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诸天武道强人 > 26 魔教长老

    当林平之,陈宇庭和令狐冲三人来到刘正风府邸,就发现一些不对劲的地方,原本应该平静的刘府如今风声雀起,有不少衡山派弟子来回巡视,四派掌门级的人物也是面色凝重。

    令狐冲看到岳不群,第一时间就冲了过去。

    “徒儿拜见师父。”

    “哼!”岳不群冷哼一声,非但不关心令狐冲的伤势,反而对其呵斥道:“你这逆徒,还敢来见我。”

    令狐冲一脸茫然,不知该怎么接口。

    “你和那淫贼田伯光在回雁楼里喝酒是怎么回事?一遇尼姑逢赌必输又是什么?”岳不群脸色不好道。

    “仪琳师妹也在刘府吗?”令狐冲急问道。

    “还要多谢令狐贤侄。”一旁的恒山派副掌门定逸师太笑着扶起令狐冲。

    “五岳剑派同气连枝,我令狐冲绝不能让仪琳小师妹落到田伯光那淫贼手里。”令狐冲义正言辞道。

    岳不群看着令狐冲那得意样,顿时怒了。

    “你救人就救人,为什么与田伯光称兄道弟的喝酒,为何又要出言不逊诋毁恒山派?!”

    令狐冲一时语塞,好在陈宇庭适时的走上前为令狐冲解围。

    “岳师伯,那田伯光武功高强,令狐师兄为救仪琳师妹,才被逼与田伯光虚与委蛇。”

    “是呀是呀!”令狐冲看有人为他说话,赶紧叫道:“我真的太难了。”

    岳不群看着不卑不亢的陈宇庭,再看看自己油嘴滑舌的大徒弟,心里遭受一万点暴击。

    陈宇庭一表人才,又能与田伯光斗个旗鼓相当,面对四派掌教也不卑不亢,实在是弟子楷模。

    货比货得扔,岳不群越是看陈宇庭越心凉,这么好的弟子怎么就不是华山派的呢?

    然后岳不群看到令狐冲,原本心凉就变成火热,那是被气的。

    要说令狐冲武功在五岳二代弟子中也算不错,更是具备一身侠气,只是为人过于不拘小节,更麻烦的是他眼中没有门派意识,总是将华山利益至于身后,让岳不群非常不满。

    他岳不群是什么人,他为了中兴华山派宁可自宫练剑,可看看令狐冲,平常都干了些什么。

    岳不群虽然有心教训令狐冲,不过这里毕竟不是华山,他总要给刘正风几分面子。

    “刘师叔,不知贵府可是遇到麻烦?”陈宇庭眼看岳不群这边消停了,赶紧对刘府主人刘正风问道。

    “哎!”刘正风叹了一口气,面有为难之色,定逸师太就代刘正风回答陈宇庭。

    “前日,刘府发生一件大事,刘家小公子和大小姐被歹人劫持,到现在也没找回来!”

    陈宇庭,林平之和令狐冲同时一惊。

    “什么人如此大胆,竟敢绑架刘师叔家眷,一点江湖道义都不讲?”陈宇庭气愤道。

    刘正风可不是普通人,他是衡山派的二掌门,加上掌门莫大先生常年神龙见首不见尾,刘正风已是衡山派的实际掌权人,加上他已通报江湖准备金盆洗手,谁会在这个时候和他过不去。

    “能干出这种事的,定是那魔教贼子!”脾气最火爆的定逸师太率先暴怒道。

    “那这两天可有刘小姐和刘公子的消息。”陈宇庭问道。

    刘正风苦着脸道:“芹儿和箐儿自失踪后,到现在也没消息,是生是死也不知道?”

    “那刘师叔是怎么知道贵公子和小姐失踪的呢?”林平之也问道。

    “我准备金盆洗手退出江湖后,让夫人带着一双儿女回娘家暂住,结果他们半路遇到一群黑衣人,将芹儿和箐儿掳走,却让夫人回来报信,至今也没有那群歹人的消息。”刘正风解释道。

    “歹人既然绑架刘公子和小姐必有所求,没达到目的不会伤害他们,刘师叔请放心。”陈宇庭宽慰道。

    “刘师叔,这事会不会是您仇家所为?”林平之问道。

    刘正风摇摇头道:“老夫向来与人为善,没什么仇家,如今又要退出江湖,也不知何人要与我过不去!”

    众人沉默,这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刘正风,现在他们能做的只有等,等那群绑匪上门。

    他们既然选择绑架,必然会上门勒索,如今四派掌教聚集刘府,就算魔教上门他们也不惧。

    …………

    王忠接到系统任务后,一路赶往衡阳城,连续赶了三天路后,终于赶到衡阳郊外,准备整理一下再进入衡阳。

    衡阳郊外有一条小溪,王忠好好洗了一把脸,正准备离去时,发现一个身穿黑衣的人鬼鬼祟祟的到溪边取水。

    本来王忠也没在意这个黑衣人,不过看到他取个水都三步一望,五步一起瞧,实在是鬼祟。

    当王忠看到黑衣人腰间的一把弯刀后,顿时引起了他的兴趣。

    那把弯刀王忠认识,一年前他还与弯刀的主人交过手,日月神教十大长老之一秦伟邦。

    堂堂魔教长老出现在衡阳城郊,还独自取水,显然不正常,王忠赶紧隐藏身形,暗中窥视。

    秦伟邦取好水后,直接往南方而去,当他来到郊外一处宅子外,轻轻敲响了大门。

    为秦伟邦开门的是另一个黑衣人,魔教十大长老之一鲍大楚。

    一直尾随的王忠呼吸开始放缓,小心的隐藏好自己,他没想到魔教一次来了两个长老,必定有大事发生。

    秦伟邦将水袋交给鲍大楚,然后往后扫视一眼,确定无人后才走进屋去,将房门关上。

    王忠施展轻功,想要走进大屋,下一步猛的停住,他远远看见大屋屋顶上爬着一个人,显然是负责警戒。

    小小的屋子警戒如此周全,魔教必有大图谋,王忠更加小心起来。

    半个时辰后,屋顶上的人发现周围没有动静后,终于放下戒心,小心的跳下屋顶,另一个人跳上去换班。

    王忠暗暗观察,发现每过一个时辰就有人会与屋顶上的人换班,自从秦伟邦进入大屋后,就再也无人进出过。

    下一个时辰,王忠趁着换班的机会潜入屋顶,一指点中黑衣人的穴道,然后迅速俯下身去,仔细观察屋内的情况。

    此时的大屋内非常安静,王忠发现最少有十个人的呼吸声,其中三道呼吸声最微弱,显然功力最高,应该是魔教的长老,其中有两个呼吸声最粗重,武艺不高,其中还有一个像孩子的呼吸声。

    “什么人。”屋内突然传来一声暴喝,一把长刀划破屋顶,直刺王忠的面门。

    王忠随手拨开长刀,一个千斤坠打破屋顶落入屋内。

    既然被发现,王忠索性也就不再隐藏。

    当王忠落入屋内,环视一周后,瞳孔不由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