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陛下因何造反 > 第196章 一网打尽(第5更求订阅)

许心素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兴奋了起来。海贸利益太大,没有人能够独占,可若是成立这么一家公司,控制大半海贸份额毫无问题,各家商行获得的利益将会比以往大得多!

于是,众人热烈的讨论了起来。

突然,沉重的脚步声响起,一个士兵冲入了进来。

“把总,有很多大船向厦门岛冲来。”士兵报告道。

许心素沉下了脸:“慌张什么?看清楚是哪方来人没有?”

“看清了,打着的是官军旗帜。”士兵道。

“哈哈,官军啊,有什么大惊小怪。”有人哈哈笑了起来。

“可是其中有三艘红毛鬼的夹板船。”那士兵道。

许心素却是脸色一变:“诸位先坐一会儿,我出去看看。”

身为厦门岛守军把总,有官军船队到来却不知道,这让许心素感觉有些蹊跷,心中隐隐有些不安。而且,福建的官军什么时候有夹板船了,为何自己没有听说过?

他匆忙来到海边,往海上张望,就见到足有上百艘大船,正在向着海湾驶来,在船队的前面,果然有三艘巨大无比的船舶,正是红毛鬼夹板船!

许心素仔细往桅杆上旗帜看去,看颜色确实是官军旗帜无疑,再看旗帜上的字时,许心素神色大变。就见夹板船最高桅杆上飘扬一面巨大旗帜,隐约有几个字,“福建总兵李”!

竟然是李彦直杀过来了!许心素心中大叫着,李彦直怎么可能打得过红毛鬼,怎么可能夺得了红毛鬼夹板船?

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把总,怎么办?”

船队越来越近,已经驶入了海湾,很多人察觉了不对,有心腹手下惊慌的叫道。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看着海湾里停泊的十几艘战船,许心素苦笑了起来,就这十几艘战船加起来,也不够人家一艘夹板船打的。而所在地方是一座海岛,所有船只都被人家封锁在海湾里,便是想逃都无处可逃。

“轰轰轰”

轰鸣声响起,数十颗炮弹从三艘夹板船射出,射向海湾中的船只,一艘海沧船被炮弹击中,船身倾斜,缓缓向海中沉去,船上的士兵纷纷跳入海中。

各大商行的代表都跑了出来,皆脸色苍白的看着海中的船队。

“开炮,把海湾中所有船只都给我击沉!”李彦直沉声吩咐道。

“天啊,李将军,您是不是疯了,那可是贵国的战船,不是海盗!”汉佛莱惊讶的道,这厮已经彻底投靠了大明,被李彦直委任为副船长,负责辅助自己。

“这次我要大开杀戒,让所有背地里谋算我的人看看,什么叫老虎屁股不可摸!”李彦直冷冷的道。

禁卫军炮手忙碌着,在荷兰俘虏的指导下,笨拙的操作着红夷大炮,把一枚枚炮弹射向海湾里的帆船。然而这些人的技术是在糙,命中率实在可怜,几十发炮弹射不中一次是常有的事。

不过三艘夹板船上的红夷大炮总共有八十门之多,轮番开火下,半个时辰后,还是把海湾里所有船只全部击沉。

船上的厦门士兵,早就屁滚尿流的划水逃到岸上,一个个目光呆滞的看着海湾中庞大的舰队。

这一刻,千余守军,万余厦门岛百姓,再加上许心素及一帮商会代表,所有人都见识了福建总兵是何等的疯狂!

“疯了,简直是疯了!”黄维喃喃道,脸色苍白至极。

当李彦直指挥着军队登陆上岸时,千余守军没人敢动弹,所有士兵早就放下了武器,乖乖的成为了禁卫军的俘虏。

“许心素!”郑芝龙走到了许心素面前,冷冷的道:“你勾结红毛鬼攻打苯港,杀我兄弟部属,可想到有今日?”

“郑参将何出此言?”许心素脸色苍白,却强自镇定道,“郑参将,你虽然官职比卑职高,却也不该擅自攻打厦门岛,莫非你要谋反不成?”

“谋反?”郑芝龙笑了起来,暴起一掌抽在许心素脸上,一下子把许心素抽翻在地。

“就你个王八蛋,也敢说老子谋反,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来人,把这厮给我绑了,所有人都抓起来,挨个审问!”郑芝龙暴怒道。

苯港被攻,很多兄弟惨遭红毛鬼杀害,这一切都是许心素这王八蛋背后指使!那些红毛鬼俘虏可以换取大量赎金,用以抚恤伤亡兄弟,而且李彦直还需要红毛鬼教操炮操船航海知识,郑芝龙没法拿他们发火,便把所有怒火集中在许心素头上。

“在下黄维,万历三十六年举人,郑参将,你擅自带兵进攻厦门,胆子实在太大!”黄维排众而出,试图用士绅的身份压郑芝龙。

“黄维,泉州商帮首领,不知道我说没说错?”李彦直走了过来,沉声问道。

“正是在下,敢问你是?”黄维矜持道。

“福建总兵李彦直,黄举人可听说过我的名字?”李彦直淡淡道。

“原来是李总兵,在下早有耳闻,”黄维微微拱手,“却不知李总兵为何带兵攻打厦门,是否有朝廷命令,难道这厦门岛有海盗不成?”

李彦直道:“黄举人说得对,这厦门岛不仅有海盗,还有勾结夷人残害百姓的叛逆,本帅这才带兵前来讨伐!”

黄维挑了挑眉毛:“哦?不知道李总兵指的是谁?”

李彦直用手指向了捂着脸站起来的许心素。

“他是。”

然后又指向那些身穿绸缎锦袍的商会代表。

“他们也是。”

最后指向了黄维:“你也是!”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itch等你抽!友大本营】可领!

黄维暴跳了起来:“李总兵,你休要血口喷人,我堂堂举人,岂容你随口污蔑?你即便是一省总兵,也无权抓捕与我!我要给朝中同年写信,揭露你无法无天的行为,我要写弹章,请朝廷制裁于你!”

李彦直没有再废话,直接抛出一面锦衣卫腰牌:

“好叫黄举人得知,本总兵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锦衣卫镇抚使,但凡谋逆行为,锦衣卫可以直接抓人审讯!黄维,我不仅要抓你,还要前往泉州,抓捕你所有同伙,还要抄了你的家!不仅你,在场的他们谁都跑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