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陛下因何造反 > 第20章 东林党别想再回朝堂

觐见的第二天,卢象升便离开了北京,前往良乡等地,去招募新兵去了。

北京城内虽然有数十万人口,但按照朱由检的意思,士兵一定要从憨厚的农户中选拔,城市的百姓太过油滑不适合当兵。卢象升也看过戚继光的兵书,明白这个道理,便不辞辛苦的去京畿各县募兵。

卢象升走了,武举新考中的三百武进士们正在西苑,由许显存带着那帮勋贵子弟们对他们进行军训,朱由检现在也没有心思去见他们。这帮武进士是当做基层军官来用的,新军招募来后,会把他们和新招募的士兵编制成营。而现在,这帮武进士必须经过和勋贵子弟们一般严格的训练,甚至要更严格几倍。这样他们自己带兵训练时,才有方可循。

训练这帮武进士的任务就交给了许显存,驾轻就熟之下,又有那帮勋贵子弟帮衬,足以胜任。许显存每天傍晚都会进宫报告训练的情形,朱由检有什么新的点子也会吩咐他去施行。

招募士兵编制成营是一方面,另外还有士兵的军装,武器装备,战马车辆等等,从有到无涉及的事情非常繁杂。这件事朱由检又不准备让兵部和五军都督府的人插手,很多事情都得亲为。总而言之,组建一支新的军队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心急不得。

关心禁卫新军之余,他还得操心国事,虽然他已经尽可能的放权给内阁,一些小事已经不再过问,但很多事情还是不得不亲自决定。

一直不上朝也不行,那不是一个合格的皇帝,更何况现在的朱由检年轻精力充沛,又不愿浪费时间在玩乐上,上一世十多年养成的习惯,真让他一直不上朝他自己都受不了。

故,朱由检规定,每三六九为常朝,他会上朝处理事务,三品以上的京官,再加上督察院御史及各科给事中,参与朝会。

至于其他时间,若是内阁不能决定,朱由检会在乾清宫暖阁召见所涉及到的大臣进行商议。

天启七年十月二十六日,常朝。

朱由检坐在御座上,听着大臣们禀告近来发生的事情。

户部左侍郎苏茂相启禀:“臣负责核查京营粮饷,京营一年的粮饷是三百万石,然而现在京中和通州的粮仓加起来才有粮食二十七万石,不够剩余两月所用,还请陛下定夺。”

朱由检皱眉道:“京营到底有多少兵,怎么消耗这么多粮饷?”

苏茂相道:“这个要问京营总督李伯爷了。”

李守琦连忙出班回禀:“回陛下,现在京营名册上共有兵员十八万两千四百二十七人。”

朱由检微微点头:“襄城伯当这个京营总督果然称职,这么有整有零的数竟然能记得住。”

李守琦擦了擦额头的汗珠,讪笑道:“臣记性还是可以的......”

话未说完,李邦华一声冷笑,走出了班列:“襄城伯的记性果然好,可是本督在京营数日却感受不到,大部分营房兵员不足半,其他人去了哪里,还请李伯爷教我?”

李守琦脸色大变,吞吞吐吐道:“京营十日一操,很多士兵回家不在营中也是有的......”

李邦华咄咄逼人道:“真的如此吗,可是据我观察,名册上大部分人根本不存在,会操时出现在校场人数虽然比平时多一些,可很多人根本不是名册上人,分明是冒名顶替。”

说着李邦华面向朱由检:“陛下,臣请彻查京营,按照兵册核点实际人数,凡是冒名顶替,冒领军饷,一律予以剔除。”

“陛下......”李守琦急了,连忙叫道。

朱由检摆手制止了他:“襄城伯,还是听李侍郎把话说完。”

“陛下,这是臣连夜拟就整顿兵营之策,请陛下御览。”李邦华取出一份奏疏,双手高高捧起。

王承恩走下御阶,从李邦华手里接过奏疏,转身上来放在朱由检面前。

在朱由检查看奏疏之时,李邦华开始述说奏疏内容:“臣整顿的方法共有九项,一是严查占役、虚冒,核定实际兵额,二是改变操练方法,改十日一操为三日一操;三是慎选将吏,京营太多将领靠荫萌上位,毫不知兵;四是改造战车,以利于野战,五是精制火药......”

李邦华详细的解释着,殿中好些勋贵脸色越来越苍白,按照李邦华的改法,他们在京营的利益将会丧失殆尽。其间他们多次想开口,看看皇帝的脸色却又不敢发声。皇帝虽然年幼,却手段狠辣,魏忠贤那么大的势力顷刻间便倒了,这让他们如何不胆寒。

好些勋贵把目光看向了站在武将首位的英国公张之极,张之极却只是稳稳的站着,目光看向殿顶,仿佛房顶上有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

李守琦幽怨的看了张之极一眼,在李邦华奏完赶忙开口:“陛下,臣以为李侍郎所言有待商榷,京营情况复杂,不宜大动干戈......”

