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陛下因何造反 > 第77章 陛下万岁万万岁

一个堂堂举人,就这样当着数万人面被当场砍头,很多人都惊呆了,被押在台下一边等着审判的其他士绅一个个吓得魂不附体。

“好啊,杀得好!”

台下的俘虏们却高声叫好,一些俘虏拼命往前挤,想从滚落的人头上扯下几片肉。却被一旁的禁卫军士兵厉声喝止。

一个又一个士绅被拖上高台,被当场宣读其罪恶,犯下杀人草菅人命者无不被判斩立决,被刽子手斩杀当场。人头滚滚而落,鲜血流淌成河,而台下的俘虏们却毫不在乎,纷纷疯狂的叫着好。看着世世代代欺压他们的士绅老爷们被处死,心情是格外的舒畅。

整个清涧县,有举人功名的士绅便有近十个,无一不是罪行累累,没有一个不欺压良善霸占田地。这里士绅如此恶,当然也有环境的因素,陕北土地贫瘠,没有商业环境,士绅们要想自己过得好,只有依仗身份拼命压榨百姓。

所有士绅都被当场处斩,其钱财粮食一律充公,昔日霸占的田地归还原来主人。他们家中那些仗势欺人的豪奴家仆,也都受到了应有的处罚。每一份判决书读过,都引来阵阵叫好。

士绅们之后,是对恶吏们的审判。昔日那些作威作福的官府吏员和衙役们,纷纷被押上高台,宣判他们的罪恶。

这些恶吏最是可恶,昔日里欺压百姓最狠的就是他们,依仗官府身份胡作非为,勾结士绅上下其手,利用征税机会修改账目肆意追索,收授贿赂草菅人命,一个个罪行累累,鲜有清廉者。

罪大恶极的当场处死,罪稍轻者抄家流放,全县所有官吏,无罪者不足一掌之数。

看着这些昔日耀武扬威的官府官吏被打倒,被欺压过的百姓们阵阵叫好。

不是所有被抓的人都有资格押上高台,那些士绅家豪奴,那些普通的衙差,根本就没有这种资格。能被压上高台审判的也就区区数十人,然而即使这样,整个审判也用了两个多时辰,不过台下的俘虏和百姓们却没人感到疲惫。

当清涧知县彭佑民被押上高台时,气氛达到了顶峰。

“清涧知县彭佑民,在清涧为官两年有余,包庇豪门富户,贪墨赈灾粮食,违抗陛下免税之旨,擅自摊派税银,驱使衙役官差恶意追索收税,以至于惹出民乱。据查,其做清涧知县两年,贪墨贿赂合银一万八千两之多。犯下欺君不敬贪墨等重罪,按照大明律,处以斩立决,其家男丁流放三千里,女眷打入教坊司为奴。”

彭佑民跪在台上听着,身躯不由自主颤抖起来,心中再无一丝侥幸。

“陛下,罪臣有话说!”在被拉往台边处斩前的一刻,彭佑民突然挣扎着凄声喊道。

“堵上他的嘴。”许显纯一挥手,拖着彭佑民的锦衣卫便把一块破布往他嘴里塞去。

“慢,让他说!”朱由检突然阻止道,他倒想听听,这县令临死前还有什么话。

“陛下,罪臣固然有罪,可也有守城护民之功啊!”彭佑民冲着朱由检连连磕头,凄声叫道。

朱由检淡淡道:“守城固然有功,却也不过是你职责本分,根本抵充不了你犯下的罪过。”

彭佑民努力仰着头:“臣是有罪,不该不顾朝廷下发免税圣旨,擅自向百姓收税,可是不收税如何支付县里官吏差役们薪俸?再说不止我清涧一县这么干,整个陕西十多个府,上百个县,哪里不是如此?

陛下,您今日杀光了清涧县官吏,难道还能把延安府、把陕西布政使司所有官吏都杀光吗,那谁还帮您牧民?”

苦读了二十年,好不容易考上三榜进士,外派到如此贫瘠的地方当县令,才两年时间便落得如此下场还危及家人,让彭佑民如何甘心?他自问相比其他官员,已经够清廉的了,对皇帝的处置并不心服,临死之际,也豁了出去。

朱由检冷冷一笑,厉声道:“敢欺君虐民者,只要朕查知,有一个朕便杀一个,哪怕杀光延安府,杀光陕西布政使司,甚至杀光整个天下!当年太祖时敢贪污六十两便剥皮宣草,二百年过去了,是天子的剑不快了,还是朝廷对你们这些贪官太好了?

若非你们这些无耻贪官,天下何至于这个样子,朕的百姓何至于铤而走险?

彭佑民,你苦读圣贤书,考举人中进士,名为佑民实则残民!圣贤书可教你欺君,圣贤书可教你贪赃枉法?

眼下临死之际,竟然还有脸问朕,可知耻乎?

只要谁人为朕牧民?难道离了你们这些贪官,朕便找不到牧民之人,这大明便不运转了不成?”

彭佑民被说的无言以对,只是喃喃道:“千里做官只为财,这天下这么多官谁不是如此?”

直到临死之际,他也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只感觉自己倒霉遇到了民变罢了。

随着彭佑民人头落地,场中寂静了下来,数万人看着那喷血的无头身躯,一个个都感到震惊。这可是堂堂县太爷,就这样被一刀斩杀了!

皇帝竟然如此的刚!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不管是那被俘的乱民,还是出城观看审判的百姓,都不约而同跪了下来,向朱由检发出真心的呼喊。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喊声越来越大,越来越齐。这些无依无靠只能任人欺压的百姓,第一次感受到了天子圣明、皇恩浩荡!

过去的屈辱,都是那些劣绅和恶吏造成,是他们蒙蔽了陛下,是他们残害百姓!现在圣天子终于察觉,听说了民间疾苦,不远数千里来到陕北,为他们除掉劣绅恶吏,为他们伸冤报仇!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呼喊声越来越大,响彻云霄!不仅那些百姓,便是连禁卫军士兵们也都跟着高声呼喊了起来。

这一刻,朱由检的威望,在这陕北大地达到了顶峰!

看着台下跪拜呼喊的万民,朱由检第一次感到,一切尽在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