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陛下因何造反 > 第30章 胆气不足者不可用

雷时声愣了一下,万没想到自己一句客气话,对方竟然当了真,这他妈脸皮比自己还厚啊!

“兄弟,官老爷这不让等着吗,不敢离开,改日,改日再说。”雷时声忙不迭的说道。

“别介兄弟,改日你入了营再见面就难了,相约不如偶遇,就今天吧,你看那边便有人卖馄饨,还有人卖炊饼,咱们自己人也不用太客气,随便吃点就行。”这人拉着雷时声的胳膊,热情万分的道,大有不请吃饭就不走的架势。

“被选中的,去庙后吃饭了!”就在此时,一个涿州差役高声喊到。

雷时声如蒙大赦,用力把胳膊抽了出来,“官老爷召集咱们了,兄弟你要是不嫌弃,咱家一起去庙后吃点吧,我请你。”

那人看了不远处的差役一眼,遗憾的道:“我就不去了,没有竹牌怕要被赶出来......”

官府提供的饭食很简单,就是用小米熬的粥,不稀也不算稠。

雷时声没滋没味的喝了一碗,便放下了筷子。他在张举人家里虽算不得吃香的喝辣的,伙食着实不错,而且张举人的小妾还经常偷着送给他好吃的,这样的稀粥根本看不上。

李重镇却一连干了四碗,要不是那打饭的差役直翻白眼,他肯定会再来一碗。

吃过饭后,日头已斜,选兵已经告一段落。没被选中的都走了,留在城隍庙的还有千余人。

有差役过来,呼喊着,让这些人站起来集合,然后带他们去通往涿州城的大路上站着。

“都好好站着,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乱动!听到了没有?”那差役厉声吼道。

“知道了。”

“听见了。”

被选中的千余壮丁乱七八糟喊着,在官道乱糟糟站了好大一片。

“建斗兄这是做甚?”

城隍庙外,看壮丁们站了好一会儿,卢象升也不发话,就让他们在那站着,黄炯忍不住问道。

卢象升微微一笑:“子明兄等着看便是。”

又过了一会儿,地面微微颤动,涿州城方向有大团烟尘升起,向着城隍庙这边快速移动,那是大队的骑兵,正在向着这里高速冲来。

“建斗兄,他们这是?”

黄炯颤声问道,他已经看出,那是卢象升带来的锦衣卫缇骑,人数也不多,只有百骑而已。

然而百骑散开奔跑,犹如千军万马一样,气势骇人至极!

“都不要乱动!”那差役对着选中的千余壮丁高声喊到,自己却飞快的后退回了城隍庙。

骑兵跑的越来越快,距离越来越近,一股杀气扑面而来,骇得这些壮丁人人脸上变色。

“妈呀!”终于有壮丁忍受不了心中的恐惧,屁滚尿流的逃了出去。

一人逃跑,更多的人跟随,一下子数百人呼啦啦跟着就跑。

“阿镇,快跑!”雷时声惊的脸色发白,急声对李重镇道。

李重镇一把拉住雷时声,使劲摇摇头:“当官的让咱们老实站着不让乱动。”

“你个傻子,那是骑兵啊,被撞到就没命了!”雷时声吼道,就要挣扎开去。

然而李重镇力气远比他大,无论如何都挣脱不开。

“吃人家的饭,就要听人家的话,雷子,逃不得!”

李重镇也吼叫道。

他的周围,很多壮丁本来要逃,听了他的话后犹豫了一下,又留了下来,胆战心惊看着骑兵冲来。

骑兵越来越近,眼看着就要撞了过来,李重镇张开了双臂,冲着骑兵大声吼叫:“啊啊啊......”

这吼叫如同闷雷一样,甚至压过了马蹄声,冲来的骑兵好像怕了,纷纷拉开缰绳,战马堪堪从李重镇等人身边掠过,冲下了大路,冲到了野地里。

“啊啊啊......”李重镇仍在吼叫着,浑身肌肉贲起。

雷时声紧闭着双眼,脸色刷白。

骑兵队从野地里绕过壮丁,来到了城隍庙,齐刷刷的下马,单膝跪在卢象升面前,异口同声的道:“拜见兵宪大人!”

卢象升微微颌首:“辛苦了,都起来吧。”

众骑兵唱了一声诺,牵着战马站在了卢象升身后。

看着精锐的百余缇骑,再看看身穿四品大员绯袍的卢象升,黄炯心中暗自叹息,大家都是同科的进士,差距是越来越大了。

看来自己以后也得多把精力用在政务上,做出些政绩才是,青楼?本老爷暂时不能再去了,姑娘们,再会吧,唉......

卢象升并不知道黄炯心里想着什么,只是把注意力放在那些壮丁身上。

被骑兵吓得逃跑的壮丁们看到冲来的并非敌人,一个个的又扭扭捏捏的回来了,却被一帮差役阻拦在外围。

“胆气不足,不足用也!”卢象升摇头道。

千余壮丁,还站在原处的约有一半,已经让他颇为满意。

不管是听从命令不敢逃跑,还是害怕得跑不动,这些壮丁能留在原地,已经是胆色过人,这才是卢象升心目中的士兵人选。

“建斗兄,那些壮丁不要了吗?”黄炯这次看出了些眉目。

卢象升点点头:“当兵最重要的是胆气,胆气不足遇到强敌便会临阵而逃,一人逃跑带动一片,从而拖累全军,这样的人再身强力壮武艺高强,也不足取。”

“若是建斗兄之军练成,必将天下无敌!”黄炯叹道,数千青壮只选了五百余人,挑选士兵如此严格,让黄炯为之感叹。

卢象升传下令去,这些没有逃的壮丁都被录取,每人分发十吊钱的安家费,五日后再来城隍庙集合,会有人带他们去北京城。

“子明兄,就此别过了!”卢象升骑在马上,向着黄炯拱手告别,他要前往房山县,继续募兵。

“建斗兄,募兵之事让精明能干的手下去做便是,何必来回奔波操劳。”黄炯劝道。

卢象升道:“陛下欲练新军,把重任交付与我,象升不愿让陛下失望,只能事事亲为。”

“建斗兄,一路保重!”黄炯依依惜别。

接下来到时日,卢象升辗转在京畿各州县之间,每县挑选数百千余新兵不等,用了一个多月时间,共招募了一万壮丁。

天启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卢象升带着最后一批招募的士兵,回到了阔别一个多月的北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