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花千骨 >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二章

第二日花千骨和朔风直接赶往茅山,花千骨对这一草一木都已熟悉,简直当作自己的第三个家了。云隐让花千骨先行,过些日子,他也会率弟子去太白相助。

下了茅山,行了不远又到了瑶歌城,花千骨突然很想再去异朽阁看一下。

“你挖那么多萝卜干什么啊?”朔风嘴里衔根狗尾巴草坐在树荫下看着她在地里辛勤的劳作。

“送给异朽君当谢礼啊,如果不是他的话,我上不了茅山,也做不了师父的徒弟。”

刚用衣服兜好,突然见远处一农妇手里挥舞着锄头飞奔了过来,气急败坏的凶吼道:“哪个杀千刀的又来偷我家萝卜哟!”

“糟了,快跑!”花千骨抱着萝卜拔腿就跑,一口气奔出几里远。

朔风无奈的跟在她身后:“你跑什么跑啊,不是放了银子在萝卜坑里面了么。”

“哦,对哦,我一时做贼心虚给忘记了。”

二人来到城中,异朽阁前依旧排着长长的队伍,只是这回每个人篮筐里的不是萝卜了,全变成了一瓶瓶的蜂蜜。

花千骨皱眉道:“糟了,异朽君现在又不喜欢吃萝卜了,改吃蜂蜜了啊,也是,蜂蜜可以养颜啊,希望可以让他吃的白一点。”

排到她,依旧是那年那日那个绿衣的高大女子,见了她似乎猛的一惊,因为她几乎依旧和五年前一样,根本就没多大变化。

“你你你……”

“我来求见异朽君的,不过我不知道这次换成蜂蜜了,只带来了萝卜。”

“不行。”女子一口回绝。

“那我再去寻些蜂蜜来。”

“蜂蜜也不行。”

“啊?为什么?”

“你的眉间清明一片,根本就没什么是不明白,或者依靠自己不能解决的。你根本就没有问题要问,来这里干吗?异朽阁的门只为真正有需要的人而开。”

“这个……”花千骨愣住了,“我是想来向异朽君道声谢,若不是他……”

“不必了!”女子一口打断,“你付出代价,异朽阁给出答案,这本就不是什么你来我往欠谁人情的事,只是一场交易罢了,所以也用不着说什么谢谢。”

花千骨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把篮筐里洗净了的萝卜递给她:“那麻烦你把这萝卜交给异朽君好么,不管他接受不接受,我还是要谢谢他。因为他不光给我指明了一条要走的路,更赠我天水滴,让糖宝一路陪着我,让我不再孤独。”

女子接过萝卜,眉间闪过一丝恨色,悻悻然道:“那些你都有付出代价过了,至于灵虫也是你自己的血罢了。好了,我会转告的,你快走吧!”

花千骨这才和朔风一起离去,走了老远回望异朽阁,惊异的发现这次她能看见了,那庞大而巍峨的楼群犹若宫殿一般,正中心通天的高塔歪歪扭扭直插入云霄,看不见顶端。她知道就在那座塔里,藏着无数血腥又不为人知的秘密。

而此刻,一袭宽大的黑衣,脸戴拖着长舌的饿鬼面具的人,正站在塔上俯瞰群山。一面望着花千骨和朔风小黑点一样的背影,一面掏出她刚送来的萝卜。摘下面具,咯嘣咬一口,嘴角扬起美丽的弧线。

这么多年,味道始终未变啊。

很快,花千骨和朔风两人便和落十一他们汇合了,糖宝激动的抱着她的鼻子亲来亲去。

深夜花千骨正在火堆旁边摆弄着自己脖子上的一堆宝贝。天水滴是破阵,古勾玉是辟邪,还有杀姐姐的小指骨头,说起来她还一次都没用过呢。最近都不知道她到哪里去了,都大半年没见了,往常总是隔个三五个月趁着师父不在,她就会溜去长留山陪自己玩的。

突然发现勾玉的绳子几年来磨损的太厉害,似乎是要断了,怕挂在脖子上丢了,于是取下来揣在怀里,等明日进城去市集重新买根绳子挂上。

一想到朗哥哥跟自己说过他身在什么无敌太白门,说不定等上了太白山他们就可以见到了,她好激动好期待啊!

只是不知道师父大人现在在干什么,她好挂念他……

霓漫天突然走到她身旁坐下,压低声音道:“你又回来干什么?还嫌给我们惹的麻烦不够多?”

“什么麻烦?什么麻烦?”

“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那些鬼怪都是你招惹来的。”霓漫天虽然一开始不是很清楚,但是见花千骨一离开队伍,鬼怪马上几乎没有了,心里就明白了。

“哈?你睁大眼睛瞧清楚了啊,你看今天我回来之后周围十里之内可有过一只鬼怪。话说疑心生暗鬼,惹鬼怪的是你吧?”

