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宇宙最高悬赏令 > 163、番外 命运与奇迹

是夜。

风烛靠在神殿里的沙发上,静静注视着神殿外的那片花园。

此刻他所处的是命运之神的神殿。

自从去年夜荒在那届宇宙争霸赛上人格融合以后,没过多久诸神星上三主神的神殿就被那家伙给推翻重建了。

无论是死神殿、酒神殿、还是东王宫,风烛曾经都在那里待过一段时间。

而去年就在他想找个训练场适应一阵子奇迹之神的力量时,夜荒又带着他去了疯神殿——因为疯神殿撇开和死神与酒神殿相似的布局外,整座神殿基本上就等同于训练场本身。

也因此,风烛对于疯神殿的结构姑且也还算了解。

所以当这座命运之神的神殿建成之后,风烛只一眼就从中感觉到了夜荒那肆无忌惮的个人风格。

原先的主神殿又或者王宫中起码还象征性的建了间侧殿,但这座神殿却连所谓的表面功夫都懒得做了。除了主殿之外,这里只有训练场和花园,以及一座位于地下的奢华酒窖。

于是这座占地面积扩大了不少的宫殿便显得愈发空旷了起来。

不过风烛觉得他自己也没资格说夜荒什么。因为他那座位于隔壁的、既古典又极端科技化的奇迹之神神殿也同样充斥他的个人风格。

毕竟他和夜荒从来就不在意旁人的看法。

就在风烛透过落地窗注视着主殿外的那片花园时,此刻正于主殿里沉眠的夜荒似乎已经察觉到了风烛的到来。

然而这一刹那夜荒并未起身走向风烛,他仍旧闭着那暗金色的眼,就这么以一种低哑而晦涩的音色对风烛说道:“过来。”

对此,懒得动弹的风烛权当做没听见了。

这时候夜荒已然睁开眼来注视着风烛,随后风烛便听到他开口问了一句:“我睡了多久?”

于是下一秒,风烛终是无奈地看了夜荒一眼道:“两天。”

“从昨天到现在,满打满算我顶多也就走了两天而已,你也只沉眠了两天。所以你能别一副我走了两年的语气吗?”

昨天风烛抽空去了一趟第六宇宙,一是去见朋友,二是因为他本身对第六宇宙也挺好奇的。

时至今日,他和夜荒在一起也差不多一年了。这家伙以前根本没有沉眠的习惯,但自那届宇宙争霸赛过后,每次他独自出去时这位神明就会选择闭目沉眠。

风烛不是猜不到夜荒为什么会这么做。事实上当这位命运之神的伤势养好后仍旧继续着这样的习惯后,风烛就已经猜到了原因。

因为夜荒想要保持着最强的状态,甚至于他想要变得更强。

这家伙不想再重演那届宇宙争霸赛上的事,他也不想再一次上演那种以死亡为结局的戏码。

风烛知道,这位神明想要强到不再对和自己有关的任何事无能为力的地步。

说到底,他不过是想护着他罢了。

当然,这其中多少也有着这家伙占有欲重到不想自己离开他视线的原因在里面。所以每当风烛独自出去的时候,闲极无聊之下夜荒才会直接选择了沉眠。

然而对于这一点,风烛其实也不讨厌就是了。

正是因为风烛很清楚夜荒这么做的原因,如今他才拿夜荒愈发的没有办法。

“两年?小崽子,你应该说两百年。”

行吧。风烛听到这话后不禁在心底叹了口气,而后他便走到了对方那暗色的床边开口道:

“我真是服了。你这情话到底是哪里学来的?网上吗?”

