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陛下因何造反 > 第323章 反复之人,攻山之战

人都是想活下去的,汉奸更加惜命。若是有骨气的话,李永芳当初在抚顺时就不会选择投降建奴了。

然而现在,李永芳突然发现,他的人生好像快要走到了尽头,现在是进退不得。

因为是第一个投降建州女真的明朝将领,在大明,李永芳被视为第一汉奸,即便现在选择归明,恐怕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在建奴这边,长子李延庚反叛了建奴,组建归义军,在建州屠杀了很多旗人,其中不乏爱新觉罗家的人。受李延庚的牵连,李永芳知道在建奴高层眼中,自己已经不被信任,黄台吉现在没有对自己动手,也不过是为了榨干自己最后的价值,为了利用自己手中掌握的汉军。

黄台吉许下了封王的诺言,李永芳知道那不过是忽悠自己,忽悠自己进攻面前的小团山,为八旗兵打通前往迁安的道路。

经历了一连串的失败,八旗兵损失惨重,黄台吉不愿再损失旗丁兵力,才把主意打到这近五千汉军旗火铳手头上,要牺牲汉军火铳手的性命为满八旗扫清回归之路。

即便自己听黄台吉的话,成功为大军扫清道路,到时候黄台吉会如何处置自己还是为未可知。

考虑再三之后,趁着调动手下逼近明军的时间,李永芳迅速把李延庚造反的事情给次子李率泰说了,现在必须让李率泰清楚现在父子俩面临的局面。

在这个时候,能够信任的只有儿子李率泰了。

“阿玛,明人的话如何能信呢?我大哥怎么可能造反,明军怎么可能打的进赫图阿拉?”李率泰摇摇头,怀疑道。

“延龄,你连爹的话都不信了吗?若非真的,那明人幕僚如何知道你哥的名字,要知道这些年你哥一直在归隐,并未出仕,明人怎么可能知道他?”见李率泰不相信自己的话,李永芳顿时急了。嗯,李率泰原名李延龄,李率泰这个名字是投降建奴后,老奴给其取得名字。

李率泰还是不信:“阿玛,你应该知道,明国往大金派出了好些锦衣卫密探,打听到大哥的名字又有什么难的。这分明是明人的离间之计,阿玛您清楚八旗兵的战力,也清楚在辽东还有三四万旗丁留守,明军想攻打赫图阿拉怎么可能?”

因为黄台吉的封锁,除了建奴高层以外,普通旗丁到现在还不知道赫图阿拉被明军攻破的消息。李率泰十岁时便投降了建奴,是在建奴那里长大,从小到现在看到的都是建奴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从小听得都是八旗兵无敌的神话,如何肯信明军能打到赫图阿拉?

“阿玛,现在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努力奋战,不要东想西想,要是传到大汗耳中就麻烦了。”小心看了看周围,李率泰低声告诫李永芳道,

“阿玛,咱们现在都是大金国人,咱们父子都娶了宗室女,深受两代大汗信任,应该一心为大金效忠,可不能胡思乱想。阿玛,反复之人可没好下场啊!”

原本想着把实情告诉儿子,好商量个办法,没想到被儿子训了一顿,李永芳有些气结,原来在儿子眼中,自己这个父亲就是个反复之人啊!

“别喊我阿玛,我是你爹!”李永芳怒气冲冲道,然后扭过头去不再理李率泰了。

事实上李永芳也清楚,儿子的选择未尝没有道理,现在大金国虽然有些势馁,但八旗兵仍然非常强大。而且自己虽然名义上是汉军都统,是这五千汉军火铳手的最高指挥,但且不说还有一个副都统佟养性制衡自己,便是自己曾经的心腹,又有多少人可信?

现在反清归明的话,根本就没有成功的可能,那才是真正的死无葬身之地。

为今之计,只能走一步说一步了,先打好眼前这一仗,为大金国立下功劳,希望到时黄台吉能看在自己过往功劳份上,能宽恕自己父子,不受李延庚的牵连。

拿定了主意后,李永芳决定全力攻山,在他的指挥下,近五千汉军向着小团山缓缓逼近。

“轰轰轰......”

