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陛下因何造反 > 第153章 召见

扬州,运河上,船只往来如梭。

一艘客船上,郑芝龙正站在船首看着运河两岸的景色。

“冬天草木皆枯,有什么好看的啊。”郑鸿逵走了过来,站在郑芝龙身边。

“你看着那亭台楼阁,这扬州看起来比泉州繁华太多了。”郑芝龙叹道。

“扬州当然比泉州繁华了,听说大明最有钱的人都住在这里。大哥,咱们要不要在这里玩上两天,听说扬州有一样特色,其他地方皆不能比。”郑鸿逵笑眯眯道。

“什么特色?”郑芝龙愣了一下。

“扬州瘦马啊!”郑鸿逵笑了起来。

“你呀!”郑芝龙指了指郑鸿逵,哭笑不得道,“不要整天想着这些东西,皇帝召见咱们,哪里敢耽搁?”

“大哥,你说皇帝为何要见你啊?是不是对咱们郑家有企图?”笑过一阵儿,郑鸿逵突然问道。

“企图?”郑芝龙微微摇头,“咱们什么身份,怎可能放在皇帝眼里。”

事实上,得知皇帝要召见自己后,郑芝龙便很迷惑,一直在猜想皇帝为什么要见自己。

虽然他现在在海上算一号人物,拥有两三万手下,几十艘大海船,其他船只加起来近千只之多。可在郑芝龙心中,自己也不过是刚刚被招安的海盗,区区一个海防游击,论地位比不上一个知县,和皇帝实在相隔太远......

此时的郑芝龙很年轻,并没有什么割据一方的野心,虽然有些实力,但对朝廷、对皇帝仍然有着发自内心的敬畏。别说皇帝,甚至和泉州府的文官相处,郑芝龙都有深深的自卑,从不敢把自己和对方平等相处。

故郑芝龙虽然是海盗出身,但从不认为海盗是什么正经的职业,而是迫不得已才为之,所以一有机会便接受朝廷的招安。

所以在郑芝龙心里,皇帝是天上的人物,怎么可能对自己这个小人物有什么企图?

“听说皇帝只有十八岁,年轻人嘛,也许对海上的事情突然产生了兴趣,才召我进京吧。”郑芝龙猜测道。

“为了一点事情,便让咱们奔波数千里,皇帝真是闲的。”郑鸿逵嘟哝道。

“休要胡说!”郑芝龙瞪起了眼睛,“眼下咱们不是草民不是海盗,而是朝廷的武将,要记得自己身份!”

“是是是,大哥我错了,您别生气。”郑鸿逵连忙说道。

郑芝龙看了看周围,低声道:“现在不比海上,可不能乱说,特别是进京之后,更要谨言慎行,休要给郑家惹下祸端。”

郑鸿逵神色凌然道:“大哥放心,我记住了。”

看着远处的景色,郑芝龙淡淡道:“皇帝召见,这是天大的好事,多少人求都求不来,说不定这趟北京之行后,咱们郑家便会从此飞黄腾达!”

船顺着运河北上,一路倒也平静,只是到了临清的时候,运河彻底结冰冻住,郑芝龙等人不得不弃船上岸,雇佣马车继续前行,终于在崇祯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到达北京城。

然而郑芝龙并未直接见到皇帝,而是被礼部官吏喊去,培训各种礼仪规矩,一连便是三日。

昔日在海船上如走平地的汉子,却手足无措笨拙无比,在小吏的喝骂下规规矩矩学着,丝毫不敢有抱怨。

和郑芝龙相比,不需要见皇帝的郑鸿逵和其他手下则要逍遥的多。他们不缺银子,整天留恋于北京城烟花柳巷、酒馆赌坊,痛快无比。和泉州那偏僻地方相比,北京城好玩的实在太多。

三日后,终于有人通知郑芝龙,皇帝要召见他。

在太监的引路下,郑芝龙走在宫道之上,巍峨的宫殿、高大的城墙,压得他喘不过气,让他深刻感受到了皇家威严。

当被引进乾清宫,在太监指引下叩拜时,郑芝龙跪在殿内,连头都不敢抬。

“起来吧,赐座。”一个年轻温和的声音响起。

郑芝龙抬头看去,看到一张非常年轻的脸庞,不由得一愣,皇帝果然年轻的很呐,不过态度倒是很随和。

有太监搬了一只锦墩放在郑芝龙身后,郑芝龙诚惶诚恐的坐了下来,等待皇帝垂询。

“郑芝龙,朕听说你以前是在海上讨生活?”看出了郑芝龙的紧张,朱由检便随意问道,拉着家常。

郑芝龙脸上有些羞涩:“回陛下,草,微臣以前是在海上,做些买卖。”

朱由检心中一哑,做买卖,恐怕更多是没本钱的买卖吧。

“福建一带在海上讨生活的人多吗?”朱由检继续问道。

郑芝龙点点头:“多,很多。福建土地贫瘠,百姓们都很贫困,没办法,只能去海上讨生活。”

“能不能给朕讲一下海上的情形?”朱由检感兴趣的道。

郑芝龙挠了挠头,有些为难,不知道该任何讲起。

“便从你如何去海上讲起吧。”朱由检笑道。

郑芝龙苦笑道:“那话就长了。”

朱由检微笑道:“长些不怕,朕有的是时间。”

郑芝龙便从自己十七岁时去澳门投奔舅父黄程开始讲起,挑挑拣拣讲了自己数年来在海上的经历。讲的很笼统,一些杀人越货的阴私勾当根本不敢讲。

朱由检聚精会神的听着,不时的发问着,对佛郎机和红毛鬼的事情很感兴趣。郑芝龙便重点讲了佛郎机人和荷兰人的事情。

“佛郎机人实际上是两个国家,一个叫做西班牙,一个叫做葡萄牙。目前葡萄牙人占据了澳门,西班牙人则占了吕宋岛。

而红毛鬼则是荷兰人,他们现在占据了东蕃岛南部的大员,修筑有城堡。目前在大明海上,荷兰人的实力最强,葡萄牙和西班牙皆不是他们对手。”

朱由检自然知道葡萄牙西班牙和荷兰的区别,在他的殿中还挂有一副坤舆万国全图,科学院中也有好些来自西夷的教授。

朱由检真正感兴趣的是这些西夷在大明沿海的实力到底有多大,便让郑芝龙重点讲一讲。

郑芝龙在葡萄牙船上当过水手,会讲葡萄牙话,也和西班牙、荷兰人打过交道,对他们的情形所知甚多,当下把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讲了出来:

“西夷船坚炮利,非我明船所能相比。其船叫做是夹板船,比大明海船大得多,有三层甚至四层甲板,能载人数百,一艘船能装载数十门甚至上百门红夷大炮。

而我大明海船,以造自福建的福船为例,最大的四桅福船仍然比西夷夹板船小上一号,而福船上顶多装载数门红夷大炮,再多的话火炮开火时便能把船舶扯烂。

若是海上交战,往往需要数艘甚至数十艘明船,才能和西夷夹板船匹敌。所幸西夷人口不错,在大明沿海的船只也有限,咱们倒也不用怕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