夜荒闻言直接低笑着抬手将风烛扯到了怀里,然后就这么再度闭上了眼。

风烛知道夜荒此刻还处于沉眠的些许后遗症当中,毕竟万年以来大概根本就没什么神明会像他这样只沉眠那么一两天的。

大概也更没有神明会像夜荒这般,即便沉眠也任由着自己出入他的神殿。

——这家伙完全就是将命放在了他的手边。

就像夜荒当初以那份写着他姓名的宇宙最高悬赏令所表态的那样,这位神明的的确确早已对他予取予求了。

所以说,这家伙真的是……让他没有办法。

此刻风烛并没有什么睡意,于是他干脆打开智能随意浏览起了第十宇宙的网页来。

之前他问夜荒那些话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虽然只是个玩笑——毕竟那家伙说话大多都仅仅是单纯地凭借本能而已,但近年来八卦他和夜荒之事的帖子确实是太多太多了。

特别是每年他生日的时候,这种帖子更是尤其得多。

风烛不止一次地看到过那些关于他和夜荒究竟是谁先告白的、告白的时候具体又说了些什么等一系列讨论。

怎么说呢?第十宇宙里那么多人、那么多特殊称号,真要说起来这个宇宙大概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永远的秘密。只是因为第十宇宙从来不缺少聪明人,所以他们即便知道一些事也很少会真的直说罢了。

不过即便如此,他成为奇迹之神的事终究还是变得众所周知了。以至于有那么一阵子整个第十宇宙、包括诸神所在的中域都隐隐有些暗潮汹涌起来。

直到风烛直接将排名第一的“探究成神的奥秘”给回答出来后,这一切才再度重归平静。

对于第十宇宙来说,人类成神这种事大概真的是有史以来的头一遭。

比起让无数人不断猜测着他如何成神的,甚至利用各种称号各种手段对此一再探究,他就这么给出答案反而更能打消旁人的好奇心。

不过风烛给出的答案却并非是他借由主神血液成神的那一个,事实上他那种无所畏惧的方法估计也不存在什么可复制性。所以他给出只是最普通的成神方法,也就是在能力合格的情况下让神明心甘情愿地给出神格罢了。

说到底这种答案知道和不知道真的没太大区别。

毕竟你都能让神明心甘情愿地让出神格为你赴死了,真到了这地步你基本上也不可能不清楚究竟该如何成神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风烛垂眼瞥了下智能上的时间。

此时是11月24号00:08,恰巧是他的生日。

所以此时此刻,第十宇宙各个网站上顿时又冒出了不少与他和夜荒有关的帖子来。对此,风烛直接抬手点开了其中热度最高的那一篇。

而那一篇的帖名为——《这是命运,还是奇迹?》。

--

楼主:

今天是风烛的生日,所以突然就想写一篇和他有关的帖子了。

大家都知道,这位是前所未有的奇迹之神,而且他现在似乎还依旧属于我们第十宇宙。说真的,我对此反而一点都不意外。因为当你仔细回顾他这些年来的那些经历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他本就是奇迹本身。

关于他过往的那些经历我就不多说了,我现在只想说一件事。

我想说的是,前阵子我在美食星上偶遇过他和夜荒——别问我是怎么认出这两位来的,这只是因为我的特殊称号罢了。然后我就看见了这两位手指上那如出一辙的骨戒。[图片.jpg]

当初在宇宙争霸赛上风烛拿出骨戒时,我其实就已经让朋友用特殊称号分析过了戒指成分。当我偶然拍到上面那张图片后,我直接又请她分析了一下。

最后她得出的结果时,风烛以前拿出的骨戒和他现在与夜荒所戴的骨戒出自于同一枚肋骨。显然,那是夜荒的肋骨。关于这点我想大部分人也已经很清楚了。

但有一点各位可能不知道:如今风烛和夜荒所戴的骨戒不仅仅只是以前的那枚骨戒重铸后被一分为二那么简单。因为那两枚新的骨戒里还多了一种成分,即同一个人的血液。

并且最最关键的一点是——戒指的骨骼与其血液并非出自于同一个人。

而在得出结论的那一瞬间,我和我的朋友突然间就觉得难过到不行。

--

看到这里,风烛的目光微微一顿。随后他便神色平静地继续浏览起了帖子里这位楼主所发言的那些楼层。

--

10l:

这不是我和我朋友多愁善感。

真要说的话,我和她其实都属于偏冷静类型的,不然我们两个的特殊称号可能也不是这种能看穿伪装或是物体材质的类型了(笑)。

我们只是因为下意识地想到了那位奇迹之神的过去而已。

自从知道风烛的存在后,我就一直都很喜欢他。

不是因为他有多天才,也不是因为他长得有多好看。不……可能多少还是有这些原因在里面吧。但不管怎么样,最主要的原因一定是,他太温柔了。

这一点单从现在风家那群人依然还活着就可以看出来了。据我了解,要不是因为北域的一些家伙一直不太确定风烛对这群人的态度,他们当初能不能顺利离开风暴星都是个问题。

说句可能有些卑劣的话,我还挺庆幸风烛是这个性格的。因为他要是真的睚眦必报,我都不敢想象此刻第十宇宙会变成什么样子。

但现在呢?现在却是连带着夜荒似乎都因为他而变温柔了。

甚至就连北域献上祭品的事如今都已经被诸神给明令禁止了。

--

88l:

好像稍微有点说远了。继续说戒指材质的事吧。

那两枚戒指的骨骼和血液并非出自于同一人。既然戒指的骨骼已经确定出自于夜荒了,那么血液究竟来自于谁应该不用我多说什么了吧?

——是的,它来自于风烛。

其实直到现在我都没办法想象,一个五岁的孩子到底是怎么从风暴星上的城堡里逃出来的。我记得我五岁的时候还在任性地和父母撒着娇。但他呢?他在想着自己究竟该怎么活下去。

风烛是作为祭品而出生的。即便他曾渴求着血缘所联系的亲情,只将他看作是祭品的那些家人也只会对此视若无睹、无动于衷。毕竟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自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死亡的祭品而已。

所以我和我的朋友都以为,血液这种东西对于风烛来说可能有着特别的意义。哪怕他与将他视为祭品的某些人流着相似的血,但它却从未给他带来过所谓的亲情。这种情况下,说他厌恶着那所谓的血液、嗤笑着由血液铸就的情感大概也不为过?

但最后,他却将自己的血液融入了夜荒的骨骼里。

--

321l: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和朋友突然间就觉得……风烛和夜荒之间,或许真的就只有“奇迹”这两个字能形容了。

他明明不信血液能够带来情感,他甚至很可能嘲弄而厌恶着这样的说法。

而最后的最后,他却愿意将它融入骨戒然后送给夜荒。

这样的血液这样的情感,他也只会给予夜荒。

这就是独属于风烛的浪漫。

多年之前,风烛没有得到亲情。但我相信多年之后,他一定得到了爱情。

在我看来,那张予求予取的宇宙最高悬赏令,就是爱情的奇迹。

——而那也是命运的奇迹。

--

风烛看完楼主的言论后,反而无所谓地笑了笑。

不知何时,他身侧的夜荒也睁开了眼沉默地看着那篇帖子。但此刻夜荒却并未提及有关血液的事情,他只是哑着嗓子念出了帖子里其他楼层中的一句话:

“谁不渴求奇迹?我就不信夜荒没有想达成的奇迹。”

念完之后,夜荒也笑了起来:

“那家伙倒是说对了。因为即便是我,也在渴求着奇迹本身。”

只不过显而易见的,夜荒此刻所说的奇迹和帖子里所指的奇迹完全就不是一回事。

风烛知道这家伙是想转移话题,从而不让他回想过去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但如今他确实已经不在意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了,所以风烛只是平静地说道:

“你的骨,我的血,等价交换。很公平不是吗?”

对此,夜荒给出的回答是:“小崽子,我记得我给了你四份血。”

风烛一听这话就猜到夜荒有可能会借题发挥了。以这位神明的占有欲来看,他之后无论说出什么样的话来风烛都不奇怪。

于是风烛直接对着他扯出了一个假笑道;

“我在戒指里放的是心头血。”

“算起来我也给了你两份心头血。四换二,不值吗?”

“……不,是太值了。”

夜荒闻言后就这么笑着低头吻了下来。

这位神明有着和他惯常的阴鸷冷漠截然不同的炽热体温,那是能一朝点燃风暴星上终年阴霾的灼热温度。

风烛抬眼之际恰好透过落地窗看到了窗外的那座花园。

此时此刻,黑玫瑰与曼陀罗正绽放于那座花园里。与此同时,那里还同样盛开着大片大片的迷迭香与龙舌兰。

所以风烛早就说过,他根本不在意以前的那些事了。

毕竟他早已不是一无所有。

至少此刻他身边有着这位宇宙最强在,不是么?

