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陛下因何造反 > 第288章 曾经有一段感情(第二更)

雷时声知道,要完成卢象升交给自己任务,要在半个月内把赫图阿拉建州旧地给清空,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建奴妇孺有六七万人,再加上汉奴包衣等等,这一片山间平地上至少生活着十多万人,具体数量有多少谁也说不清楚,仅从每隔数里就有一处村屯,仅从河边平地到处都是开垦出的田地,便知道这地方人口绝对不少,从面积到人口,差不多相当于大明一个县。

雷时声和李重镇手下只有三千禁卫军再加上三百归义军,就这点人手,想把这么多建奴妇孺包衣掠回大明,并不是容易的事,更不用说这里还有大量的财富不能抛弃。

所以只能动员这里的汉奴包衣,以解救的名义接纳汉奴包衣们回归大明,诱惑他们对昔日欺压他们的主子动手,杀人抢掠,好断绝他们的后路,这样他们才会老老实实帮助自己完成任务。

看起来很黑暗,充满了罪恶,但却是雷时声能想到的最好办法。

但一切都要掌控中,不能脱离控制。所以这些汉奴需要组织起来,纳入归义军,而归义军也得有能力熟悉这里的汉人统领。

而李延庚有能力有威望,在这里生活多年,现在没人比他更加合适统领建州归义营,所以雷时声才任命他为归义营指挥。当然这只是雷时声权限内的私人任命,并没有得到朝廷承认。李延庚要想回到大明后有自己的一席之地,现在就得好好表现,就得展现自己价值。

“此次出兵目的有两个,一个是围魏救赵,逼迫黄台吉从大明境内撤军,再一个就是尽可能的消耗建奴国力。黄台吉所率八旗主力太过强大,左翼蒙古部落又都听从其号令,若是黄台吉率领大军回归,我禁卫军未必能够守住。”

雷时声道,既然要用李延庚,就得把事情给他说清楚,该交代的要交代,这样才便于他做事。

“所以卢经略有令,要在十五日内把赫图阿拉,把建州旧地给清空,建奴老弱妇孺,还是汉奴包衣,都要带回大明境内,带到皮岛去,不管是战马牛羊牲畜,还是粮食金银财物,统统带走,带不走的要砸烂,要烧光,要把这里弄成一片废墟,什么都不留给黄台吉!”

两国交战,自然无所不用其极,黄台吉入侵大明,做的也是这样的事,现在不过是把建奴做的事情加到建奴百姓身上,对此李延庚没什么不能理解的,只是他不太明白,为何要一定要在十五日做完此事,时间实在有些紧迫。

“这一带平地面积虽然不太大,可周围也有两三百里,八旗旗丁虽然都被调走,可妇孺老弱加起来也至少有数万之多,半月的时间恐怕有些仓促。”李延庚试着道。

“不是经略大人不愿给更多时间,而是这里毕竟才只有建奴两成人口,真正的膏肥之地是在沈阳周围,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雷时声道。

李延庚点点头,他明白了过来。建奴最繁华人口最多的地方是辽河平原,自然要把主要精力放在那边,而且得知老巢被袭击,黄台吉肯定会带着大军从大明回归,时间已经非常紧迫。

“大人放心,末将知道怎么做。”李延庚道。卢经略仁慈,给了十五日时间用来转移这里人口,若是以李延庚的心思,把这里所有人杀光更加直接了当。

雷时声亲笔写了一封文书,证明李延庚是自己任命的归义营指挥,然后又让人取来几面旗帜,交给李延庚,就此,建州归义营指挥新鲜出炉了。

把首级留了下来,带着文书和旗帜,李延庚便带着手下离开了赫图阿拉城。

数日内,明军攻占赫图阿拉城的消息传遍了方圆数百里,随之传播的还有归义营成立李延庚出任归义营指挥的消息,李延庚派人各处村屯传令,以归义营指挥的名义,号召汉奴包衣们起来,推翻压迫奴役他们的旗人主子们,重新回归大明。

