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陛下因何造反 > 第40章 京营大换血

崇祯元年的朝堂,比朱由检上一世和谐了很多。

上一世的朱由检对内阁阁老们阿附阉党非常不满,借着东林党弹劾阉党之际,对内阁来了个大换血,四位阁老全部下台。

然后为了争夺内阁及六部阉党留下来的位置,朝堂之上整日里刀光剑影明争暗斗,掀起了激烈的党争,便是东林党内部也是你争我夺,以至于众多的国事因此耽搁。

而这一世,经历了亡国、经历了生死的朱由检,已经成熟了很多。他用人已经不再仅凭心中好恶,也不在看其是名声极好的清流还是名声很差的阉党,而是一切以朝堂稳定为基础。

所以到目前为止,除了六部换了一轮外,内阁四位阁老都安然无恙。有四位阁老在,国事自然一切运转正常,也省了朱由检很多事。

诺大的大明,十三省土地亿兆百姓,每天都有事情发生,无数的奏疏飞往内阁,再送到内宫,若是每一份奏疏都认真去看,还会和上一世一样,整日埋头在奏疏的海洋中,根本没时间没精力思考其他事情。

所以,朱由检改变了策略,在过年后他重组了司礼监,除了随身的王承恩以外,又设立六个司礼监秉笔太监。每个秉笔太监分别对接六部中的一部,负责先过一遍奏疏。这些奏疏都已经经过内阁的批阅并给出了处理意见,若是没有太大问题,就由该秉笔太监直接披红,再交由掌印太监刘若愚盖印。

司礼监太监都是从小进宫在内书堂读书,很多太监学问非常好,甚至不比那些进士们差,而司礼监又是协助皇帝处理国事的地方,耳濡目染下,这些秉笔太监能力并不差。像魏忠贤那样大字不识却能当上秉笔太监提督东厂者实在是异数。

只有非常重大的国事,奏疏才会送到朱由检面前,由他御览批阅。

权力下放,朱由检每天的时间多了不少,有足够的精力关心最重要的事情,譬如禁卫新军,譬如兵工厂、科学院。

兵工厂的工匠们辛苦了两个多月,到三月份时,已经打制出鲁密铳两千余支,虎蹲炮一百门,佛郎机子母炮八十余门,另外还有一窝蜂、飞天神龙等各种火箭火器若干。这些武器,已经足够装备数千新兵。

西苑的禁卫新军又经历了两个月的队列军姿训练,严格的训练使得他们具有极高的服从性和集体意识。不管个人武技但从整体面貌来看,他们俨然是这个时代精神面貌最好的军队!这可不是自夸,而是京师百姓对他们的印象。

朱由检也并非整日把他们拘在西苑中训练,而是每十日会休整一天,他们可以出去在城中逛逛买些私人物品。然后京师百姓们便非常惊讶的看到一支完全不同军队。

禁卫新军士兵上街,从来都是穿戴整齐,三人一列两人一行,便是逛街也保持着整齐的队形,从来不会出现京营兵那副懒散吊儿郎当的样子。禁卫新军士兵买东西从来都是照价付钱,从不会强买强卖,更不会抢夺百姓财物。

仅仅数月的时间,他们便赢得了京中百姓交口称赞,直把他们和前宋“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掳掠”的岳家军相比!

当然禁卫新军有如此军纪,一是因为朱由检对他们的要求,朱由检完全是按照脑海中几百年后那支军队打造;再就是卢象升给军中定下的严格军法,这些军法条例足足有四五十条之多,每条都需要死死背下,触犯任何一条都会受到严格惩罚;当然最重要的是,每个禁卫士兵能吃饱穿暖,腰包里都有丰厚的饷银,而皇帝亲军的身份又给了他们极高的荣誉感,再加上本身大都是淳朴的农民,能有如此表现也是理所当然。

朱由检曾经趁着禁卫新军休假的时候数次微服出宫,亲自观察禁卫军的纪律,有一次甚至带着负责整顿京营的李邦华一起。

看到的结果让朱由检眉开眼笑,也让李邦华非常沮丧,和禁卫军相比,京营兵表现的实在是一塌糊涂。

在李邦华的整顿下,京营其实已经好了很多,按照兵册除掉了大量空额,清除掉那些冒饷者,共整顿出兵员七万两千余人。原来兵册上总人数十二万多,将近一半被吃了空饷。光是剔除掉吃空饷冒饷者,便为朝廷每年节省下数十万石的钱粮。

然而这七万余人,大半都是老弱人士,好些人白发苍苍已经四五十岁,还有好些人瘦弱的风一吹就能吹倒,真正能用的青壮顶多有三万人。

昔年号称二十万京营,现在只有三万可用之兵,其中大部分都是兵油子,这便是京营现在的状况。

虽然心里早就知道,当再一次看到这种情形时,朱由检还是忍不住怒火万丈。每年耗费百万钱粮的京营,已经没有了一战之力!

然而这种情况又能怪谁?怪那些贪污军饷吃空额的勋贵?还是那些奴役京营士兵占用京营马匹的朝廷高官?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京营积弊如此原因也实在太多。好在禁卫新军已经成营,让朱由检有了底气。他当即下令,罢免原先所有京营将领,游击以上的统统罢官!不管这些人是公侯,还是出自公侯嫡系子弟!

若是以往,朝廷大举对京营动手,而且动作这么大,非得闹出乱子不可,兵变也不是不可能的事。这也是上一世,哪怕知道京营烂到家了,朱由检也不对京营大动干戈的主要原因,非不愿,实在是后果太严重。当时的他只能以腾骧四卫为基础组建勇卫营,不敢让勋贵领勇卫营,而是由御马监管辖。

而现在,西苑有一万禁卫军镇着,其中一半禁卫军已经装备上最先进的火铳火炮,朱由检再无任何畏惧。

而京营大动干戈之时,也没人有胆子跳出来叫嚣。兵变,更是想都不敢想。许显存的锦衣卫阴险狡诈,西苑的禁卫军精锐犀利,天子脚下,没人敢冒着杀头灭门的危险。

原本吃兵饷喝兵血的军官被罢免一空,罪恶深重的被发配到辽东军中,取而代之的是一大批刚刚被录取的武进士。

又哪来的武进士?刚刚录取的!

崇祯元年二月,三年一度的会试已经结束,共录取了三百名进士。而在万众瞩目的进士会试之时,武举会试也在低调进行,录取的武进士人数更多,达到了五百有余。

朱由检便把这些武进士统统放到了京营,取代原来的军官,来了个彻底的大换血,让李邦华以这些武进士为骨干,重新编练京营。

当然勋贵们也需要安抚,朱由检把柳绍宗、李国帧等二十多个勋贵子弟都放在了京营,皆担任中高级军官,当然直接任总兵副将那不可能,除非以后他们立下大功。李国帧这些人经过了严格的操练,带兵能力不说,最起码有了军人的样子。

至于他们的父辈,原来在京营任职的勋贵们,如襄城伯李守锜等,皆打发到了五军都督府任闲职。

京营的阻力皆已经除掉,朱由检只希望用上一年多时间,京营能恢复一定的战斗力,至少要有据城而守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