朱由检面无表情的道:“情况复杂,有多复杂?襄城伯,朕只问你,现在的京营能打仗否?眼下辽东战事紧张,京营可能赴辽东增援?”

李守琦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这,陛下,设立京营的目的是为了拱卫京师......”

朱由检冷笑道:“然而成祖之时,京营可不是只拱卫京师!京营将士,论饷银远超边军,理应为天下精锐,若是连一战都不敢,朕要京营何用?每年耗费数百万石粮饷,朕不想只养了一帮废物!整顿京营势在必行,朕不想看到任何阻力。襄城伯,既然你不愿促成此事,那就去五军都督府呆着养老去吧,京营的事不要再管了!”

李守琦脸色苍白,嗫嚅着说不出话来,他没想到朱由检如此干脆,一句话就把他这京营总督给罢了!

李守琦都被免了,其他勋贵自然更不敢说话,一个个噤若寒蝉。

“京营的事情就这样吧,由李邦华全权负责整顿。督察院派出二十名御史,全力配合李邦华。”朱由检道。

最近这段时间,攻击阉党的声音消停了一些,可是督察院的御史们却不肯罢休,很多人甚至把矛头对准了内阁黄立极等阁老,让朱由检很是不爽。现在的他,只想看到朝堂稳定,不愿党争再起。

既然这些御史不肯罢休,那就给他们找些事做,免得惹人厌。

随着朱由检的话,整顿京营的事情确定下来,李邦华满意的退回队列。

户部左侍郎苏茂相却还未罢休:“陛下,万历年间,锦衣卫小旗以上官员只有一万七千七百六十多人左右,后来不停的增加,现在已经有三万六千三百六十人,户部每年要多支出二十七万石粮饷,臣请裁掉无用之人以节省国库开支。”

苏茂相话未说完,很多人对他怒目而视。因为他的话牵扯到很多人利益。

大明有萌官的传统,皇帝一高兴,便会赏赐某官的子侄锦衣卫官职,这种锦衣卫职位只是虚领并非实职,钱粮却是按照品级领一点不少,而且很多还是能够世袭。这也造成了隶属于锦衣卫的官员一年比一年多。

便拿在场的朝廷大员来说,哪个家里都有一个两个的锦衣卫萌官,很多还是世袭,光拿钱不干活。

一想到朝廷养了这么多只拿钱不干活的人,朱由检也非常心疼。三万多锦衣卫官员,其中大半都是萌官,每年要耗费掉数十万石粮食,足以供养数万大军!

“准奏!”朱由检不假思索的道,“眼下国事多艰,户部空虚,当节俭钱粮。自今日起,锦衣卫萌官官身还在,只是不再支领钱粮。”

殿中很多大臣脸色缓和了一些,事实上很多人不太在意每月两石三石的钱粮,更在意的是官身,官身还在就好。

苏茂相终于满意的退了回去,礼部给事中瞿式耜站了出来,禀奏道:“眼下阉党倒台,昔年间很多被阉党迫害的官员理应召回朝廷。”

瞿式耜话一说出,殿中很多人响应。站在文官首位的黄立极不安起来,频频看向朱由检。

朱由检沉吟了一下:“你指的是哪些人?”

瞿式耜道:“譬如原内阁大学士韩旷,原礼部右侍郎钱谦益。”

朱由检心中冷笑了起来,看来东林党还是不肯罢休啊!

朱由检没有直接作答,而是看向了站在班首的黄立极:“不知元辅怎么看?”

黄立极身体一震,知道该自己上场了:“陛下,臣以为不妥。眼下六部职位皆已经补齐,空无空缺。”

黄立极知道,若是东林党大举返回朝廷,肯定不会放过曾经阿附阉党的自己。

“韩旷韩阁老在天启年间便当了首辅,受到魏忠贤迫害才告归,眼下阉党已除,理应召回朝廷,现如今内阁仅有四位阁老,谈何没有位置,我看是首辅您担心心虚吧,毕竟当年您可是和魏阉走的很近!”瞿式耜冷笑道。

黄立极淡淡看了瞿式耜,以他的地位自然不会和区区一个御史当堂争辩。

“胡说八道,韩阁老若是真的品行高洁,当年就不该因畏惧阉党主动离去,明明是害怕阉党,说什么受到迫害。相反是首辅大人相忍为国忍辱负重,为了国家不惧诽谤!”当即便有黄立极一派的官员站出,对着瞿式耜怒声斥责。

“好了!”眼看着大战将起,朱由检一声怒喝,制止了争吵。这一世,他再不想看到党争。

“既然当年韩阁老主动求去,就不要再为难他了,就让他安享天年吧。”朱由检道,“至于钱谦益,正如黄阁老所说,眼下朝堂没有他的位置,可在南京任职。”

“瞿式耜不过是一个七品御史,竟然在朝堂上对首辅不敬,理应受罚,便外派为知县吧。”朱由检道。

一句话便把瞿式耜罚到外面当知县,朝臣们皆知道了朱由检的心意,看来钱谦益等东林党人,再想回到朝廷是非常困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