一些包衣们胆怯畏惧,害怕黄台吉率大军回来后遭到报复,不敢异动。也有好多包衣应声而起,杀掉奴役他们的旗人主子,群起响应,一时间整个建州之地风起云涌。

李延庚带着手下前往一处处村屯,把强壮的包衣汉奴召集起来,编入自己队伍,把经过包衣造反后还活着的旗人妇孺家眷关押起来,抢了其所有财物,运送了一部分缴获的战马粮食物资往赫图阿拉,交给雷时声,剩下的财物都分给包衣们。

只用了两日时间,李延庚手下就拥有了归义军士兵一千余人,都是旗人家里的汉奴包衣组成,李延庚任命手下家丁充任各级军官,把不会骑马的归义军士兵留下来看押旗人妇孺,率领会骑马的士兵继续向各处进攻。

费阿拉堡,这应该是真正意义上建奴第一座都城。努尔哈赤以十三副铠甲举兵反明之时,便在这里筑城,把散居在各地的部众聚集在一起。后来感觉这里距离大明太远,攻伐不便,便又在赫图阿拉重新筑城。

名为第一座都城,其实只是一座小堡,最初的时候修筑了一圈木栅栏,后来才用夯土修了堡墙。建了赫图阿拉城后,努尔哈赤便把大部分部众都迁到赫图阿拉,这里就更加不被重视,只随便派了一个儿子守在这里,便是努尔哈赤庶出的第三子阿拜。

不过在半月前,阿拜奉命带着所属的旗丁和强悍的包衣去了沈阳,这费阿拉堡里便只剩下妇孺老弱,当然还有包衣奴隶们。

八旗贵族身份尊贵,自然需要有人干活、有人伺候,旗丁都是战士,大金国本来旗丁人数便少,自然不会用旗丁当奴隶干侍候人的活计,于是便有了包衣奴隶。

旗人家里包衣一般都是辽东的汉人,建奴占据了整个辽东,数十万辽人或被杀死,或充入汉军旗,剩下都成为了包衣奴隶。基本上每户旗人家中都有包衣,身份越尊贵包衣奴隶越多。

阿拜是努尔哈赤的儿子,虽然是身份低微不被重用的庶子,但身份仍然尊贵,家里的包衣总数足有上百人之多,其中成年包衣男丁也有三四十人。

这些男丁要给阿拜家耕种费阿拉堡附近的田地,要喂养战马牲畜,干一切脏累的活计。他们的妻女则伺候阿拜的妻妾儿女,伺候起居,洗衣做饭。总而言之,世世代代为奴为婢。

阿拜的福晋他塔喇氏,是佐领托布之女,刚刚三十,长相柔美,深得阿拜喜爱。

现在他塔喇氏很是惶恐,明军杀到了建州,赫图阿拉陷落的消息已经传来,明军早晚会杀到费阿拉堡,到时一家老小怎么办?

而且,最让他塔喇氏惶恐的是,她听说很多包衣造了反,竟然向他们的主子动了刀子。阿拜带走了堡中大部分旗丁,剩下的旗丁或是老迈没有战斗力,或是未成年。而仅仅自己家中的包衣男丁便有二三十,整个费阿拉堡包衣男丁更有百人之多。一旦这些包衣们造了反,根本没人能治住他们。

“钮望鉴,你赶紧收拾收拾,带些粮食,从后门出去,带你弟弟先去山上避一避吧。”他塔喇氏对次子钮望鉴道。

他塔喇氏有三个儿子,长子席特库随阿拜出征去了,次子钮望鉴才十二岁,三子费雅更小,只有八岁。

“额娘您呢?”钮望鉴问道。

他塔喇氏微笑道:“额娘不能走,得镇着这个家,你们兄弟才有逃出的机会,不要管额娘,你们先避一避,你阿玛很快会带人杀回来。”

他塔喇氏知道,自己要走逃的话,目标太大,根本就避不开别人耳目,而两个儿子年幼好玩,不会引人注意。

“额娘,您不走我也不走。再说咱们未必守不住费阿拉堡。”钮望鉴却道。

他塔喇氏苦笑道:“傻孩子,赫图阿拉都丢了,这费阿拉堡如何守得住?”

