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伦敦开始的诡异剧场 > 第三十七章 终结

在明亮的光线中,重达六十吨的巨型坦克排成数列,向阵地平推而来。

它们缓慢驶过安亨桥,机枪朝着北岸建筑群的每一扇窗户扫射,同时向每一栋房屋打出一发又一发炮弹。

虎式坦克的齐射是冷酷无情的。

它们就像史前怪物一样,炮管一边旋转,一边喷射烈火,炮弹穿透水泥墙,在房屋内爆炸。

紧接着,从屋顶开始,楼房就像玩具积木一样倒塌,而灰尘和瓦砾,也使人看不清近处的事物。

蒙克躺在废墟中,他的脊柱断了,大腿和双手布满了细小的炮弹碎片。

在剧烈的疼痛中,陆离慢慢地拖拉着身子朝大桥走去。

有人在后面喊他的名字,是亨利与米勒,这两人趴在狭长的掩体里,除了喊叫、劝阻之外,什么事也做不了。

不过,陆离对此置若罔闻,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弗朗西斯·蒙克死了。

这家伙如此瘦弱,有些言论让人感觉他像个未成熟的孩子,可命运偏偏让他躺在这儿,一个从前只在地图上见过的城市。

因为从昨夜开始,死神就在召唤他,可他才只有二十岁,真不应该这么早死去。

陆离思绪纷乱。

四周燃烧的木头劈啪作响,浓浓的焦糊味和硝烟味充斥肺腑,涨得让人难以透气。

与此同时,哈策尔坐在指挥车上,看着手下的坦克手们,以镰刀割草的精确性收割生命,看着敌人坚守的北岸阵地逐渐化为废墟。

很快,一个人影吸引了他的注意。

狰狞的表情令这家伙的脸扭曲了,就像一头野兽。

下一刻,猜想应验了。

细密的绒毛从皮层中涌出,两只尖耳从两鬓冒出,从下颌到鼻梁的区域向前凸起,陆离的脑袋已经变成了一个狼头。

“上帝啊……”

亨利将脸埋进瓦砾中,哪怕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他依旧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崩塌了。

至于其他人,表现更是不堪,不管是弗罗斯特,还是哈策尔,都愣在原地,茫然无措。

而那些随军教士纷纷举起怀里的白银十字架,念着祈祷词。

【狼形态特性:狩猎、狂暴、嗜血、阴影、再生、魔免】

此刻,在本能的驱使下,失去理智的陆离化作一道黑影,只不过三四个跳跃,就来到大桥南岸,来到哈策尔眼前。

啪嗒!

像是烂橘子被人拍爆一样,一具无头尸体倒下了,鲜血溅到座椅上、挡风玻璃上,以及同座的副官脸上。

也许是血腥味刺激了变成狼人的陆离,他发出一声咆哮,冲向士兵聚集的地方,犹如狼入羊群一般,骨骼断裂的声音不断响起。

“这个怪物杀死了哈策尔!”

“开枪!”

“开枪!”

逃过一劫的副官拔出手枪,对着正在人群中肆虐的陆离打空了弹匣里的子弹,而其他士兵也反应过来,或使用冲锋枪、或使用步枪,甚至使用了小型喷火器。

然而,被野兽本性支配的陆离不仅攻击凶悍,而且从不考虑防御,那些疼痛反而激发了体中的嗜血基因,他将身前的敌人撕碎,然后扑向其他目标。

几分钟后,一片真空地带形成了,至少有四个战斗小组死于巨爪之下,而陆离化身的狼人也被打成了蜂窝状,血水说着弹孔滴下去。

加上此时阳光正炽,照在他的眼窝里,那地方被德国士兵射中了数次,又在自身的愈合能力下止了血,如今只有两道凹痕,在阳光下分外彪悍。

“看来,这个恶魔死了……”

有士兵窃窃私语,但依旧紧紧握着手中的武器,不敢松懈。

在这种情况下,用来攻击北岸阵地的虎式坦克回防,将陆离团团围住,并调整炮火,正对着这个众人眼中的魔怪。

这个场景,看上去异常怪诞。

就像炮决一样。

“开火!”副官顾不上擦去脸上的血沫,大声嘶吼,直到声嘶力竭。

那一刹那,光影颤动。

血雾炸开。

咔哒!

镁光灯亮起,画面在此定格。

前一秒还处在混沌状态的陆离,在这一秒恢复了清醒。

他抬头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回到了那间教室,有一半座位已经坐了人。

看来,最短命的主角不是我,这些人是在什么时候被淘汰出局的……

陆离默默想着。

下一秒,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在眼前,浮夸的声音传来:

“我尼玛,老子死得真惨!”

“头被削掉半个!”

“幸亏这鬼学校能够让学生复活,不然可没地方哭去。”

说着,杜克先是摸了摸脑袋,然后是小腿,动作幅度很大,让人想不注意到都难。

而杜克用余光瞥见身后有一道黑影,那地方可是陆离的专属座位。

一念至此,他赶紧转过身:“陆离,你怎么坐在这里?我特么还以为你能活到最后一集呢。”

“发生什么事了?”

在这家伙的再三追问下,陆离低声说道:“死在9月18日,空降的第二天上午,你呢?”

“比你晚几个小时,死在那天下午。”说到这里,杜克咬牙切齿,声音愈发高昂:“老子好不容易突破封锁,刚看到阿纳姆大桥,就被一发反坦克炮爆头了!!!”

整个教室都在回荡这家伙的声音。

幸亏大家心情都不好,懒得计较,不然又要引起纷争。

“好吧,战况怎么说?”

陆离从口袋里摸出一根运动牌香烟,找了半天没有发现火柴盒。

“我有火。”

杜克背上有个行军包,里面装着不少东西,从这里也能看出,他死的确实挺突然,不像陆离那样衣衫褴褛,只带了些随身物品回来。

片刻之后,两人继续聊起了各自的经历,杜克抽着烟,满脸生无可恋,抱怨道:“咱俩死得太早了,估计得去普通班了。”

“不一定。”

陆离摇了摇头,尽力不去想这两天的经历,因为最美好的回忆是刚落地时,与上等兵弗朗西斯·蒙克一起吃罐头和果汁,其它全是悲伤与愤怒。

因此,看着现代化的教室,他呼出一口浊气,继续说道:“先说战况,这东西是关键,至于能活多久,算是考核范围的一部分,但应该不会是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