拉了拉她的手,声音更小了些,“你就不想当领舞吗?”

“哪有想与不想就能达成愿望的事呢?”赵西音笑了笑,“我真没考虑那么多,反正好好跳吧,对得起观众就行。”

《九思》的剧本构思精妙,以唐朝为背景,通过几个视角的分线同时空发生,突出温良恭俭,忠孝仁义的主旨。其中“艺”的部分,是全剧最柔情旖旎的一段,以师徒之情展开,苏颖是“师”,领衔第一舞蹈场景的c位,后因遭奸人陷害,负冤离世,其徒儿为其平反吃尽苦头,最终得以沉冤昭雪。第二舞蹈场景则由她的“徒”来领跳,完成“传承”。

“徒”的人选悬而未决,但大家心知肚明,若论专业表现,十有八|九是赵西音的。但今天这消息一出,就真说不准了。

赵西音自己没多想,可下午会议一开,那人一露脸,她就怔住。

数月不见,林琅愈发|漂亮。她是那种浓烈明艳的美,眼睛轮廓尤其深邃,化了眼妆后,异域风情扑面而来。林琅站在台上,大大方方鞠躬微笑,“希望与大家共同进步,也请指导老师们多多关照啦。”

岑月小声说:“我之前就在外边见到她了,好几个老师跟她有说有笑,估计就是内定的领舞位置了。”

赵西音没吭声,神思悠怅,面无表情。

林琅给每个人带了礼物,十分懂得笼络人心。她在行业内算是冉冉新星,炙手可热,发个微博都有一两千的粉丝评论。这一来,自带光芒,很快成为年轻小姑娘们趋之若鹜的中心。

赵西音站在角落,自顾自地收拾东西。

林琅被很多人围着,她挑高眉尾,站在三四米远的地方忽然声音清脆,“小西!我看过你的训练视频,跳的不比大学时候差哦。”

一刹安静,众人目光齐齐落向赵西音。

岑月也纳闷了,蹭蹭她的肩,“你俩认识?”

林琅走过来,双手亲密热络地搭在赵西音肩上,笑眼弯弯,“对呀,我俩是大学同学,隔壁寝室呢。西音很优秀的,大一就参加过青年舞蹈大赛,拿了第一名你们竟然不知道?”

“以前考试的时候,她总是第一,我都要跟她学习呢,真是我们学校当年的风云人物。”林琅笑着跟她贴了贴脸,友谊万岁的模样。

赵西音拨开她的手,十分清冷地说:“哪里,你现在前途大好,是前辈了。”

林琅也不自谦,愉悦道:“以后又能并肩作战喽。”

赵西音敷衍地笑了下,在众多或探究或好奇的目光里,心平气和地往门外走。不多时,岑月在楼道窗户边找到她,秋风正盛,十月末的凉意已起。

“怎么啦,心情不好呀?”岑月贴心问。

“没事。”

“你俩真是同学?”

“嗯。”

“我知道她,微博粉丝还挺多的。但我觉得她跳舞没你好看,长得也没你漂亮,她当时出名好像就是一组跳舞的艺术照,说是路人抓拍,我看就是摆拍的。营销号转发量特别大,标题特诡异——落入凡尘,不恋天堂。鸡皮疙瘩都起来啦!”

赵西音嘴角扬了扬,低着头,任长发遮住侧脸。

岑月说:“她好像签了经纪公司,上这部戏,估计就是借此正式入圈了。小西,你想没想过也走这条路?”

“没。”赵西音坚定道:“我只是喜欢跳舞。”

岑月叹气,“我也喜欢跳舞,但我只喜欢跳钢管舞。”

赵西音笑了,“特别好,我没学过,要不你下次教我?”

岑月鼓鼓下巴,伸出手,“一言为定。”

一声击掌,两个姑娘都乐不可支。两人站在窗户边,秋日黄昏慵懒,天色稍暗,世界都安宁些许。岑月忽然哎了声,手指向右边,“小西,那是不是倪蕊?”

后门靠街边,倪蕊兴高采烈地上了一辆白色轿车。

赵西音记性不错,倪蕊家好像也是辆白色白马,但车牌号显然不是这个。

二楼距离稍远,岑月没看清,一再问她。

赵西音既平静也肯定,“不是,你看错人了。”

林琅这天露了个面后,连着两三天没出现。据说是去拍摄一个产品的宣传海报,大家乐此不疲地刷着她的微博,无不羡慕。

戴云心下午来到练功室随团指导,结束后把赵西音单独留了下来。

“甩袖的动作你再做一遍,手臂抬得不够高,主力腿绷得不够紧。”戴云心对她一向要求甚严,“提气至丹田,用胸口的爆发力带动腰椎,你直立这么快做什么,一节一节来。”

赵西音按她要求重复了七八遍,无一出错后,才委屈道:“下午跳这个动作时,有蚊子咬我屁屁,就这一下没到位就被您逮住了。”

戴云心拿着教鞭作势往她臀上一抽,很轻的一下,“你就给我贫!”

