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花千骨 >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这下子三个都傻眼了,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时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花千骨心里暗叫糟糕,这下非被鬼吃了不可。望着周围全是小鸟的尸体,不由得一阵反胃。强忍住不吐出来,心道看来这回是躲不过去了,以一敌二,自己不一定是他们的对手。还好这两个不是那种低级数,满心怨恨,扑上来就咬人的鬼,不如唬他们一唬,说不定还能逃过一劫。

便眼睛一瞪大喝道:“他奶奶的谁吵本大仙睡觉!”

两鬼同时呆住了,被她凶得一愣一愣的。这不就是一个黄毛小丫头么,看起来不过十二三岁的模样,闻味道好像还是个人,却摆出一副天上天下唯我独尊,又拽又讨打的模样来。

“我们正在这斗法,你一个小丫头跑出来捣什么乱,搅了兴致,吃掉,吃掉!”骷髅头正在为输了比试而气闷,正愁没个发泄之处。

花千骨先声夺人,断念剑嗖的飞出就把骷髅头的手腕给砍了下来。

两鬼顿时傻眼,他们见花千骨年纪太小,根本半点提防心都没有,却突然之间紫光一闪,寒气乍现,还来不急防备,让花千骨一举偷袭成功。

骷髅头看着自己的手在地上活蹦乱跳连忙捡了起来安上,额头上沁出了两滴汗来。

“竟然想吃本大仙,我看你们两个小鬼活的不耐烦了啊!再敢出言不敬,本大仙非打得你们魂飞魄散!”

牛头一见这小丫头似乎有点来历,虽然有多少道行暂时还看不出来,但是单是那把仙剑就已经上古的绝顶宝物了。

不由得态度恭敬了几分道:“敢问阁下是何方神圣?刚刚多有得罪,请多多包涵。”

花千骨腿抖得快要站不直了,随便往神台上一坐,一脚踩在案上:“这就对了,你们爹娘没教过你们么,做人啊要有礼貌,那做鬼啊也不能太霸道是吧?本大仙茅山掌门,花千骨是也!”

话音刚落,破庙里鸦雀无声。茅山派一向捉鬼降妖最为厉害,所以也最为鬼怪所忌惮,可是那么小的丫头居然自称是茅山掌门,却是有点太不可思议了。

那骷髅头就抱着肚子哈哈哈哈大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牙居然掉在了地上,依然咯咯的上下敲击着,他连忙捡起来塞回嘴里。看来还是不能常常把自己分尸着玩啊,零件都不好使了,老自行脱落。

花千骨脱下鞋来砸在他头上,恶声恶气道:“笑什么笑!看到这是什么没有?”

牛头和骷髅头连忙凑上前来,却见花千骨掌心一翻,一根雪白的宫羽在她手中出现,同时她的眉心红色的掌门信印一闪而现。

吓得两鬼立马拜下身去:“哎哟是小的们有眼不识泰山,见过茅山掌门!”

“哎乖,起来吧”花千骨翘起二郎腿,心中有几分得意,嘿嘿,原来这么好摆平啊,看来这掌门头衔挂着还是蛮有好处的嘛。

牛头道:“没想到茅山掌门居然这,这么年轻……有为啊!”

花千骨知道自己年纪太小,二鬼心底仍不完全信服。

于是催动真气,身上顿时射出一阵强烈的彩光,暴涨出几米开外,吓得二鬼又趴在地上。

“看见了没!本掌门我已百岁有余,早已修得仙身,身负百年仙力,我就爱把自己变成这么年轻漂亮的样子,你们管得着么!”嘿嘿,身负百年仙力是真,可惜她还半点都还不会御使啊!

那二鬼使劲点头,佩服的心服口服,连道:“我们二鬼趁着鬼节出了地府,本想比试比试音律,没想到惊动了掌门休息实在是该死该死,但是我们从未做过为害世间之事,掌门大人手下开恩啦!”

花千骨点了点头,一本正经道:“我又不是专门来捉鬼的,只是路过此地罢了。你们却在这鬼哭狼嚎,玩什么音律!那个,比试结果怎么样,谁赢了啊!”