当五千汉军火铳手距离小团山还有半里的时候,山上的明军开炮了。

几十门火炮轮番开火,一枚枚炮弹砸进汉军的阵列,不时有汉军火铳手被炮弹击中砸的骨断筋折、血肉模糊。

李永芳手中也有火炮,是以往从明军哪里缴获的火炮,除了没有红夷大炮,佛郎机虎蹲炮什么的都有,不过明军在山上,在山下往上用火炮进攻很不方便。

李永芳下令,由李率泰为先锋,指挥火铳手向山上展开攻击。

在李率泰的带领下,千余汉军火铳手在盾牌兵的掩护下向着山上攻去,目标是攻下明军第一道墙垒。

“总兵,奴兵距离我方一百步!”

山腰上,黄得功站立在一块石头上,用千里镜看着山下建奴情形,耳边传来部下的禀告。

“传令第一道墙垒,放奴兵到五十步再开铳射击。”黄得功沉声命令道。

鲁密铳有效射程足有百步,但距离越近射击精度越准。反正己方有墙垒帮助防御,自然要放敌人靠近再打。

千里镜中,建奴迅速靠近着,当距离五十步时,黄得功就看到第一道墙垒后面无数道火光闪烁,伴随着白色硝烟,然后才听到噼里啪啦的铳声,再往远处看去,就见正在冲锋的建奴摔倒了一大片。

“打得好!”黄得功哈哈大笑。

......

“该死!”看着短短时间,至少有数十个汉军火铳手被射倒,看着其他士兵畏缩着不敢向前,李率泰大怒。

“攻上去,有畏敌不前者一律格杀!”李率泰怒吼道。

“杀啊!”一个汉军牛录怒吼着,带头向墙垒奔跑,无数的汉军旗士兵拿着刀枪跟随其后。

汉军旗装备的大都是三眼火铳,少数是鸟铳,射程根本达不到五十步,必须得靠近才能攻击。

冲锋的途中,明军火铳手陆续开火,汉军旗士兵不时被射倒,伤亡挺大,但却没人敢逃跑。

不得不说,八旗兵的军纪非常的严酷,对逃跑者的惩罚非常的重,这些汉军火铳手当初大部分都是明军出身,当明军的时候临阵逃跑是家常便饭,然而到了建奴这里,没人敢再逃。

再距离墙垒三十步时,一部分汉军火铳手开始开铳还击,把弹丸射向墙垒后的明军,但大部分弹丸却被墙垒挡住,更多汉军则继续猛冲,很快攻到了墙垒外部,隔着墙垒和明军展开对攻。

因为时间仓促和材料所限,明军在山脚修筑的墙垒也就胸高,防御力有限。

当汉军旗冒着弹雨冲到墙垒外侧时,墙垒后面的明军火铳手就没法再放铳了,于是纷纷装上枪刺,隔着墙垒和建奴展开对刺。

“嘿呦!”一个身材雄壮的汉军矮着身子,拼命的用肩膀撞击着墙垒,终于,在他的撞击下,以石头垒就的墙垒塌了一段,露出了后面的明军。

在第一道墙垒后面,黄得功布置了一千余士兵,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建奴突破,黄得功没有犹豫,当即命人敲响了撤兵的铜锣。

听到锣声响起,明军士兵潮水般向着第二道墙垒退了回来。

“哗啦”更多段墙垒被推倒,汉军旗士兵纷纷越过了墙垒。

“追!”看明军向约五十步外的第二道墙垒逃去,刚到墙垒的李率泰立刻下了追击的命令,试图带着手下士兵尾随逃跑的明军攻上山去。

“轰轰轰”火炮声接连响起,无数弹丸破空射来,越过撤退的明军射入汉军队列中,追击的汉军火铳手被射倒了一片。

在第二道墙垒后面,安放了十多门虎蹲炮,早就调好了射角,射程刚好覆盖到第一道墙垒。虎蹲炮是曲射炮,射出的弹丸根本不会波及撤回来的明军。

可以说,第一道墙垒,就是黄得功给建奴设下的陷阱。

随着十多门虎蹲炮的开火,又有几十枚万人敌被抛了下去,正好扔到追杀的汉军队列中,“轰”“轰”,爆炸开来,无数的汉军被炸的人仰马翻。

第一道墙垒后面,李率泰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就在他眼前,无数的汉军火铳手被明军射杀,只是片刻的功夫,尾随进攻的数百汉军都倒在山坡上,侥幸不死的汉军吓破了胆,纷纷逃了回来。

“攻下去,夺回墙垒!”黄得功沉声命令道。

只有夺回第一道墙垒,布置火铳兵于其后,才能以火力封锁山道,所以必须夺回来。

随着他的命令,千余明军拿着装上枪刺的鲁密铳猛地冲了下去,对着逃跑的汉军展开了追杀。

“阿玛,孩儿无能......”