赵西音笑着躲开,赤脚踩地一蹦一跳,“师傅饶命。”

戴云心还来不及出声,晚了,赵西音撞到了人身上。她力气不轻,自己踉跄着往后栽,却被一双手稳稳扶住。孟惟悉神色平和,欸的一声,“小心。”

赵西音连忙站直,“谢谢。”

戴云心走近,“少东家亲自巡查来了。”

孟惟悉笑,“您别取笑我。”

戴云心没工夫搭理小年轻,她时间宝贵,“我还有事,走了。”

孟惟悉送她,“戴老师您慢走。”

就剩他们二人,时空一晃安静。

孟惟悉侧过头,“一起吃饭吗?”

赵西音说:“不了,我再练练。”

孟惟悉不勉强,也不走,站去一旁压低存在感。赵西音也不介意,走到横杆边上劈一字马。孟惟悉好耐心,他家教甚好,哪怕时间再长,站姿永远笔挺规矩。一小时有余,赵西音终于休息。她看了一眼孟惟悉,眼神无奈,“你真的不必特意等我。”

孟惟悉温和道:“我真没等你,九点半还有视频会,所以既不能送你回家,也不能请你吃饭。”

赵西音愣了下,点点头,“是我小人之心了。”

两人之间的这种状态,让孟惟悉特别难过。他敛了敛情绪,说:“小西,林琅来团里的事,你不用太担心,没到宣布的时候,什么传言都不作数。我前几日和庞导开会,他一直是属意于你的。”

“孟惟悉。”赵西音忽然打断,一双眼睛清澈明亮地望向他,“我想你误会了,我真的,真的真的对是不是领舞这件事没有半点兴趣。”

“我来跳舞,就只是为了跳舞。跟这个项目有多厉害,跟发展前景有多好没有任何关系。你明白么?”赵西音一席话说得平平静静,干脆利落,“谢谢你的好心,但这不是我需要的。”

在她的眼眸里,仿佛见到的是几年之前那个浑身发光的女孩儿,自信,发光,精神奕奕。时至今日,沧海桑田,但她身上的脊梁骨一直未变。永远随心所欲,永远坚定自持。

孟惟悉沉默片刻,低声,“好。”

赵西音心无旁骛地笑了笑,点点头,声音也低,“谢谢你。”

有那么一瞬,孟惟悉的耳朵里都是嗡嗡声,天地混沌,分不清过去与现实。直到赵西音叫了两遍他的名字,他才渐渐回神。

赵西音说:“你忙吧,我先回家了。”

孟惟悉忽说:“倪蕊,如果我没记错,是你妈妈的女儿?”

赵西音停下脚步,“嗯?”

“本来我不想提,但她是你妹妹,我还是想告诉你。有空的话,多跟她沟通。”

话里有话,赵西音看着他。

孟惟悉说:“我在饭局上见过她几次。”

赵西音皱眉,“你俩一块儿吃饭?”

孟惟悉避之不及地否认,看着她时眼睛发了光,说:“不敢。”

赵西音下意识地挪开视线,停顿两秒后,明白过来。

孟惟悉给了一个肯定的眼神,“那几次她都是陪一个制作人出席饭局,当然,还有别的女生。这种饭局偶尔参加也正常,但她年龄还小,分辨力与选择力不够,姑娘容易吃亏。”

赵西音默然许久,心思沉淀,表情单一。她当然明白这个道理,那天岑月问她上了一辆白色宝马的人是不是倪蕊,她说不是,其实就是。加之孟惟悉今天这番好心提醒,基本就已定了性。

理智与情感天人交战,赵西音的脸色越发不好。

孟惟悉等得十分忐忑时,她终于开口,冷不防的一句:“你们男人的饭局真是讲究,没有女孩儿们陪,是不是就吃不下饭了。”

回公司开会的路上,孟惟悉渐渐回过味来,赵西音这句话纯属不满不屑,应该不是特指。但他好心办坏事,把自己也给搭了进去,纳入了“吃不下饭”中的渣男一员。

晚上十一点多,顾和平和周启深在老地方打牌。顾和平手气不错,倍儿嘚瑟,边玩手机边出牌,以“一心二用”的实际行动羞辱了牌友。

周启深一沓牌丢他身上,是个暴脾气,“你有完没完了,不想玩了就散伙。”

顾和平欠飕飕地回:“散伙?咱们这儿,散出经验来的,也只有你了。”

周启深一声脏话骂得惊天动地,顾和平却被朋友圈吸引了全部注意力。“孟惟悉这是怎么了?”

周启深的凌厉情绪顿时收鞘。

顾和平朝他挑挑眉,“周哥儿的耳朵竖起来了,周兔子。”

周启深二话不说,走上前去就是一脚踹,“你今天吃错药了是不是?”

顾和平龇牙咧嘴,疼,真疼。他不再闹,递过手机。

原来是孟惟悉几分钟前转发了一篇“禅”意心灵鸡汤,大抵就是清心寡欲,不近女色的主题。他自己还写了一句话——“三年如一日,顿顿自己吃。”

顾和平微信里有共同好友,有人留言:“惟悉,这是犯事儿了?”

孟惟悉回复:“说错话了。”

顾和平是看得云里雾里,但直觉还是有的,“他这样子,挺像给女朋友磕头认错。”

周启深目光跟火把似的,快把孟惟悉的一字一句烧出个洞。他把手机丢给顾和平,酸气十足地咒骂:“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