牛头得意的上前道:“回掌门,小的赢了。”

“赢了又如何?”

“赢了,他便得听小的差遣,为小的做牛做马。”

花千骨看他一眼,貌似他才是牛吧?

“虽然他输了你一筹,音律却不比你的差,你不过是占乐器的便宜,那乌咽箫原为嗜乐仙为爱姬挽香所制,后挽香死,此箫遗落人间。传说此箫沾了挽香和嗜乐仙的血,充满灵力,煞气不小,箫声可通鬼神,这比试有失公平。”

骷髅头一听她为自己说话,不由得兴奋得长长的舌头直打卷,从口里卷出来又卷进去。

牛头见她一口道出箫的来历,不由得更加佩服,连连点头:“掌门说的极是。”

“你愿不愿意跟我比试一场啊?如果胜了我便把那嗜乐仙所作的《五夜歌》的箫谱送给你。”

牛头一听,眼睛瞪得大如铜铃,他爱箫成痴,千方百计得到此箫,若能得到那举世称奇的箫谱那当真是求之不得谢天谢地,于是连连点头道:“那如果我输了?”

“你输了嘛,跟之前你和他比的规矩一样,也得任听我的差遣,为我做牛做马。所以也就是说如果你输了,你们两人都得听命于我,这样可公平?”

“好好好!”二人一起点头,牛头是因为想得到箫谱,骷髅头当然是想花千骨能替他出气,而且听从一个更厉害,还是茅山掌门的人,自然是要更威风一些啦!

“好!”花千骨玩心大起,暗道师父教给她的东西她还从来没真正用到过,这次就当是实验一回。这二鬼性格憨直,她心里的惧意早就去的差不多了,只是觉得有趣。

心念一动,墟鼎里师父赠她的灵机琴已握在手中。

“我们开始吧!”

花千骨知道自己的真气肯定没有对方撑的持久,必须速战速决,牛头刚箫声起。花千骨一挑一拨之后便是一阵快过一阵的急速扫弦。

因为刚刚已经看过他和骷髅头的比试,他箫声中的音破音弱音虚早已了如指掌。再加上他刚战一场,泣血而奏,内力尚未恢复。花千骨声声皆不在曲调,完全没个章道,听入耳中犹如城墙倒塌,鸟兽嘶鸣,刀枪爆破,实在是不堪入耳。

骷髅头把耳朵拆下来在怀里捂得严严实实的,依旧受不住的坐下来调息。

花千骨最后一个横扫,犹如金石相击,琴声直灌乌咽箫中,封闭了其气孔,乌咽箫竟再也发不出声来。

“我输了,以后任凭掌门差遣。”牛头黯然的垂下头来,是他技不如人,输倒也输得服气,只是可惜了那箫谱。

骷髅头欢天喜地的给花千骨拜了拜,总算不用听那牛头的,不然他的脸往哪搁。

花千骨内力真气损伤太多,心底却着实开心。收起灵机,又另外从墟鼎中拿出两本书来,一本递给牛头,一本递给骷髅头。

“既然你们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我自然不会亏待你们。这本《五夜歌》和《声声泣》你们拿回去慢慢练习吧!”

二鬼又激动又感动的对她拜了又拜。

“对了,还没问你们的来历和姓名呢!”

牛头道:“我和他都是地府里的官儿不大不小的衙役,因为时间太久,只有编号,早就忘记了自己的姓名。掌门你要是觉得叫着不方便就随便给我们取个名字得了。”

花千骨笑着道:“好啊,那你们就一个叫小红,一个叫小白好了。”

二鬼愣了一下,面上有几分尴尬,他们好歹也是恶鬼,怎么可以叫这么可爱的名字呢,被人听见岂不是失了威风。不过既然是主人取的,那就这样吧,好歹他们也有名字了。

于是双双开心道:“谢谢掌门赐名。”

“嘿嘿,不用了不用了,话说鬼门一共是要开七天对吧?”

