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陛下因何造反 > 第62章 戴了顶有颜色的帽子

其实常五冤枉了许显存,这事要怪还是应该怪朱由检。朱由检并不知道李自成这个名字并非其本名,而是后来所取,现在李自成应该还叫李鸿基。

当然也不能怪朱由检,主要是这帮流贼一开始造反的时候害怕牵连族人,大都取了绰号或假名。比如李自成刚造反时便自称闯将,后来高迎祥被杀后接管了高迎祥部分手下,又自称闯王。攻下西安府建立大顺后,方才改名李自成,而李鸿基这个本名知道的人很少,朱由检又如何知道?

现在,常五便很愤怒,破口大骂许显存。

骂过之后有心一走了之,但又不敢,害怕回北京后被许显存处罚。自己这个锦衣卫校尉虽然油水不多,但好歹能够养家糊口,若是丢了这份工作,家中妻儿老小就得喝西北风。

想了想后,常五耐下心来继续打听。

“兄弟,你们驿站真没有叫李自成的?”常五拉住一个年轻驿丁继续问道。

被他拉住的驿丁二十来岁,身高背挺,手长脚长,就是脸色有些蜡黄,一看便是营养不良造成。

年轻驿丁明明已经很不耐烦了,却不敢得罪常五,陪着小心道:“官爷,真的没有,小人在驿站当差一年多了,这驿站满打满算也就七八个人,根本就没有您找的李自成。”

常五失望的松开手:“难道是弄错了,对了,兄弟你叫什么啊?”

“俺叫李鸿基,官爷您要没什么事的话,俺还要去喂马。”说着拱了拱手,径直离开了。

常五没精打采的吃过饭菜,正要回房休息时,看到驿丞从身边经过,便又问了一次。

驿丞五十来岁,满脸的皱纹,摇了摇头:“下吏在这驿丞干了半辈子,就没有听说过李自成这么名字,眼下驿站就七八个人,姓李的也只有一个而已。”

常五躺在床上唉声叹气,越想越觉得被许显存那王八蛋耍了,可就这么回去又不敢。

“可是没道理啊,折腾老子对他许显存有什么好处?难道是许显存记错了名字?或是这李自成的家人在驿站当差?这驿站就李鸿基一个姓李的,难道是李鸿基的家人?”常五胡思乱想着,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腾”的一下从床上坐起,转身便出了屋子,找人打听那李鸿基去哪里了?

“李鸿基啊,刚刚喂了马说是有事回家一趟,走了没有一会儿。”一个驿丁说道。

“他的家在哪里?”常五连忙问道。

“就在向西三里外的太安里李家站,你要是快些的话能追上他。”那驿丁好心的道。

常五点点头,转身回了房间,背上包裹,提起了长刀。杀了人后这驿站就没法住了,得赶紧离开。

李鸿基并不知道被人盯上了,他兴高采烈的走在回家的路上。若是按照历史正常发展,此时的李鸿基已经失业,正处在借贷度日的艰苦阶段。不过这一世的朱由检没有裁撤驿站,李鸿基日子还能过得下去,自然没有生出造反心思。

他刚娶妻子不到一年,正处在恋奸情热阶段,只是经常要在驿站值班无法回家,害得妻子独守空房,今天给驿丞说了无数好话,才给他半天假,正好回家和妻子韩金亲热一番。

满脑子精虫上头的他并没有注意到,村里人看他都有些异样,兴冲冲回到家里,却发现大白天的屋门紧闭。

“金儿,我回来了!”李鸿基推门时,门却被从里面上了根本推不动,便大力敲门。

屋里面传来了惊叫声,仿佛还有男子在低声说话,然后是窸窸窣窣的声音,李鸿基愣了,仿佛被浇了一盆冷水,心中的旖旎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满腔怒火。

转身拿起竖在墙上的木棒,用力一脚踹开了房门,然后便看到一对衣衫不整的狗男女正满脸惊慌。

“盖虎!”李鸿基紧咬着牙,冷冷说道:“很好,你竟然欺负到你老子头上了!”

盖虎是村里的无赖,平日里横行惯了,被捉奸了也不十分惊慌,满脸赔笑道:“黄娃,这事可怪不了我,谁让嫂子长得这么水灵呢,不过你放心,兄弟会补偿你的。”

“去死吧!”李鸿基怒喝一声,一棍便砸了下去,盖虎惊慌一挡,咔嚓一下一条胳膊断了。

“当家的不要,”韩金儿扑了过来,一把抱住李鸿基的腰,“当家的,是我不好,我对不起你,可是不能杀人啊,杀人是要偿命的!”

“老子今天就要杀了你们这对狗男女!”李鸿基怒吼着,用力去掰韩金儿的胳膊。

盖虎趁机便往外跑,边跑还边喊:“狗日的李鸿基,你竟然打折了你爷爷胳膊,我这就去找我姐夫,让他派人拿你进大牢!”

盖虎的姐姐嫁给了隔壁村的艾举人做妾,这也是盖虎平日里横行霸道每人敢管的原因。

“王八蛋,我连你姐姐和艾举人一起杀!”李鸿基用力掰开韩金儿的手,正要追赶时,却又被韩金儿抱住了大腿!

“当家的,咱们惹不起他们啊!”韩金儿仰着洁白的脸蛋,凄婉的道。

“贱人!”看着妻子这张漂亮的脸孔,想想她刚刚给自己戴的帽子,李鸿基只觉得怒火直冲脑门,提起木棒重重的砸了下去,正砸在韩金儿头上。

“当家的......”韩金儿叫了一声,便倒了下去,鲜血从头顶泊泊流淌,很快淌了一片。

“金儿......”见了血,李鸿基愣了一下,下意识去探韩金儿鼻孔,却感受不到一丁点呼吸。

怒火瞬间从脑中消失,剩下的是极度的惶恐。杀人了,自己杀死了自己妻子!李鸿基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小叔!”就在此时,李锦得信跑了过来,一眼便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韩金儿。

“锦儿,我杀人了!”李鸿基喃喃说道。

李锦厌恶的看了地上韩金儿一眼:“这等贱妇就该杀。不过小叔,你不能呆在家里了,得赶紧跑。”

“跑?往哪跑啊?”李鸿基茫然道。

“咱们投军去,官府不敢到军队抓人!”李锦断然道,“我和你一起去,反正在村里给人干活累死也吃不饱肚子,我又一个人无牵无挂。”

李鸿基回过神来:“好,就这么办!”

当下收拾了行李,提起墙角的一杆长枪把行李挑在背上,随着李过便离开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