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陛下因何造反 > 第106章 要改的地方太多

朱由检没多做耽搁,安排好各项事宜后,便立刻开拔离开了肤施城。

三个禁卫营为护卫,再加上武学童子营,人数将近万人,同样分出先锋后卫,一路浩浩荡荡向北进发。

朱由检乘坐马车上,看着魏巍远山,以及脚下厚重的黄土地,一时间心神荡漾。这片黄土地以及生活在其上的百姓,在上一世颠覆了他的江山,而这一世,将是大明中兴的根基!天道轮回,一切都是这么不可思议。

归去和来时路线相异,所见情形也截然不同。

来的时候,陕北各地流民遍地,看着经过的大军无论男女都面带惊恐纷纷躲避。而去时,遍地的流民基本消失,途径各村皆有炊烟冒起,途径的百姓不再恐惧大军,反而纷纷迎于道边,主动拿出他们粗粝的食物,犒劳军队。

百姓们脸上面容不再麻木,而是露出了微笑。

生活依然艰难,但好歹能活下去,最重要的有了希望!对带给他们希望的皇帝及禁卫军,他们岂能不心怀感激?

看着百姓们脸上的笑容,朱由检也微笑了起来。自己所做的一切,不就是为了看到这些笑容吗!

百姓们要求如此简单,仅仅是能活下去而已,若是连这都无法满足他们,岂不是活该再上吊一次?

从肤施至清涧,过米脂一路向东北,从府谷渡过了黄河进入了山西。

山西的情形和陕北又不同。陕北的时候,经常看到百姓们在县乡组织下开挖灌溉的沟渠,各县乡忙碌的热火朝天。而山西,只能看到荒芜的田野,路边空无一人,隐隐有倒伏的尸体在沟渠中。王嘉胤高迎祥流民军被从山西赶到草原不久,这里刚刚经过一场大战。

途径的好些村镇皆一片死寂,便是偶尔有百姓出现,看到大军也惊恐躲避。

路上没有遇到几个流民,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逢州过县,官吏们皆战战兢兢,迎驾的乡绅头面人物皆穿破旧布衣,小心翼翼到了极点。供应大军的食物尽善尽美,生怕被挑到一点错误。

朱由检没打算留在山西打土豪,自然也不会为难这些地方官吏士绅,而是好生慰勉了一番,表扬他们在赶走流民军入草原所作的贡献,让这些地方官员皆诚惶诚恐感动不已。

又用了数日,终于到了宁武关前,过了宁武关便是大同镇地界。

看着宁武关牌匾,朱由检想到了周遇吉,命人喊他过来。

“爱卿对这宁武关可有了解?”朱由检问道。

周遇吉道:“臣有所耳闻,听闻宁武关是山西重要关隘,坐落在华盖山上,关城位于内长城上,以二十余里边墙把山西和大同隔开,和偏头关、雁门关共为三关,遮挡整个山西。若是鞑虏南下,即便大同失守,有三关在,鞑虏也无法入晋。”

朱由检赞道:“爱卿博闻强记,真将才也。”

上一世时,周遇吉为山西总兵,在宁武关以数千明军抵御李自成十多万流贼军十多日,杀敌近万使得李自成无法寸进,最终因弹尽粮绝城墙被轰塌失守,周遇吉血战殉国,便是周遇吉的夫人刘氏也带着仆妇上房顶和贼军血战,靠着弓箭杀伤大量贼军,最后被贼军放火烧死。

宁武关之战,是李自成东渡黄河进取京师之役遭遇的唯一硬仗,给流民军带来了极大伤亡,李自成恼怒之下,遂屠宁武,婴幼不遗。

从山西到大同宣府,沿途十几万明军皆不战而降,唯有周遇吉以孤关硬抗强敌死战殉国。

不过这一世,这样的事情将不会再发生,朱由检非常自信!因为那个害死周遇吉的“凶手”,此刻正在自己牢牢掌控中,将永远也没有机会再祸乱天下!

......

肤施城武学内,正在随着一帮新学员走正步的李鸿基重重的打了个喷嚏,心中有些发慌,不由得左右看去,是那个混蛋背后说自己坏话?

“啪”,一条鞭子破空而来,重重抽打在李鸿基背上,痛的李鸿基龇牙咧嘴,连忙站直了身子。

......

过了宁武关,便到了大同镇,宣大总督大同巡抚皆迎接过来,要派出军队护驾,却被朱由检拒绝。

朱由检让他们各回驻地,传令沿途城堡为大军提供饮食即可,并没有进城池修整的打算。而他的决定也让大同官员遗憾的同时也松了口气。

皇帝急着行军无疑使得他们少了圣前表现的机会,但是皇帝不入城也就少了麻烦,更不用害怕以往的错处被皇帝知晓。朱由检在陕北的行为让大同的官员也有些害怕了。

进了大同镇,看到的景象又是不同。大同是军镇,所属百姓都是军户,成年男子大都是士兵或者军余,一路上看到了不少穿着破烂军服的士兵,形容槁枯面带菜色,精神面貌连普通百姓都不如。

有了后世的见识,现在的朱由检知道,这些军户日子过得甚至不如普通百姓,名为军户,其实都失去了自己的军田,沦为了将领们的奴隶,为将领耕种田地,受其欺凌剥削。平时给将领们种地,打战时还要出征被充作炮灰,完全没有任何自由。

将领们贪污粮饷剥削士卒,把贪下来的一部分钱来养家丁,这些家丁花着朝廷的拨付饷银,却属于将领私有,将领调任,家丁也跟随,以至于兵为将有,军制彻底败坏。朝廷每年拨付的数百万粮饷,真正用在普通士卒身上的又有多少?

军制也必须进行改革,看着那些衣衫褴褛的边军士兵,朱由检暗暗的道。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大明积弊重重,要改的地方太多,一切都得慢慢来。

先练好禁卫军,再寻机打赢建奴,携大胜建奴收复辽东之威,才是彻底变革的时候!

想到这里,朱由检突然想起一件事,已经十多日没有收到辽东的战报,战事到底进行如何了,孙传庭有没有毁掉建奴的运粮队?那支从海路奇袭的骑兵又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