“是的,七天里我们会一直留在阳间听从掌门吩咐,以后如果有什么事,只要掌门召唤,我们也会随传随到。”

“好好好!太好了!呃,这七天你们就一直隐在我身边,哪个妖怪小鬼的敢来烦我你们两个就通通替我把他们赶走!”

“没问题,还没有哪个小鬼见到我们鬼差还敢放肆的,掌门请放心!”

“哦耶,太好了!这真是一劳永逸啊,啊哈哈哈哈!”花千骨得意的扭起来,“好了好了,掌门我累了一天困得不行了,现在我要睡觉了,你们帮我把住门啊,别让一只小鬼靠近我十丈以内。”

“是!”

花千骨总算放心大胆的可以不用再睡房梁了,生起火,往一旁稻草堆上一躺,香喷喷的睡着了。

第二天赶了一天路,晚上来到一个小镇中。花千骨虽然也看不见小红和小白,但是知道他们一直在她周围护着,所以她半点都没有受到鬼怪骚扰。

觉得肚子饿了,正准备找个饭馆吃点东西,却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她走得太冲忙了,居然没有带钱!!!

“是不是在找这个啊?”

突然看见一根树枝勾着自己的钱袋在眼前晃来晃去,花千骨惊喜的一把抓了过来,哈哈,这下有饭吃了!

抬头一看,却见朔风蒙面坐在路边树上,钱袋用线拴在树枝上,正等着钓她这条大鱼。

“你怎么在这?”

“你以为我想在这啊!还不是我师父不放心你一个人,非让我出来,保护我的小师叔!”

“呵呵,十一师兄真好,我家糖宝呢?”

“它本来也要跟来,不过师父用糖哄住它了,说你回茅山,过几天就汇合了。其实是怕它跟着爱招鬼的你有危险吧!”

“切,这个小没良心的,有糖就把妈妈忘了。哼,我现在可是不招鬼咯!”

“为什么,你又学会什么稀奇古怪的法术了?”

“不是,我刚找了两个保镖。”花千骨得意的拍拍手,“小红小白,快出来!”

顿时一个牛头一个骷髅头出现在朔风面前。

“掌门!”

“唉,别叫我掌门,叫我千骨好了!来,给你们介绍介绍,嘿嘿,这是我师侄!”

二鬼一看面前蒙着面,双目凌厉,修长挺拔的男子明显比花千骨高了许多,大上许多岁,却原来是她师侄啊!果然厉害果然厉害!二鬼拜见之后又隐了去。

花千骨肚子饿得不行,拖着朔风去饭馆吃饭。朔风看她秋风扫落叶一般全部吃光,还一边抹着嘴角评论道差她的手艺差太多了。

二人从饭馆出来天已经全黑了,街上的店铺基本上全都是关着的。街道正中每过百步就摆一张香案,供着一些水果,食物和酒菜。

“咦,怎么街上都没什么人啊?关门关的这么早?”

“因为今天是鬼节啊,要把街道让给鬼。”

“哦,我还从来没有鬼节出过门呢,通常提前许多天,爹爹都会把我送去附近的寺庙里去住。”

“那你没放过水灯咯?”

“水灯?什么东西?”

“鬼节又叫中元节,和上元节相对,上元节就是人间的元宵节,元宵的话就张灯结彩,点花灯,猜灯迷。人们觉得中元节是鬼的节日也应该张灯,给鬼庆祝,不过人鬼有别,中元节和上元节的张灯方式不一样。人为阳,鬼为阴;陆为阳,水为阴。水下神秘昏黑,使人想到传说中的幽冥地狱,鬼魂就在那里沉沦。所以,上元张灯是在陆地,中元张灯是在水里。因此一般鬼节这天人们就会放水灯以示庆祝,也为那些冤死鬼引路。灯灭了,水灯也就完成了把冤魂引过奈何桥的任务。”

“哇!这么好玩!我们也去放吧!”花千骨往前跑了几步,果然卖纸钱,卖水灯的店铺还没有关。于是买了许多,拿到河边。

所谓水灯,就是一块小木板上扎一盏彩纸做成的荷花状灯。花千骨想起爹娘,写了很多小纸条,小心的放入水灯之中。然后和朔风两个人一一点燃放进水里。

凉风徐徐,花千骨看着无数盏水灯汇成星星一样的河流,凉越飘越远。心里难免伤感,希望爹娘可以收到她寄去的哀思和想念。

转头看朔风,见他一动不动的望着水灯飘远,双目漆黑如墨,平淡无波。

“你不写点什么么?”

