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陛下因何造反 > 第107章 奔袭

盖州连云岛,是一座方圆数里的岛屿,位于盖州清河入海处,距离海岸仅有数里距离。这种岛屿以前有百姓居住,盖州卫还在这里设置过关卡,而现在岛上仅剩下断壁残垣。天启年间老奴在辽东进行了残酷的屠杀,盖州、复州以及更南面的金州,整个辽南半岛辽人几乎为之一空。

而建奴对丘陵起伏的辽南地区也不重视,仅在盖州金州驻扎少数兵马,主要是防止东江军从辽南袭扰。

而现在,空寂的连云岛上却突然多了许多人马,正是从海上而来的曹文诏一千五百骑。

跨海奔袭必须在海边有个基地,因为需要短暂休整,休整的同时要查清建奴粮队经过的准确时间,这距离海岸数里的连云岛便成了极好的休整地点。距离海岸数里,已经是视线以外,便是岛上闹出点动静,也不虞岸上经过的建奴发现。

更何况,在上岛之后,曹文诏便打发海船驶入深海,更不怕被建奴发现动静。

军帐中,曹文诏查看着地图,反复推敲着袭击的细节。就在此时,一条小船靠近了连云岛,从船上跳下一个哨探,一身建奴旗丁打扮,便是头发都剃成了建奴模样,正是锦衣卫派出探查敌情的密探。

“禀告曹将军,建奴粮队将会于明日午时到达牛庄驿。”密探禀告道。

“辛苦了,且先下去休息。”曹文诏脸上露出了笑容。

没想到建奴粮队来的这么慢,在这岛上一呆便是十余日,进攻的时刻终于要到了,曹文诏精神振奋起来。

......

次日上午,凉风吹过空旷凄凉的原野,大地已然一片枯黄,自东北而来的官道上,一支车马队伍正在走过。走在道路中间的是百余辆装满粮食的马车,迤逦数里远,粮队两侧各有数百骑士游弋护卫,正是建奴的运粮队伍。

粮队右侧,固山额真图尔格懒洋洋的骑在马上,享受着正午阳光的照射。在镇江堡接收了这批从朝鲜弄来的粮食,一路上经凤凰城到辽阳,再到这里,已经走了一千多里,眼看着就快渡过辽河到达前线,这趟差事便完成了。

一路所经道路皆在大金国境内,非常的安全,押运粮草只能获得一些苦劳!图尔格其实更希望能跟随着黄台吉去和明人作战,战场才是立功受赏的最好地方!

若是能攻破锦州,那便是无尽的财富,别的不说,抢上十几个明人做包衣,帮自家种地也是极好,若是能抢到一个明人少女,那更是天大的美事!

希望大汗没有攻破锦州,这样自己还能赶上战斗,还能捞到一些好处,图尔格暗暗想着。虽然这样想有些不对,但人不都是自私的吗?若是大汗真的已经攻下了锦州,城中的明人肯定优先分给立功的将士,前线有数万将士,远离战场的自己根本就分不到多少好处。

“额真大人,南面有动静!”就在图尔格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有手下叫道。

图尔格一个激灵,连忙坐直了身子,向南张望。就见南方数里外大团烟尘出现,分明是有大队骑兵正向这里驰来。

“瓦尔楞,你带着几个人迎过去看看,传令下去,其他骑兵集结。”图尔格沉声命道。

这是在大金国腹地,距离明人的锦州还有二三百里远,数万八旗围攻锦州,这里根本不可能有明军出现,更何况这支骑兵是从南面盖州方向而来,盖州那里更是没有明军,想必是派往盖州巡查的己方军队。

故图尔格一点也不紧张,甚至都没有命令车队停下来。

果然,那支骑兵越来越近,在瓦尔楞等人迎上之前,图尔格已经看到了骑兵打着的那面镶红旗。驻扎在盖州的正是镶红旗人马,瓦尔楞顿时放下心来。

突然,有惊叫声隐隐传来,图尔格定睛看去,就见瓦尔楞等人正手忙脚乱的圈着战马,正在往回跑。

“轰轰轰”隐约的铳声传来,瓦尔楞等人纷纷载落马下,然后就见那支骑兵正速度不减的冲了过来。

“敌袭!”图尔格愣了片刻,厉声大叫。

随着他喊声,车队一片慌乱。

不过到底是久经沙场的八旗兵,军事素质非同一般的高,随着图尔瓦的喊叫,骑兵们迅速向着他的身后集结而来。

这次押运粮草,因为是在境内行军,派出护送的军队不多,共两个牛录,六百旗丁。

只不过没想到会遇袭,六百人分得较散,粮队后面的骑兵难以及时赶来,仓促间图尔格能聚集的只有三百余骑。

不过这也够了!看着远处奔袭而来的明军骑兵,图尔格脸上露出了狞笑。

“粮队就地防御,八旗勇士们,跟我杀明狗啊!”图尔格大叫一声,一马当先冲了出去。

双方距离迅速靠近,骑兵对冲,速度很快,弓箭根本派不了多少用场,图尔格及手下根本没有用弓箭的想法,而是纷纷抽出马刀,提在手中,只等着靠近肉搏。

双方距离越来越近,已经能看清对方眉目,图尔格震惊的看到,明军骑兵手中清一色的三眼火铳。

“轰”震耳的声音响起,一蓬蓬弹丸扑面而来,图尔格吓得忙低头躲在马首后。这种三眼火铳射出的弹丸威力或许不足以射穿他身上精良铠甲,但若是轰到脸上,绝对够喝一壶的。

这一躲便来不及挥动马刀,等他再抬起头,又看到一支快要捅到脸上的三眼火铳。

“轰”一声巨响,图尔格就觉得眼前一黑,脸庞仿佛被无数马蜂蜇过,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惨叫,然后便栽落马下。

因为没有时间训练,曹文诏并没有采用刚刚掌握的骑墙战术,骑兵们还是按照惯例,靠着速度和勇气杀敌。

为了迅速解决敌人,曹文诏在出击前便下严令,骑兵的三眼火铳必须在和建奴骑兵近距离时才能开火,这样当然会增加骑兵伤亡,总有骑兵来不及开火便被建奴砍死。但若是能及时开火,三眼火铳近距离的连番轰击,绝对够建奴喝上一壶。

射程太近是三眼火铳的极大缺陷,但近距离的威力,便是建奴骑兵也无法抵挡,毕竟骑兵不可能穿太重的盔甲,否者战马根本吃不消,而一层棉甲或者锁子甲根本不足以抵挡火铳近距离轰击。

果然,双方骑兵对冲而过,图尔格及其手下奴骑被射杀大半,一千五百支三眼火铳,理论上能射出四千五百次,近距离的射击岂是三百奴骑能挡?

当然,明军也付出了百余骑兵落马的代价。对背后那冲过己方阵列的百余奴骑,曹文诏并不理会,而是带着骑兵径直向建奴粮队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