钮望鉴道:“这堡中还有千余人口,虽然旗丁都不在,但还有一百多包衣男丁,赏赐他们银子,给他们武器,咱们男女老少所有人齐上阵,守住应该不成问题。”

他塔喇氏微微摇头:“傻孩子,额娘怕的就是这些包衣啊。”

钮望鉴眼珠转了转,突然道:“额娘,堡中包衣中,那杨忠很有威望,其他好些包衣都听他的,而杨忠好像喜欢额娘您,要是额娘您好好抚慰一下杨忠,说不定他会老实听额娘的话。”

“杨忠?”他塔喇氏愣了一下,是有这么个包衣,是家中的马夫,好像是明军军户出身,很会喂马,武艺也好,本来是要随阿拜出征的,临行前却扭了脚。

“额娘,那杨忠好几次都偷偷地看您,有一次我还狠狠打了他一顿。”钮望鉴道。

他塔喇氏微笑道:“额娘长得这么美,是男人都喜欢看一眼,又有什么出奇呢。”

钮望鉴急道:“那杨忠不一样,反正我觉得就是不一样!”

他塔喇氏沉思了起来,若是这杨忠真的能对自己忠心,若是杨忠真的能象钮望鉴说的那样在包衣中有威望,这费阿拉堡未必不能守住。

两个儿子毕竟年幼,即便能安全躲上山,一旦大雪封山的话,未必能活得下来。不到万不得已,他塔喇氏不想送儿子上山。

“要不然我见见这叫杨忠的奴才?”他塔喇氏道。

“额娘,我这就让人去叫杨忠,不过您最好一个人见他。”钮望鉴说着便出了门。

马棚中,几个包衣正聚在一起窃窃私语,正是杨忠和他几个包衣兄弟。

外面包衣们纷纷造反的消息传到了费阿拉堡,堡中的包衣们也都很心动,几个兄弟找到杨忠,让他带着大伙造主子们的反,杨忠却有些犹豫。

“大哥,没什么好犹豫的了,官军杀来了,女真人完蛋了,咱们现在动手举义,能大抢一番不说,还能被官军接纳,若是动手晚了,其他地方举义包衣杀来,咱们什么都得不到,说不定还会被当做建奴走狗杀死。”一个叫做李延的包衣劝道。

“是啊大哥,别犹豫了。”另一个叫马贵的也道。

正在这时,外面脚步声响起,几个人连忙闭上了嘴巴。

“杨忠,主子要见你。”一个婢女在外面喊道。

“你们先商量着,我去看看。”杨忠站起了身子,说道。

李延和马贵等人面面相觑。

出了马棚,进了后院,在婢女的带领下,杨忠进了主房,发现房中就女主子他塔喇氏一人。

“主子。”杨忠恭敬的站在屋中。

他塔喇氏款款站起身来,扭动着腰肢来到杨忠面前,扬了扬手绢,一股馨香直入杨忠鼻孔,杨忠脸一下子红了。

“大哥,喊你过去什么事?”

“大哥,那**是不是发现了咱们图谋?”