“写什么?我既没有亲人,也没有什么死去的朋友需要缅怀悼念。”

“没有亲人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没有什么亲人离世是么?”

“没有就是从不存在,所以就没有死去或者消失这回事。”

“怎么会没有亲人呢,每个人都会有啊,爹娘总会有吧,不然谁生你养你?”

朔风不说话了,半天突然说道:“我是孙悟空。”

“啊?”花千骨愣住了,虾米?

“你怎么会是孙悟空呢,孙悟空是个猴子,你又不是猴子!?”花千骨激动的说。

朔风叹口气:“你是猪啊,我在说笑话,笑话你听得懂么?”

花千骨呆呆的哼哼两声:“呵呵,这个笑话好冷啊!”

朔风突然指着花千骨身后,语气再正常不过的说了句:“你看你身后是什么东西?”

“啊!”花千骨一身惨叫,连滚带爬的把朔风扑倒在地,一面不停的往自己身后拍打着。

朔风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你怎么就那么怕鬼啊!”

花千骨哭丧着个脸,有没有搞错,居然拿这个吓她,她还正准备痛骂小红和小白,一点也不尽忠职守又让鬼缠上她了呢!

“你试试从小就一直被鬼缠,害得身边的人或死或者受伤或者体弱多病,每天担惊受怕,躲躲藏藏,常年累月身中尸毒躺在床上,要死不活,永远只能是孤独一人的感觉你就知道为什么会害怕了!”

朔风身子震了震,看着不肯长大,依旧那么单薄,那么小一丁点的她,突然有了一点心疼的感觉。他不知道她小时候竟是这么活过来的。不由得眼中有了几分愧疚和暖意,把她从地上扶起来。

“怎么?生气了?”

“没有。”花千骨仍不放心的望了望自己的身后,“你不知道,这个世上,我最怕鬼和师父了!”

“我告诉你,总有一天你会知道,尊上可比鬼可怕多了。”

“哪有,你别看我师父他平时总是冷冰冰的,不苟言笑,其实他是很温柔的,对我可好了。不行,师父把我的勾玉给封印了,小红和小白也不能总是跟在我身边,我必须再多去跟云隐学几套驱鬼的法术来。”

朔风望着她语重心长的说道:“你最需要驱赶的鬼在你心里,叫做恐惧。虽然那么多年,已经根深蒂固了,但是你要记住,你早就有了超越鬼怪的能力,不要怕鬼,鬼自然怕你。小红和小白不就是最好的证明么?尊上也正是知道这点,才封印了勾玉让你一个人出来历练,你不要让他失望!”

花千骨呆呆的望着朔风烁亮如金的眼眸,原来她现在最需要战胜的不是鬼怪,而是自己……

一定要加油,因为,因为不能让师父失望啊!

她努力的点了点头,突然很想看看朔风平时冷峻此刻却有着这样温柔的眼神的面具下是怎样冷峻或者温柔的脸。

于是回客栈的一路上。

“我可不可以看看你的脸啊?”

“不可以。”

“我可不可以看看你的脸啊?”

“不可以!”

“我可不可以看看你的脸啊?”

“不可以!!”

“我可不可以看看你的脸啊?”

“我都说了不可以了!”

“就让我看看嘛,一下就可以了,长得丑我也不尖叫,长得滑稽我也不笑,长得帅我也不流口水,也不跟任何人说好不好?”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

明月当空,一只乌鸦飞过,话说,这个鬼节,根本一点都不恐怖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