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陛下因何造反 > 第155章

“郑芝龙,朕封你为泉州府海防参将。”朱由检突然道。

“微臣叩谢陛下!”郑芝龙大喜。

带着数万手下上千条船只被招安,福建巡抚熊文灿才给了个游击将军。游击将军,统兵不过千余,在明军将领中,算是最低级的将军,连统领一路军队的资格都没有。

而现在只不过见了皇帝一面,便升为了参将!参将,位于总兵副总兵之下,已经有了统领一路兵马资格,战时可以单独带兵作战。

现在,郑芝龙深深的感受到搭上皇帝的好处,只要听皇帝的话,服侍好眼前年轻皇帝,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自古以来,华夏便是官本位思想,士工农商,士排第一。任你再富甲一方,若是没有功名官职傍身,见到当官的也低人一等。

郑芝龙在海上也算是一方大豪,掌握百万资产,手下海盗数万船舶千艘,可当听到可以招安时,便非常迫不及待,哪怕仅仅当了一个海防游击乐的屁颠屁颠。

现在朱由检一句话,他便升为参将,简直是欣喜若狂!

“微臣回去以后,立刻便着手为陛下组建皇家海贸商行,请陛下放心!”郑芝龙忙表着忠心。

朱由检摆摆手:“这事不急,朕还需要你为朕办一件事。”

“陛下请说,微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郑芝龙忙道。

“朕准备在天津组建一支禁卫水师,可手下却没有懂的水战的将领,你不妨留在北方一段时间,帮着朕把水师建起来,教给他们如何海上操船作战。”朱由检吩咐道。

眼前的此人,是海上大豪,在大明的海域,恐怕没人比他更懂海战,朱由检如何能放过?

郑芝龙则有些迟疑:“陛下,组建水师恐非短时间能办到,会否耽误皇家商行的事?”

朱由检问道:“出海贸易一般会是什么时间,船队又是去哪里贸易?”

郑芝龙答道:“眼下南洋航线为佛郎机人和红毛鬼控制,去南洋的海船多遭抢掠,故我大明海船多往日本贸易。

出海的时间一般是夏季,六七月份东南季风起,海船从浙闽出发往日本,顺风顺水半月即到,返程的时候则会等到冬季北风起时。”

朱由检道:“其他时间呢,难道不能去日本吗?”

郑芝龙摇摇头,详细解释道:“也不是不能,但若无季风洋流的话,花费时间太多,从浙闽到日本两三个月也未必能够到达,海上风浪太大,稍有不慎便有倾覆之危。故凡是出海,皆借季风而行。”

朱由检点点头:“原来如此。也就是说,皇家商行的海船出海至少也要等到明年夏季,距离夏季还有半年多时间,所以你可以先留在北方两三个月,帮朕把水师初步建起来。朕要求也不高,只要禁卫官兵能掌握操船技术便好。”

“微臣遵旨!”郑芝龙答应道。

“你还有没有什么想说的?”朱由检问道。

郑芝龙想了想:“微臣在外面时间太久,需要给留在福建的手下送个信,还有就是福建广东还有好些海盗,恐怕会对皇家商行产生威胁,需要早日铲除。”

朱由检道:“这事好办,朕下旨令福建广东水师清剿海盗便是。”

郑芝龙犹豫道:“陛下请恕微臣直言,刘香盘踞在广东沿海,李魁奇盘踞在澎湖,皆兵船众多,朝廷水师恐非他们敌手,想剿灭太难......”

朱由检点点头,也知道朝廷官兵是什么德行,想了想道:“这样吧,朕派一个人去当福建总兵,整训福建军队,等你回到福建后,再配合你对海盗进行清剿。”

郑芝龙喜道:“如此甚好。”

朱由检现在只关心两件事,一是兵,二是银子。

禁卫军现在已经形成了规模,原来的老兵,在陕北招募的新兵,以及宣府招募的三千人,加起来五万多,数量已经不少,战斗力的话,老兵战斗力已经形成,新兵则正在训练。距离预想中的大战还有一年时间,足以把新兵操练成和老兵一样。

再就是银子,五万军队,每年光是养兵的银子便要两百万以上,还不算盔甲武器装备。

查抄阉党,查抄福王,查抄晋商,朱由检养兵所需要的银子都是抄家而来。

抄家很爽,来钱也快,但不可能一直抄家下去,终非正途!

几次抄家,缴获了共有五六百万现银,没有预想到的多!特别是晋商那里,缴获的多是各种货物,还有大批的牛羊,都需要时间变现。现在晋商还不是十多年后,那时的他们主要和建奴做贸易,用大量的粮食物资换取建奴从大明抢掠的金银,那时才是他们最有钱的时候,当然朱由检不可能等着他们发展壮大再抄家。

抄的银子多,花钱也多!养兵本来就是最花钱的事。每月的军饷不用说,光是士兵们的口粮所需银子便是饷银的数倍!要想形成战斗力,就得整日训练,就得让士兵吃饱吃好,最好是顿顿有肉!五万军队,饷银和粮食肉食每月就得三四十万两银子!

而且,朝廷那帮文官还死盯着这些银子,今日这里发生了地震,明日那里发生了水灾,反正大明境内总是有灾荒,需要朝廷救济。而户部库房钱粮每年都入不敷出,朱由检又不好一毛不拔。

这样算下来,缴获的这些钱财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所以他现在最需要的便是开辟新的财源,最好是源源不断的财源。

而天下最赚钱的生意,自然是海贸,这也是朱由检重视郑芝龙的原因。

海贸赚钱之快,仅次于抄家!

朱由检下旨封李彦直为福建总兵,代表自己坐镇福建,帮着剿海盗的同时,主要是保护皇家在海上的利益。李彦直是山东人,出身商贾之家,懂得经商之道,让他去福建配合郑芝龙最为合适。

又封周遇吉为天津防倭总兵,拨给周遇吉三千禁卫军,负责在天津组建水师。这支水师对未来的战略极为重要!

郑芝龙要在天津留上两三个月,作为周遇吉副手,教授水师操船航海的本领。郑芝龙不是一个人来的,除了其弟郑鸿魁,还有二三十名手下,这些手下都是经年的水手,正好当做教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