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陛下因何造反 > 第135章 谁骗了谁?

“不知道我部需要表示什么诚意?”喀喇沁汗小心翼翼的问道。

“仅仅名义上归附恐怕不够,我大明要在兴和城设立卫所,我可上书陛下,册封你为卫指挥使,从此以后,兴和城为大明国土,喀喇沁部为大明子民。”洪承畴道。

喀喇沁汗有些犹豫:“能不能仿土默特部旧例,我愿为大明义王。”

在喀喇沁汗看来,喀喇沁部论地位和土默特部相当,土默特部可汗是被大明封为归义王,而自己却只当个卫指挥使,实在是有些掉价......

洪承畴却摇摇头:“土默特部可汗名义上为大明归义王,实际土默特部仍然是完全独立蒙古部落,当初俺答汗屡次进攻大明,为了消弭战火实现和平不得不如此。现在你喀喇沁部已经穷途末路,和土默特部当初遭遇截然不同,岂能一概而论?”

喀喇沁汗脸色变幻着,感到了极大的难堪和羞耻,然而形势所逼,他完全发不出怒火。

正如洪承畴所说,眼下他已经走到了末路,不彻底归顺,便只有灭亡。

“我同意......”喀喇沁汗终于艰难的说道。

洪承畴微笑了起来:“既然如此,请可汗先回去,我会派人飞马给陛下送信,请陛下下旨招抚。”

身为领兵的统帅,洪承畴表示自己没有私自议和的权力,只能上报皇帝等候皇帝决定,对此喀喇沁汗也表示理解。

而洪承畴竟然直接放自己回去,丝毫没有扣押为人质的意思,喀喇沁汗一颗心也放了下来。

“那洪巡抚仁义,气度恢弘,竟然没有为难我的意思。”回到兴和城,喀喇沁汗对属下们叹道。

“可是可汗,难道咱们喀喇沁部真的就成为的大明的卫所?”有属下不甘心的道。

“那又如何?”喀喇沁汗笑道,竟然完全没有在明军营地里表现出的那种难堪的模样。

“朵颜之地当初也是明朝卫所,朵颜三卫现在何在?还不是变成了兀良哈诸部?哪一部肯听明朝调遣?”

“辽东建州之地,当初也是明朝卫所,现在女真人还不是占据了辽东,打的明国喘不上气!”

“眼下,我喀喇沁部危亡之时,只能借助明军抵御察哈尔部,便暂且受些委屈。等到他日击退察哈尔部,喀喇沁部强大起来,焉知咱们不能和辽东女真人一样?”

“大汗睿智如同天上的雄鹰!明人被大汗耍的团团转。”属下们纷纷赞道。

喀喇沁汗悠然自得起来。

......

明军营地。

“出兵不过旬日,便折服喀喇沁部,在兴和设立卫所,为朝廷开疆数百里,抚台真英雄也。”侯世禄赞道。

“侯总兵说得对。”黄得功也跟着道。象侯世禄这样赤果果的拍马屁黄得功做不到,只能随口附和。

洪承畴却摇了摇头:“汝等不必激动,我不过是欺骗那喀喇沁汗罢了。”

“啊?”侯世禄、黄得功等人都惊呆了。

什么意思啊?刚刚还说的好好的,要接受喀喇沁部的归附,要在兴和城设立卫所,竟然都是说着玩的?

“蒙古鞑虏向来畏威而不怀德,眼下不过是穷途末路方才愿意归顺。然此处草原总归是化外之地,我军根本不可能长久驻兵占领。故,即便在这里设立卫所,喀喇沁部也只是名义上的归附,对我大明实际上毫无益处。

相反,我大明为了力挺喀喇沁部,必然会和强大的察哈尔部交恶,不符合联合察哈尔部共抗建奴之策略。故我故意佯作愿意议和,现在喀喇沁汗必然欢喜不已,自然不会对我军防备。我等寻机渡河进攻,定然能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一举歼灭喀喇沁部。

夺其战马牛羊,俘其牧民青壮,把喀喇沁部菁华掠回边墙内,方能获得最大收益。不比什么和谈强得多?”洪承畴详加解释道。

“大人高明!”侯世禄赞道。文官都他娘的太阴险,身为武将的他脑子根本跟不上趟,只能随口拍着马屁。

黄得功则很兴奋:“就该如此,鞑虏蛮夷,只有把他们打服,才知道敬畏大明。”

洪承畴展开地图,开始布置军务。

“黄将军,我已经派人打探过,从这里向西二十里,河水较浅,战马可轻易涉水而过,夜深后,你带着本部骑兵用软布包上马蹄,悄悄绕过去,明晨黎明时渡过安固河,向兴和城外的蒙古人发动进攻。”

“侯将军,你准备好大车木板,也在黎明时开始架设浮桥,天明后大军迅速渡河。”

“其他诸将,皆回去准备,留下守夜部队,其他士兵全部早些休息,辅兵营准备好干粮纷发下去。明日丑时三刻大军集结,不点火不做饭,吃过干粮后立刻渡河发动进攻!”

“遵命!”侯世禄、黄得功等将纷纷抱拳道。

......

喀喇沁部上万帐,部民过十万,拥有的牛羊马匹更是不计其数。这么庞大的部落,自然不能都呆在兴和城中,大部分部民都生活在城外的草原上。

因为明军来袭,部民们都很紧张,男丁们全都聚集起来,日夜戒备,准备抵挡明军的入侵。

然而随着喀喇沁汗从明军营地归来,带回了和谈的消息,蒙古部民们方才稍微轻松下来。

归附大明,设立卫所,听起来有些屈辱,但对大部分牧民来说,其实没什么区别,只要不打仗,只要家人们能活下去,就好。

不仅普通牧民,便是喀喇沁汗也有些松懈,根本不会想到明军还会进攻。毕竟他已经答应了苛刻的条件,愿意在兴和城设立卫所,答应喀喇沁部从此成为大明的一部分。

夜晚时,因为和明军达成初步和谈,心情变好,喀喇沁汗喝了一坛汾酒,舒服的躺在床上悍然大睡。

直到黎民时分,城外突然响起厮杀声,喀喇沁汗霍然惊醒。

“大汗,明人杀来了,正在进攻城外营地!”有手下士兵匆匆来报。

喀喇沁汗从床上跳下来,几步冲出房屋,就看到城外通红一片,照亮了黎民时的天空,那是无数帐篷正在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