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陛下因何造反 > 第174章 一夜哀羞(第2更)

挂着“皇家海贸商行”的商铺,只有一间店面,门口围拢着大批看热闹的路人,可能是被“皇家”二字吸引。

店铺门口,站着一个满脸胡须的汉子,看相貌举止根本不像店铺掌柜,更像是一个海盗。

蒋善夫认识此人,知道他是郑芝龙的弟弟郑鸿逵。

不欲和郑鸿逵这样粗鄙的家伙打交道,蒋善夫便让随从进去看一看。很快随从便出来了,告诉蒋善夫里面什么都没有。

“没有任何货物,空荡荡的,店里面的伙计说不卖东西,只收货物,只要有生丝、布匹、茶叶、瓷器等货物,皆可商谈,价格从优。”随从禀告道。

蒋善夫点点头,很明显,这铺面是为皇家海贸商行收货的,郑芝龙有不少海船,只要收了足够货物,便可以运往海外贸易。

但是,仅凭这么一家铺面和“皇家”二字,便想收到大批货物吗?做生意哪有这么简单!

这福建大宗的货源,都控制在那些士绅手里,他们打压还来不及,岂会和明显来抢他们生意的皇家合作?

皇帝竟然让郑芝龙这样的粗鄙家伙负责海贸商行的事,简直可笑!

而郑芝龙自以为投靠了皇帝,便能为所欲为,更加可笑。郑芝龙非但收不到货,反而会把原来的渠道丢掉,蒋善夫深信这一点。

这样也好,等到郑芝龙撞到了南墙,便只能老老实实听熊巡抚的,替熊巡抚做事,运送百姓移民台湾。

蒋善夫坐着轿子回了家,在小妾伺候下吃过晚饭,正要搂着小妾睡觉时,院子里突然响起剧烈的狗吠声,然后狗吠声又嘎然而止。

“外面怎么了,我去看看。”蒋善夫就要起身,却被小妾从后面抱住。

“老爷休要找借口逃跑。”小妾媚眼如丝道。

“小妖精!”蒋善夫笑了起来,不再管外面的事。

正要入巷的时候,“嘎吱”一声,房门突然被推开,两个黑衣人闯了进来。

“啊......”小妾刚要惊叫,一柄寒光闪闪的刀架在她脖子上,惊叫声嘎然而止。

“好汉有话好说,莫要伤人。”蒋善夫吓得魂飞魄散,连声说道。

“嘿嘿,艳福不浅啊。”一个相貌及其普通的汉子站着床前,顺手在小妾pi股上拍了一把,笑呵呵道。

“知道咱们是什么人吗?”相貌普通的黑衣汉子笑着问道。

蒋善夫摇摇头,这两人都没有蒙面巾,但蒋善夫确信从未见过他们。

“两位好汉恕罪,在下是熊巡抚幕宾,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了两位,还请恕罪。”蒋善夫稍微定下神来,试图用自己的身份来吓一吓对方。

“呵呵,福建巡抚啊,好大的官。”来人并未害怕,依然笑嘻嘻的,“既然如此,便让你知道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吧。”

说着便用手去解扣子。

蒋善夫愣了一下,看向缩在床角发抖的小妾,有些心疼道:“两位好汉若是看上她,也不是......”

话未说完,便呆住了,就见两个强盗已经解开了黑衣衣襟,露出了里面的锦衣。

鱼龙服!

再看看那狭长的刀刃,蒋善夫顿时明白了对方的身份。

鱼龙服,绣春刀,来的哪是强盗,分明是锦衣卫!

蒋善夫举人身份,去京师考过多次会试,这点见识还是有的。

“两位,两位上差,来到鄙宅不知有何吩咐?”蒋善夫很是惶恐的道。

若是普通的盗贼,或许可以用钱财打发,自己有巡抚的背景,对方未必敢杀了自己。

现在来找自己的竟然是锦衣卫,这让蒋善夫很是惶恐。但凡锦衣卫出面,肯定是大案,难道自己做过的案子犯了,可自己除了收受贿赂、帮着富商豪门制造过几个冤案,也没干过别的啊?

“也没什么事,就是随便来拜访拜访。”面貌普通的锦衣卫笑道。

“别停着啊,二位继续,就当俺们不在就行。”

蒋善夫看了看赤身露体的小妾,苦笑道:“上差莫要说笑,我这里有些银两,就在那边箱子里,上差不妨拿去喝茶。”

蒋善夫听说过,锦衣卫经常干些敲诈勒索的事情,这两个恐怕也是如此。只是锦衣卫向来在京中活动,怎么跑到福建来了?

那锦衣卫脸上笑容消失了:“你把我们兄弟当什么人了?我们身为锦衣密谍,担负着为国查奸重任,岂能拿人银钱?”

“你胆敢贿赂锦衣卫,除非给我们表演一下活春宫,不然就跟着我们走一趟锦衣卫大牢!”

“快点,我说你到底行不行?那小娘子,你是女人,也可以主动点。”

......

一夜哀羞,蒋善夫醒过来时,天光大亮,昨夜的一切恍然如梦,然而床上的狼藉、仍然惶恐万分的小妾,再加上院子里被砍掉的狗头,告诉他昨夜的事是真的。

在那该死的锦衣卫逼迫下,他和小妾做了足足七次,当然以他的身体之所以这么勇猛,是被迫喝了一整坛“百花仙酒”,一坛酒价值一百两银子,平日为了助兴不过喝一杯,现在全都被灌入肚中。结果是现在双腿打飘几乎站不直。

最可恶的是,该死的锦衣卫从来到走,没有提任何要求,连他送出的银两都没有拿,仿佛就是为了看一场春宫一样。

可是蒋善夫明白,事情根本不可能这么简单,锦衣卫根本不可能这么无聊,定然是有人指使!

可是谁能调动锦衣卫震慑自己?自己又和谁结了仇?

回想白天发生的事情,蒋善夫终于明白了。除了那新任福建总兵李彦直又有谁?

李彦直是皇帝的心腹爱将,来福建担负着成立皇家海贸商行为皇帝赚银子的重任,身边有几个锦衣卫协助很正常。

自己白天帮着阻止了其募兵,李彦直恼羞成怒,这才派锦衣卫威胁自己!

堂堂锦衣卫竟然做这等下作的事情,让蒋善夫哭笑不得之余,又惶恐不安。

被锦衣卫盯上的话,任谁都会害怕,更何况他虽然是熊文灿的幕僚,但论实际身份只是一个普通的举人而已!

李彦直恐怕要警告的恐怕不是我,而是熊巡抚吧?蒋善夫喃喃道。

必须立刻把此事告诉熊文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