花千骨打个哈欠,得意洋洋的睡大觉去了,嘿嘿,明天一定要奖励小红和小白多吃几棵大白菜。

霓漫天皱起眉头望着她往草地上一躺呼呼大睡,心里反而又有些不确定了。

第二日进城,城门口竟然有一大队的官兵在盘查来往行人。而且看装扮居然是禁军的模样,所有人身上有刀枪棍棒的全部被没收。

花千骨一行人由于声势浩大,而且全部持有杀伤性武器,很自然的成了众矢之的,被大批官兵团团围在正中央接受盘问。

落十一道是东海派弟子,前去太白山参加武林大会。

禁军统领叫烈行云,剑眉星目,生得威风凛凛,性格刚烈暴躁。见他们一行人相貌如此出众又仙风道骨,甚为留意,反复盘查,再三确定没有问题之后,仍非要所有人交出剑器,才能入城。

霓漫天大怒道:“那我们不进城便是了。”笑话,以他们仙人之资还怕过去不了么。

烈行云抬头看她惊为绝色,暗道:生得如此艳丽出尘的女子,非妖即祸。这一群人来历一定不凡,不管如何,圣上此刻正在城中,半点纰漏都不能出,最好是全部拿下!

二话不说便让官兵缴了他们的兵器,霓漫天火大一把拔出剑来,两帮人一触即发。

落十一连忙按住她,传音道:“仙有仙规,绝对不许与凡人动手,给我收起来!”

霓漫天气闷的把剑插回鞘中,简直是天大的笑话,什么妖魔鬼怪他们都三下五除二解决掉了,现在居然要受制于一些凡人之手么!他们好歹也都算是半个剑仙了,这等同性命重要的仙剑怎么可以交拖给凡人之手,早知道先前就藏于墟鼎之中了。偏偏还不可以在常人面前显露法术,这不是憋一肚子窝囊气么,她师父能受,她可不能受!

正想着,默念口诀,手指一弹。远处的街道上顿时失起火来。

“失火了!失火了!快来救火啊!”周围顿时乱作一团。官兵们也都慌了,以为有刺客,纷纷意欲往回赶。

烈行云眼中盛光乍现,这火怎么就起得这么巧。这些人一定有问题,说不定城内还有人接应。

“谁都给我不许动,这一干人等如不肯交出兵器则以抗令论处,全部给我押回大牢去听候发落!”

落十一暗道霓漫天胡闹,要是伤了百姓怎么办,轻吹一口气出去,顿时狂风大作,夹杂着倾盆大雨,瞬间就把火给扑灭了。

卸下佩剑,递给烈行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一会儿再御剑拿回来就是了。

霓漫天心却有不甘,师父仙剑,怎可被凡人所碰,沾了秽气,损了灵力。瞬间便到了那烈行云身前一掌劈了去。

“谁敢碰我师父佩剑!?”

落十一心中叫苦,这徒儿总是这般娇纵鲁莽,从不顾及大局。

“全部给我拿下!”

烈行云手一挥,如水的官兵蜂拥而上。花千骨等人只好拔剑出来抵挡,禁军不似普通官兵,训练十分有素,个个皆武艺高强。而花千骨他们又丝毫不能伤及众人,显得十分吃力。

落十一哀叹道,这些娃娃,怎么一个个都不听他指挥啊!他做人真是太失败了。

花千骨望了望周围,官兵越来越多,周围还布满了弓箭手。他们又不能使法力,又不能御剑,又不能突然消失,不然众目睽睽之下肯定会引起恐慌。

不如就当作江湖门派闹事,先擒了统领,安全离开再说。

想着,一个飞身,化作无数条幻影,神不知鬼不觉的从无数人缝隙间穿过到了烈行云身后,却不敢用断念,怕剑气伤及无辜。于是只手掐在了他脖子上,瞬间把他制住。无奈她身高不够,动作十分吃力。

运起内力大吼一声:“全部停手!”

所有人停下来看着他俩,官兵见烈行云被擒,都不敢再轻举妄动。

花千骨使了个眼色,让大家赶快进城,迅速通过。

烈行云再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统兵多年,武艺绝世,居然会一点察觉都没有的被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丫头给制住,心中怒火冲天。

“全部拿下,一个都不许给我放走!”烈行云怒目圆睁。

“是!”四下弓箭手将他们团团围住。

花千骨不敢相信他居然丝毫不在乎自己安危也要拿下他们。一个大意,烈行云的佩剑居然自己出鞘直插向她。糖宝在她耳朵里忍不住开口大叫小心,她措手不及的连连后退,仍被剑扫中,划开前襟。

落十一,朔风等人皆惊,都没想料想到此人竟然也会御剑。心念一动,就准备不顾一切的使用法力突围了。

却没想到此人虽已脱困,却突然转过身来对着花千骨拜倒在地,高声道:“吾皇在上,千秋圣明。”周围的官兵也傻住了,连忙都跟着跪了下去,高声齐呼“吾皇在上,千秋圣明。”喊声响彻四方,一**荡向远方,把所有人都震傻了。

花千骨受了一大惊,又吓了一大跳,抚着她的小心肝啊,那个叫咚咚的跳。

搞什么搞啊,这么多人跪她做什么?