临近傍晚时,风烛和夜荒去了南域一个颇负盛名的星球。今天毕竟是他的生日,虽然风烛不怎么在意,但他还是跟着夜荒去那颗星球度假去了。

而走到海边的时候,他们倒是巧合般地遇到了同样在度假的爱情女神和谎言女神。

于是这两位女神开玩笑地问着他,当初夜荒究竟是怎么对他告白的。

以夜荒的听力自然不可能听不见这个问题。但当风烛抬眼看向他时,不知道是因为不想说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夜荒就这么扯着嘴角道:“记不清了。”

——谎言。

即使不看向谎言女神,风烛也知道这家伙在说谎。毕竟夜荒对此压根就没掩饰的意思。这家伙大概只是想让自己重复一下他之前说过的话罢了。

比如说那句“我爱你”之类的。

所以风烛干脆也似笑非笑地说道:“我也记不清了。”

——又是谎言。

谎言女神姬玛难得看到说谎这么不走心的两个家伙。今天又不是愚人节,互说谎话很好玩吗?不过她倒也同样很少听到这种毫不掩饰而又甜蜜过头的谎言就是了。

随后姬玛便拉着梵妮略微走远了点,这种时候她们可不想真的打扰了这两位神明。

今天是11月24号,风烛的生日,这一点她们都知道。

然而少有人知道的是,夜荒的生日是1月1号。虽然第十宇宙的1月1号还没到,但如果以第一宇宙的时间来算的话,第十宇宙的11月24号其实就是第一宇宙的1月1号。

所以某种意义上来说,今天甚至是他们两位一同的生日。

而这时候,风烛注视着眼前的深海,似乎略微有些走神了。

说起来以前他其实很少靠近海边,因为穿越前他就是死在大海里。

当时他刚大学毕业,准备在工作前独自旅游一段时间。结果当天他所乘的飞机却失事了。

风烛并未在飞机坠落时死亡,甚至他从飞机上落到海里后还幸运地活着。但却也仅此而已了。纵然那时候他再怎么想游到岸边,身上的伤势以及大海的漫无边际却终究让他无能为力。

最后的最后,他终是坠落于深海之中,等到再醒来时便已然穿越了。

那接连的濒死之感、那以为能够存活却终究被海水淹没的结局使得风烛愈发地渴望活下去。说起来前些年他那近似于幽闭恐惧症的症状也未尝没有当年这段经历的原因在里面。

不过现在一切都无所谓了。

念此,风烛笑着对身侧的夜荒说道:

“虽然不记得你告白时的那些话了,不过我倒是可以说点别的。”

“第十宇宙的宇宙天赋名为‘生命是一场游戏’。对我来说,这场游戏似乎更是地狱难度。但如果这样的地狱难度里有你的存在的话,我忽然觉得这一切似乎也没那么糟糕了。”

“所以……夜荒,你会是我的通关奖励吗?”

夜荒闻言直接低笑了起来。

“小崽子,你说错了。”

“我不是你的通关奖励。打从一开始,我就是你的战利品。”

你是我此生唯一一次的败北。面对你,我早已心甘情愿地输得一败涂地了。

——实话。

听力一向很不错的姬玛和梵妮听到这话后也无声地笑了笑。

这两位的爱情,远比世间最甜蜜的谎言还要浪漫得多。

在姬玛和梵妮的记忆里,往年风烛生日的时候夜荒的所作所为真的是一言难尽得很,更别说送风烛一个正常一点的礼物什么的了。

不过今时今日,这两位大概已经不需要互送什么礼物了。

——因为他们已然是彼此最好的礼物。

作者有话要说:全文完结啦!

十分感谢小天使们一直以来的订阅和支持,么么哒!

最后推一下我的两本预收,有兴趣的话小天使们可以收藏一下。

一本是**预收《我能通鬼神》,还有一本是言情预收《我穿成了恶龙的理想型》。

具体文案可以看作者专栏哈。再次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