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西游之妖王养成系统 > 第四百四十五章:圣灵之念唤神力

“虽然你驾驭此刀之后会变得强大,但朕觉得阁下掌握此刀是一个好的决定,所以你得三思而后行。”昊天的话很中肯,女娲总觉得这样的话,似乎就让他难以判断。

“你能帮我解开这晶体和咒文的封印么?”看着那仿佛坚不可摧的晶体和漆黑的咒文,女娲不由得觉得有些头疼。

“九环重刃,每一环都有自己的一段传奇故事,这些封印纵使我全盛时期也不见得能够强行破开,因为这些都是圣灵曾经的朋友设下的封印。”

圣灵,作为女娲他们这些神主所信奉的存在,它已经不仅仅是普通的存在物了。

他乃是唯一,乃是至高,乃是混沌阴阳的伊始。

所谓,道,便是圣灵的本尊。

听到昊天这样说女娲不由得觉得这刀的来历不凡,于是又仔细的看了看这刀的模样。

“你能给我讲讲它的来历么?”女娲被那刀有些吸引了,见到女娲感兴趣的样子,昊天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也罢,这也许就是缘分吧,这柄刀,名唤圣灵之念·九环佩刀。”

……

两千年前,南方极南高原上覆盖着厚厚的雪层,伫立在极南高原上的帝国正在疯狂的扩张着自己的势力。

这个帝国蚕食了极南高原上的所有其他的势力,现在能够称之为庞然大物,然而,这个庞然大物却奈何不了一个人,那个人以一己之力全歼了帝国的两支精锐部队,并依此受到了帝国的通缉。

在那个帝国的阴影之下,一些畏惧这个帝国的势力也着手开始帮助帝国开始猎捕这个人。

一个从东方来到这里的人,引起了轩然大波。在他来到这里的时候极南高原是在一个阴影之下,他来到这里之后,有了与阴影对立的光芒。

一些,能够让他生存下去的理由。

如果不是圣灵的指引,或许他早就是个死人了。

就在他被极南高原的三个最强势力围攻的时候,他依然不知道自己生存的意义是什么,他只是一直在杀,一直在杀,杀到他们全都畏惧,杀到学院的雪都变成红色,杀到,自己一丝力气都没有。

在最后,他重伤,三个最强势力,全部灭亡。

帝国,就在这一个人的刀下,土崩瓦解。

最后的战士死了,在极南高原的而一个山谷中,抱着一朵冰莲,含笑而死。

圣灵发现他的时候,不由得叹息,因为,在帝国肆虐的火焰下死去的,战士的爱人,名字也是冰莲。

在将他的爱刀封印之后,圣灵将它投进了北方的大海。

封印之时,极南高原的雪全都变成了灰色,这柄刀不是凡刀,在这刀中凝聚了它的主人对自己爱人的誓死坚守,然而,爱人已经离他而去,他的世界是一片惨白的九环佩刀。

圣灵将它投进北方的大海,因为,这里是大陆唯一一个没有雪,没有冰莲的地方,在这里,它能够安静的沉睡。

“所以,你说这刀是圣灵亲手封印的么。”女娲看着这透身灰白的刀刃,心中浮起一个身影,虽然不知道她的音容笑貌,不过,那个身影依然是那么让他憧憬。

“没错,这九环佩刀便是那位圣灵亲手封印的。”

“昊天……”女娲有些低沉的声音让昊天不由得郑重起来:“爱的人离开,是不是一件十分悲伤地事情呢?”

女娲的问题,让昊天有些难以回答,毕竟,他未曾经历过爱的人离开,圣灵的失踪并不能说是爱的人离开,可能身为昊帝的他,很少见过人类的悲欢离合,也难以体会其中的悲伤。

“似乎,是的。”昊天只能模棱两可的回答,女娲缓缓起身,废了好大的力气才从床上起来,径直地走到那个晶体旁边,用手抚摸着它的轮廓,闭上眼睛,感受着它的气息。

那种浓郁的悲伤,那种世界都惨白的痛苦,那种守护的人被杀时的无能为力,凡此种种,编织成了他的一世界惨白。

“你的痛苦,我收下了……”

不知是女娲的这句话触动了封印还是什么,那个巨大的晶体居然缓缓地裂开,随着晶体的裂开,这千年之中积蓄的伤痛与悲哀气息仿佛更加浓郁。

女娲一言不发的将所有的一切都接下,那些气息无法让他动摇丝毫,他没有因为那种气息而感到十分悲伤,相反的,他开始体会那种气息。

就像伏羲在告诉他,先兆者改变了因果之后,他想到的不是先兆者的强大,而是先兆者为什么要改变因果一样。

此时,他想到的不是因为那悲伤而同情,而是去体会那种气息,从而,解决那种宛如世界惨白的痛苦。

“或许,阁下真的能达到故主不曾企及的境界吧……”看着眼前的女娲,昊天不由得发出一声赞叹。

的确,能做到如此的,昊天见过的人中女娲是第一个。

就在那晶体缓缓裂开的时候,女娲伸出手,郑重的抓住了那柄透身灰白的刀刃,那黑色的咒文,缓缓褪去,在女娲手中形成了一个珠子。

那珠子之上,铭着许多玄奥的纹路,女娲注视着那个珠子,仿佛他在向女娲传递某种信息,一种记忆。

“此刀为吾之弟子遗物,今日,本尊在此设下封印,凡是无法参透其遗志之人,无法打开,欲强行打开之人,天罚降临。”一个凌厉的女声从女娲耳边乍响,听到这声音之时,女娲的眼中竟然流出了泪水。

“圣灵……”一个熟悉词汇从这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女人口中吐出,是那么心碎,她的出生,便是在圣灵的死亡之时,作为圣灵的崇拜者,听到圣灵的声音,女娲感到无比的激动。

没有人能够理解,这种心情是多么的迫切。

女娲握住了那柄刀,而那颗黑色的珠子已经消失不见,他闭上了眼睛,似乎在体会些什么,他的面容无比的平静,仿佛冰雪。

“我知道了,你的悲伤我尽数收下。”重复了方才的那句话,女娲的手紧紧地握住了那柄刀。

女娲突然想到了一个画面,那个在雪原上行走的人,形影相吊,在茫茫的九环佩刀之上,一朵冰莲凌寒独放,在这一片萧索之中,那个人的口中吐出一句绵远的诗句: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灰色的雪飘在高原之上,这里没有别的东西,一片茫茫的灰中,凌寒的冰莲是这唯一的色彩。

雨雪霏霏,我思故人。

九环佩刀凄凄,故人不再。

女娲想着,不由得将手中的刀握得更紧。昊天看着女娲,仿佛看着曾经圣灵一样,眼中充满了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