落十一和霓漫天他们也全都愣了。皇帝来了么,在哪了?在哪了?

烈行云低头拾起花千骨不小心掉在地上的勾玉恭敬的双手捧起在她面前。

“见此勾玉如见吾皇亲临,属下起先不知,多有冒犯,请姑娘恕罪。”

花千骨见他对那勾玉如此恭敬,想了半天,突然回忆起朗哥哥当初送她勾玉时跟她说的话:

“送你一枚勾玉,你以后遇上麻烦了就可以找当地的官兵什么的帮忙,他们看到这个就会任你调遣的。”

原来真是这样啊,早知道就早点拿出来也不用那么麻烦了啊!

“好好好。”她眨巴眨巴眼睛,“那我们现在可以离开了吧?”

“当然。”烈行云低下头,心底百般不得其解,这些人到底都是何来历?

花千骨哈哈哈仰天大笑三声,然后仰首挺胸,大摇大摆的领着一队人进城去了。

心中正得意呢,看霓漫天被落十一狠狠的训斥了一顿心里更是美了。其他弟子误以为是她灵机一动变了块什么玉出来唬住了那人,对她这个掌门弟子也更加佩服。

进了城之后,见城内守卫更加森严,官兵里三层外三层的,也不知出了何事。恐防有变,只买了些干粮什么的,没有多做停留便出了城继续赶路。

“那勾玉谁给你的?”落十一一路眉头紧锁。

“我义兄啊!”花千骨把玩着那玉,没想到灵力已经全部被师父封住了都还有那么大作用啊。放到嘴边用牙啃啃啃,哎哟,好硬啊!

“你义兄是谁?”

“我义兄就是我义兄啊,他叫轩辕朗,是无敌太白门的副掌门哦,说不定等我们到了太白山就可以见到他了!”花千骨一脸的激动和兴奋,整整五年了啊!

“无敌太白门?”有这么个门派么?难道是太白门的分支?竟然姓轩辕?莫非……

一路上他们听到百姓在纷纷议论,这才知道皇帝陛下因为江南大旱,视察灾情,正驻扎于城中,所以才如此守备森严。

“听说皇帝陛下至今都二十出头了,连半个妃嫔都还没有呢!”

“是啊,据说皇帝陛下号称自己只喜欢男人,谁再劝他纳妃之事就砍谁的脑袋!”

“啊!?那我国岂不是无后了!?”

“是啊!你说这可怎么办啊!咱们皇上这么英明,如今世道如此混乱,江山的未来就靠他了啊!他若是一直不娶妻,这可怎么是好!”

“唉,皇帝陛下还年轻,或许过些年他便改变主意了。”

“希望如此……”

花千骨听着路旁的流言细语,咧着嘴巴傻笑。怎么他们的皇帝居然有断袖之癖啊!?哈哈哈,太好玩了。

“事情就是这样的,陛下。”

“然后你就让他们这样走了?”帘幕后那个不怒自威的声音问道,平常沉稳高贵的语调此刻却带了一丝迫切。

“是的,她有勾玉,臣不敢不遵,不过臣一直派人跟着,看着他们出了城门。”

“持玉者何等模样?”

“是个大约十二三岁的小女孩,长相倒是平常,不过灵气逼人,而且武功高强。”

“十二三岁的女孩?”那不对,不会是他,千古是男孩,算来今年也应该有十七了,应该是少年模样了。可是玉为什么会在他人手上了?莫非……莫非是他遭遇了什么不测?

不会的,师父明明跟自己说过他一切平安,还因祸得福做上了茅山派的掌门,让自己不要担心的。

当初宫中叛乱,自己回来没多久便登基即位,接下来便是一系列的天下异变,又还有一堆的政务处理,一直没有办法抽开身去探望一下他。只是想着忙完一段便去找他,事情却一件接着一件。可是心中却始终是挂念着他从未忘记的,最近妖魔当道,为了神器仙魔两界几番厮杀,他却莫要出了什么事才好。不行,再不能这样坐等下去,非得见见他才能安心。

“他们一行人往哪里去了?”

“似乎是太白山。”

果然,又是为了神器之事。

“陛下,臣看来,他们似乎是修仙之人。”

“朕知道了。你下去吧,忙完这一段,八月十五,摆驾太白山!”

烈行云一愣:“臣遵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