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陛下因何造反 > 第271章 克复三州辽东大震

金州卫城距离旅顺一百余里,东面是起伏山峦,西面是大海,金州卫城就卡在山海之间平地上。

在建奴兴起之前,整个辽南四州,以金州人口也产粮最多,再加上拥有旅顺良港,便一直是辽南半岛中心。

然而现在,经过建奴屠戮之后,金州早已破败不堪,城外的良田长满了野草,已经没有汉人在这里生活。而建奴占据了辽南,对这里也不重视,只是派了数百户旗丁驻守,根本没有大规模移民,毕竟这里虽然有些平地,却仍属山区,土地贫瘠,根本无法和肥沃的辽沈黑土地相比。

周遇吉大军一万余人,但只带了五千兵马从旅顺沿陆路进攻金州,剩下的人马及粮草物质则乘船沿着半岛西侧海岸北上。

旅顺的建奴逃到了金州,再加上金州原有的旗丁,建奴总共有兵力六百余人。在一般人看来,以六百对五千,双方实力实在相差太多,根本就没有赢的希望。然而守金州的建奴参领博尔济吉特却不这么想。

“明军战力孱弱,东江军更是乌合之众,我八旗兵一个能打他们十个二十个,伊勒根你就是一个胆小鬼!”博尔济吉特嘲笑道。

伊勒根却很委屈:“参领您不知道,明人有很多大炮,旅顺南城北城城墙都被他们轰塌了,我只有三百人,根本就守不住。”

博尔济吉特冷笑道:“干嘛要守城,我八旗军从来打的就是野战,岂能学明人一样龟缩在城中?伊勒根,今天就让你看看我是怎么击败明人的!”

博尔济吉特看似鲁莽,其实心中盘算的很清楚,明人有厉害的火炮,守城根本守不住。反倒不如放弃城池,选择和明人野战,这样明人火炮就发挥不了多少威力。而八旗兵最擅长的便是阵战,自己兵力虽然只要六百,但击败明人并非不可能。

并非博尔济吉特瞧不起明军,而是瞧不起东江军,毛文龙的部下,实在是太菜了,曾经创过上千东江兵被几十个建奴妇女杀得大败逃走的战例。

若是对面的换做辽西兵,博尔济吉特绝对不敢这么托大。当然,这也是他不知道对面有禁卫军的存在,还单纯以为是广鹿岛的毛承禄部来辽南打秋风呢。

可是,为何远处位于左翼的那部分东江军队列看起来这么整齐,装备这么精良?看着远处的明军队列,博尔吉伯特喃喃自语道。

此次进攻金州,周遇吉带来了五千人马,其中两千是禁卫军,剩下的三千则是广鹿岛东江军。在周遇吉看来,建奴在辽南实力微弱,五千人马足以应付。

周遇吉把这五千人马分为左右两部,自己亲带两千禁卫军在左翼,三千东江兵在右翼列阵。和衣衫褴褛拿着简陋武器乱哄哄的东江兵相比,禁卫军可不就是队列整齐装备精良吗。

经过短暂思索后,博尔吉伯特做出了决定,命伊勒根率三百八旗兵阻挡左翼那支装备精良明军,自己亲率三百旗丁去攻明军右翼。

右翼明军虽然人数更多,但却一看就是乌合之众,博尔吉伯特相信,虽然自己只有三百人,只要一个冲锋,便能把右翼明军阵列凿穿,然后再从侧翼对左翼那装备精良明军展开进攻,两面夹击之下,击败这支明军也并不困难。

于是,六百八旗兵便分为两部,一部缓缓向周遇吉部禁卫军逼近,目的是牵制禁卫军。另一支则行动迅速,向着东江军攻去。

然而博尔吉伯特却不知道,周遇吉打的也是同样的主意。三千东江兵,也不过是用来吸引部分敌军而已,周遇吉并没有指望他们打硬仗。

两千禁卫军,周遇吉留下五百人作为预备队,剩下一千五百向着对面建奴逼了过去。

对面建奴只有六百余人,竟然还敢分兵两路,让周遇吉有些无语。现在,是时候检验禁卫军的战力了。一千五百禁卫军,兵力是对面的五倍,若这还不能打赢,还谈什么收复辽东?