李率泰回到阵中,跪在李永芳马前垂头丧气道。

“啧啧,只是一次进攻,就损失了三四百人,这损失可是有些大啊。”佟养性在一旁阴阳怪气道。

“明军占据了地利,一次失利也算不了什么,好歹摸清了明军的底细。”李永芳淡淡的道,“佟将军,要不然接下来由你带兵进攻,你看如何?”

佟养性摇了摇头,笑道:“我还是算了,就把机会让率泰戴罪立功吧。”

瞥了这老狐狸一眼,李永芳淡淡道:“此战事关我军能否迅速赶到迁安赶回辽东,当不计任何伤亡,哪怕把五千汉军全部打光,也要灭了明军拿下此山。

明军在山上设立的层层墙垒,试图封锁我军去路,我刚刚已经仔细查看,明军的主要防御设立在面向山道这侧,在其他几侧防御比较薄弱。所以我决定,接下来全军出动,由我和率泰率领大军正面进攻,佟将军,你带领两千兵马,绕向此山南侧,从南侧爬山进攻。咱们两面夹击,定然能把此山一举拿下!”

“末将领命。”佟养性懒洋洋的答应道,带着人去了。

“这狗日的,分明就没把阿玛您放在眼里!”看着佟养性的背影,李率泰怒气冲冲道。

“好了,废话少说,准备一下,继续攻山吧。”李永芳道。

刚刚李率泰的进攻证明了明军火力的强大,为了抵消明军火力,李永芳派人去向黄台吉求援,请求调拨一些盾牌来。黄台吉很爽快,命人送来了足足五百面上等盾牌。

柞木制作的盾牌,外面蒙了牛皮,牛皮外面又嵌了铁片,这样的盾牌便是火铳也很难击穿。

在盾牌的掩护下,两千多汉军再次向墙垒攻去,成功抵达第一道墙垒,有了黄台吉支援的这些盾牌,伤亡果然小了很多。因为明军火力太猛,李永芳不打算和明军展开对射,而是决定以盾牌掩护抵近和明军近战。

明军再次退离了第一道墙垒,向着第二道墙垒退去,这次李永芳没有急着追击,而是在第一道营垒外侧稳了下来,然后派出了五百人,手拿刀枪,列出盾阵向第二道墙垒攻了过去。

“轰轰轰”

火炮声再次响起,无数弹丸射落下来,大部分却被盾牌挡下。

看着手下汉军缓缓向明军第二道墙垒逼去,明军的火炮没有给盾阵带来多少伤亡,李率泰兴奋的直挥拳头。

山坡上,看着缓缓逼来的盾阵,黄得功冷笑了起来:“撤下虎蹲炮,上佛郎机,用实心弹!”

随着黄得功的命令,数门一百多斤的佛郎机火炮被推到第二道墙垒后,炮口对准了建奴的盾阵。

“轰轰轰”佛郎机陆续开火,把实心炮弹射入盾阵中。盾牌可以遮挡火铳铅子,却挡不住实心炮弹的攻击,惨叫声响起,盾阵顿时被射出了数个缺口,至少十几个汉军被火炮砸死。

然而这样的伤亡,对数百人的汉军盾阵来说,实在太小,盾阵仍然向着第二道墙垒缓缓逼来。

“总兵,建奴从南麓爬上来了。”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叫道,黄得功忙扭头向南看去,就见山的南麓出现了无数黑点,正顺着崎岖山道向上攀爬。

想分兵进攻吗?黄得功冷笑了起来。

山上的明军有九千人,守卫这小团山兵力很是充足,黄得功早就分派兵力防守各个方向,根本就不怕建奴包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