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陛下因何造反 > 第89章 朕要看看这刁民长什么样

“闯将兄弟,怎么又回来了?”王左挂笑道。

李鸿基便把点灯子赵胜刚刚做的事情讲了一遍,末了道:“大当家,那点灯子赵胜是读书人出身,善于蛊惑人心,若是这样下去,属下担心谷中会人心动摇啊。”

王左挂不以为然道:“就这点小事,俺派人把他看起来,不让他和其他人接触不就行了,他到底也是举过义的,又受皇帝命令而来,总不能把他杀了吧。”

李鸿基摇头道:“属下不是让大当家杀了他,而是请大当家早做打算。”

王左挂摸了摸后脑勺:“俺不是在考虑吗,闯将兄弟耐心点,等俺考虑清楚再说。”

李鸿基笑道:“不妨让我猜猜大当家您是怎么想的如何?”

王左挂顿时起了兴趣:“那你便猜猜,看俺怎么想。”

李鸿基道:“谷中粮尽,兄弟们忍饥挨饿,大当家自然不愿看着兄弟们受苦,便有心投降官军,可是又有些担心。若投降了,普通兄弟应该能活下去,可咱们这些头领则未必,毕竟咱们造成了不少杀戮,大当家您因而担忧。”

王左挂点头道:“兄弟你真是俺肚里的蛔虫啊,那以你看来,俺该怎么办?”

李鸿基道:“大当家恕我直言,咱们若是投降过去,即便能够活命,也没有什么前途,且看那赵胜,连个一官半职都没混到,还被逼着冒生命危险来劝降咱们。

大当家知道,我以前在驿站当差,见多了南来北往的客商,对眼下大明有所了解。现在的大明,连年都是灾荒,不止咱们陕北,山东河南其他省份也受灾严重,朝廷又要征收辽饷对付关外的后金人,根本没有足够的粮食用来赈灾赈济百姓。所以什么三年免税,什么数十万赈灾粮,恐怕都是欺骗咱们,为的是让咱们老老实实出去投降。

大当家,眼下的大明如同在火药桶上,稍微一个火星下去,各地百姓必然风起云涌,掀起造反举义的大旗,咱们兄弟趁势而起,说不定能做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

大当家,咱们都是做过头领的人,习惯了前簇后拥、发号施令,怎甘心再做回平头百姓任由官吏欺辱?

何不来一场轰轰烈烈,杀他个痛痛快快!当年的陈胜吴广也不过是普通百姓,登高一呼便掀翻了大秦,你我兄弟齐心协力,说不定也能掀翻这个腐朽的朝廷!”

李鸿基言语极具煽动性,说的王左挂心驰神摇。不得不承认,有的人就是不甘心平凡,有些人就是天生的贼头,李鸿基如此,王左挂也如此。

“兄弟,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不想真的投降。”王左挂道,“可是这谷外的明军怎么办?咱们根本就打不过啊。”

李鸿基笑了:“大当家,突围的机会就在眼前啊。”

“兄弟说清楚些。”王左挂催促道。

李鸿基道:“既然朝廷派人招降,咱们便假做投降便是。等到出谷后,兄弟们修养一阵,避开官军风头,再举义便是。眼下陕西到处都有人举义,谷外明军是皇帝身边禁卫,岂会一直留在这宜君县?等他们开往其他地方平乱,咱们再举起反旗,这陕北官军太多,咱们便渡过黄河进入山西,然后南下河南挺入中原,把这大明闹个天翻地覆!”

王左挂激动的一拍大腿:“好,就这么办!”

“大当家,即便假意投降,咱们也得装的和真的一样,不妨如此如此......”李鸿基低声说道。

第二天一早,点灯子赵胜便被带到王左挂的帅洞,王左挂亲自宣布,愿意投降皇帝,但是......

“赵胜兄弟,俺们也不能平白就投降,俺有三个条件,你带回去给皇帝听,答应了咱们就投降。”

“第一个条件,投降后皇帝不能找后账,以前俺们所作的一切都一笔勾销,既往不纠。

第二个条件,兄弟们大都是宜君农民,咱们也要分田分地,不能随意役使俺们,不能把俺们弄到军中当炮灰。

第三个条件,俺们这几个当家头领,得妥善安置,俺们不求高官厚职,但怎么也得给个千户百户当当。

就这三点要求,过分的一个也没有,对皇帝来说轻而易举,只要皇帝肯答应,咱们便出谷投降。”

赵胜点点头:“王大当家放心,我这便回去禀明陛下,相信陛下一定会答应的。”

赵胜来时骑的骡子已经被杀掉吃肉,王左挂又让人寻一条瘦驴来,让赵胜骑上,亲自把赵胜送出了凤凰谷。

卢象升听了赵胜转述后,命人立刻骑快马去清涧县请示皇帝。

......

“会不会有诈?”得知王左挂的要求,朱由检狐疑的问道。

洪承畴道:“陛下是担心流贼诈降?”

朱由检点点头,就是这么想的。这些流贼的狡诈,在上一世的时候朱由检便深有体会,无论是李自成还是张献忠,都曾经投降朝廷,可转过眼后便继续造反,让剿贼大业毁于一旦。

陈奇遇和孙传庭都曾把流贼打的差点覆灭,最终却功败垂成。而现在,那李自成,不,现在还叫李鸿基,那李鸿基就在王左挂军中,让朱由检如何不担心有诈。

洪承畴笑道:“这很好解决啊,先诱使其出来,设法把首领和其部下分开便是,不就是给个千户百户吗,发配其到榆林军中,使之远离陕北,哪怕其贼心不死,也无可奈何。”

朱由检也笑了,也是,眼下自己占据绝对主动,还怕什么流贼诈降?

“好,就这么办!不过流贼中有一个叫李鸿基的,这个人要弄到清涧来,朕要亲自看一看!”朱由检吩咐道。

洪承畴愣了一下:“这叫李鸿基的有什么特殊的吗?”

朱由检摇摇头,没有回答。特殊,当然特殊了!就是这该死的家伙,在上一世覆灭了朕的大明,逼得朕杀掉公主逼皇后自尽,然后在煤山上吊啊!

朱由检又不是网络上那些圣母,上一世的怨念哪能轻易消失?哪怕现在不杀李自成,他也要看看这个坏了自己江山的刁民到底长什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