一千五百禁卫军,火铳兵便有九百人,剩下六百是刀盾兵。

刀盾兵在前,以盾牌护住己方阵列,火铳手分为三排,紧随其后,双方距离越来越近。

双方越来越近,距离百步时,嗡声响起,数百支羽箭被抛射了过来,从天而降。前面的刀盾兵举起盾牌遮挡了一下,后面的火铳兵则根本没有理会,这种距离射出的羽箭,除非正好射中面门,根本就射不透禁卫军身上穿的鸳鸯战袄。

建奴的羽箭一轮又一轮,禁卫军终于出现了伤亡,而此时,双方距离也到了三十步。盾牌兵突然站住,把盾牌下端插入土中,然后蹲身躲在盾牌后面,露出后面的火铳手。

火药弹丸早已装填完毕,火绳也已经点燃夹在火绳架上,勾动扳机,火绳落下的同时,引药锅盖打开,引药点燃发射药,“轰”的一声,弹丸射出了枪膛。

一枪射出,火铳手也不去看战果,迅速后退,后面一排的火铳手迅速补上,再次发射,此为三段射法。

一轮轮的弹丸射向对面三百建奴,也不需要怎么瞄准,靠的便是以弹雨密度取胜。三十步,正是鲁密铳最佳射程,弹丸足以穿透建奴身上的铠甲。

因为火绳枪发射时会产生大量的硝烟,数百支火枪轮番发射,浓烟足以遮挡火铳手视线,火铳手们看不太清楚,在后面指挥的周遇吉可是清楚的看到,仅仅三连射,对面的建奴队形便被射的七零八落,足有一半的建奴被射倒在地,剩下的建奴都吓住了,他们从来没见过明军拥有威力这么强大的火铳。

八旗佐领伊勒根没有死,却为眼前的出现的伤亡惊呆了,这才多长时间,就伤亡了一半。

他下意识的想逃,可是看着正在和右翼明军交战的参领博尔吉伯特部,伊勒根知道,自己若是逃了的话,博尔吉伯特部绝无幸理,而自己便是逃回辽阳,也逃不过军纪的处罚。

“杀过去,短兵相接他们火铳便没用了!”伊勒根鼓足了勇气,高举着长矛,向着明军阵列冲了过去,百余八旗兵紧随其后,如同扑火的飞蛾一般。

“轰轰轰”又一轮火铳发射,跟随在伊勒根身后的八旗兵只剩下五六十人,而双方距离却只有数步远了。

只要冲过去,那些火铳便成了烧火棍,明军只能任由自己屠戮,伊勒根为自己鼓着劲,然而挡在他前面的却还有数百面盾牌。若是骑兵的话,以战马冲击力冲破这单薄的盾牌阵毫无困难。可是这是辽南地区,不适合战马奔驰,这里的八旗兵也都是步兵。

长矛重重的刺在盾牌上,啪的一下折断了,伊勒根抛出断矛,迅速拔出腰间短刀,揉身用肩膀重重向着盾牌撞去,却仍然没有撞开。盾牌的下面深深扎在泥土中,盾牌后还有支架支撑在地上,再加上盾牌手全身力气支撑着盾牌,想撞开并非那么容易。

伊勒根还要继续撞时,一支火铳冲着他脑袋开了一枪,“轰”的一下,万朵桃花开,伊勒根强壮的身躯被射的飞起摔到地上。

“快了,只要再用一刻,便能击溃这支明军,然后和伊勒根夹击,击败另一支明军。”博尔吉伯特嘴里念叨着,重重的一刀砍翻面前的东江兵。

三百八旗兵攻势凶猛,三千东江军竟然被打的节节败退,战斗的间隙,博尔吉伯特抽空扭头看去,想看看伊勒根部战况如何,然后他震惊了,因为他眼前再没有伊勒根三百旗丁的存在。而那支明军正迅速向着自己杀来。

眼看着禁卫军全歼一部建奴,东江兵的勇气也回来了,死死的挡住了博尔吉伯特的部的进攻。禁卫军从侧后向着建奴包抄杀来,绝对的兵力优势下,战事便没了悬念。

博尔吉伯特还想着突围,周遇吉却没有给他机会,五百预备队出动,把他最后的希望扼杀。

战斗很快结束,六百建奴悉数被歼,而明军也付出了四百余人的伤亡,当然其中绝大部分伤亡都是东江军士兵,在博尔吉伯特的攻击下,他们伤亡确实惨重,若非有禁卫军掠阵,这么大的伤亡恐怕早就崩溃了。

全歼了建奴,轻松占据金州。金州城内,还有建奴家眷两千余人,周遇吉下令,不管老幼全部斩杀!

攻占金州后,修整了一日,留下伤员和千余东江军守城,大军继续向北,向盖州进攻。

五日后,大军到达盖州城外。这次,盖州的建奴没有再选择出城决战,试图靠着盖州城墙据守。

周遇吉从海船上运下十门红夷大炮,对着盖州城猛烈开火,两日后,终于轰破了数段盖州城墙,数千东江军士兵一拥而入,经过半日的厮杀,全歼了盖州守军四百余,而明军却付出了一千余人的伤亡。

攻下盖州以后,大军继续向北进攻,十日后,攻破了复州城,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辽南四州收复了三州,整个辽东大震。

借着大胜之势,周遇吉整军继续向北,向着海州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