杨忠回到马棚,李延和马贵等人连声问道。

“别乱喊!”杨忠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很不喜欢**这两个字。

“兄弟们,大家想过没有,官军的战斗力比八旗兵如何?”杨忠缓缓问道。

李延和马贵等人相互看了一眼,都没有回答,事情明摆着吗,官军战力自然远远不如八旗兵,要不然也不会接连战败丢了辽东。

“兄弟们想没有想过,明军只不过趁着大汗带主力出征之际,才偷袭攻到了这里,一旦大汗带兵回来,这里的明军肯定会被打败。其实不用等大汗回来,沈阳辽阳还有数万八旗,只要这数万八旗开过来,等待明军的也只有败亡一途。”杨忠继续道。

“大哥,您到底什么意思?”李延打断了杨忠的话,冷冷问道。

“我意思是,明军肯定守不住这里,咱们现在造反的话固然会一时爽,但以后怎么办?肯定会被镇压,只有死路一条。”杨忠叹道。

“大哥,你到底吃了那**什么**药?怎么一下子就变了?”李延冷笑道,“难道你忘了当初咱们卫所一百多号兄弟,被建奴杀戮了大半?难道你忘了咱们的父母兄弟都被建奴屠戮?”

杨忠叹道:“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咱们现在也有了家,你们现在都有了妻儿,总要为现在的妻儿考虑考虑啊。”

“什么家?旗人老爷把丑陋没人要的女人、把他们玩腻了的女人,随便发给咱们,让咱们生下孩子,孩子再侍候他们,不过是把咱们当做牛羊一样的牲口!大哥,咱们是堂堂男子汉,岂能过这样猪羊一样的生活?”李延怒道。

杨忠叹了口气:“李延兄弟,你想没想过,咱们即便回了大明,又能过上什么好日子?难道咱们以前在大明过得很好吗?女主子答应了,只要咱们能帮着守住费阿拉堡,等到大军回来,便给咱们所有人都抬旗,以后咱们也是旗人了,不再是包衣奴隶。”

李延大怒,指着杨忠鼻子就要骂时,一旁的马贵连忙拦住。

“都消消气,消消气,大哥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马贵笑呵呵道,说着走近杨忠,低声道,“大哥,我问你件事,你一定要说实话啊。”

杨忠警惕的看着马贵:“你想问什么?”

马贵脸上露出色眯眯的表情:“大哥,我就想知道,女主子身子滋味怎么样,干起来爽不爽?”

杨忠脸一下红了,指着马贵哭笑不得道:“马贵兄弟,都这个时候了,别开玩笑。”

马贵一下抱住杨忠胳膊,笑道:“都是自家兄弟,有什么不好说的,女主子长得美的很,兄弟们谁不眼馋?,大哥你弄了她,兄弟们只会羡慕,大哥,你老实告诉兄弟,到底上手没有?别告诉我说你不行啊。”

杨忠被挠到了痒处,傲然道:“谁说我不行?告诉你马贵,女主子滋味爽得很。”

话音刚落,胸部一阵剧痛,艰难的低头看时,一柄短刀正插在心口。

“马贵,你”杨忠指着马贵,艰难的道。

马贵松开了手,后退了两步,叹道:“大哥啊,你不能为了个鞑人便让兄弟们陪你送死,再说了,女主子的滋味,兄弟们也都想尝尝呢。”

李延等人也吃了一惊,没想到马贵前一时刻还笑嘻嘻的,下一时刻便对杨忠动了刀子。

“大哥为了个女人便卖了咱们兄弟,我不得不杀了他。”马贵道,“兄弟们,咱们都是明人,岂能给建奴做牛做马?兄弟们,咱们都有家人好友死在建奴刀下,现在报仇的时候到了!”

“杀光建奴,报仇雪恨!”李延跟着叫道,“兄弟们,咱们反了!”

当下里,一群人冲出马棚,向着后院冲了过去。

尖叫哭喊声响起,整个大院彻底混乱起来,很快,府内其他包衣们也闻讯赶来,拿着各种武器,加入杀人抢劫的行列。

混乱从阿拜府蔓延出去,整个费阿拉城都陷入骚乱之中,众多的包衣拿着武器杀向旗人主子,旗人老弱们不甘受辱,也纷纷拿着武器抵抗,和造反的包衣厮杀在一起。

混乱从费阿拉堡蔓延开来,迅速的蔓延到整个建州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