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黑狗修仙传 > 第135章 娘胎中的狗娃儿老黑

    十三妞傻愣愣的看着眼前肉囊,心下一阵茫然,好奇冲着老头问道:“你老头对老黑怎么了?”

        “哼!你说怎么了,不就因为你姐姐贪吃一口把老黑吞了吗!”

        “难道我姐姐怀孕了?”顿时又猛地摇了摇头:“不可能啊!”

        一阵话语过后,只觉得肉囊一颤,其内的小狗儿突然拱了拱鼻子,伸出四肢一阵狗刨,游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却是耳朵紧贴囊壁,好似在仔细的听着。顿时小狗白光大亮。二人透过囊壁看清了其内小狗儿,这小狗好似还没长出双眼,只是隐隐可见的一条小缝,四腿划拉着,还不停的伸出舌头舔舐囊壁。

        十三妞拽了拽老头胳膊,喃喃的问道:“老头你告诉我,这小狗真的就是我家老黑?”

        “没错,如假包换小老黑一条。”

        突然一阵寒意袭来,十三妞忍不住就是连连喷嚏,伸出尾巴蹭了蹭鼻子,扑在了肉囊上。却是更加犀利的寒冷透彻心扉。

        小狗儿伸着狗头使劲儿朝着囊壁顶了顶。顶的恶狗十二妞饥饿更胜,冰寒的冷意直透肚腹,疼的不住嗷嗷惨叫。

        老头一把拽回了徒媳妇,骂到:“大尾巴傻小妞,别腻歪了,要不,小老黑非急着钻出来不可。到时候一尸两命,你赔啊!”

        囊中白光小狗听到声音,好似异常激动,顿时竟是红光一片。

        十三妞哭了,冲着老头说道:“老头你骗我。”

        “谁不知道老头我是实诚人,骗谁也不能骗了自家狗哦!”

        “还说不是骗人,你说过姐姐会把老黑吐出来的,这下可好,都张肉上去了,怎么还能吐出来?”

        老头挑了挑眉头,冲着说道:“切!大姑娘家家的,怎么说些恶心话?俗话说上下两张嘴,上边不吐下边吐。”

        十三妞愣在当场,想了半天才明白了老头意思,俏目恶狠狠的瞄向了老头,对着老头就是一脚,还不过瘾,伸出尾巴朝着臭嘴又抡了过去。“你他娘的贼老头,你出的好主意,老黑要是这样出来,岂不成了我姐姐的狗儿子?”

        “别啊!你小妞真不知道感恩。再说一遍,想当初老头可是要把狗心塞你嘴里的,到时候做便宜豿娘的,可是你红尾巴大狗妞。”

        说的十三妞又是一愣,顿时蹲在了地上抱着脑袋呜呜痛哭:“贼老头,你找谁不好非要找我姐姐。”

        “呦!你姐姐都同意老头给的好处了,你还难过什么?再说了,这地界除了你姐妹俩小母狗,还有那个灵犬能经受住冰冷的黑狗心?”

        “这能叫好处吗?呜呜!到时候你老头就撅着屁股,让我们家姐姐们抡个踹吧!”

        “怎么不是好处了?喜得贵子,还是个便宜的老黑这样的好狗崽子,那个敢要说不是天下最大的好处,小心老头破鞋打他狗嘴。”

        “那你就不能等等?等找到合适的灵犬,再把老黑当做好处送出去?嗯!最好是让姥姥吞了。”

        “哎!当时外边可是三位大神要逮狗,能藏得住吗?”

        “可是,我家姐姐虽然语言轻浮,可还是个正正经经的黄花大狗女呢!你让她回去了怎么给姥姥交代?”

        “哎呀!这个你别操心,老头我都想好了,不行到时候赖到秃驴头上,就说是念绝的种。人家和尚修为了得,岂不又给我的徒弟老黑,找了个后台老爹?再说了,谁让他驮着你家姐姐嘞!有秃驴做靠山,谁又敢欺负她们母子俩?”

        “母子俩,呜呜!母子俩,她们母子俩,我十三妞算个什么?”

        “切!这还不好,既有了小郎君,又有了亲外甥。哦!对了,还有念绝这便宜姐丈。要用你姐夫的话说,此非我佛所赐三喜之妙乎?”

        “呜啊!我的姐姐啊!呜啊!我的老黑啊!呜啊!我便宜的姐夫啊!嗯!不对,老头你好坏的贼心,小心我把你的龌龊主意,一股脑全说给秃驴听。看他要不要当这便宜老爹。”

        “切!你倒是说呗!到时候看你能找出谁来给你姐姐顶包。”

        “哼!就说是你老头的种,看人家秃驴不拿佛手撸死你。”说完,忍不住一阵后悔,捂住了羞的通红的脸颊。

        “这敢情好,老黑本来就是俺徒弟,当个爹又算什么。再说了还有大狗妞相送,到时候就让秃驴羡慕去吧!”

        “算了,谁让你老头是个老不正经的呢?可是你真要让秃驴顶包,姐姐却生出个黑湫湫小狗来,人家秃驴能认吗?”

        “呦呵!是啊!这个怎么办。哎!管他呢,世间无常,稀罕的事儿天天有。这不,骑骑脖子都能怀孕,更别说生出个狗了。”

        突然一声巨吼传来,“谁他娘的管饭,姐姐我好饿啊!”

        巨吼声,震的整个肚腹一阵翻涌,十三妞拍了拍老头肩膀说道:“生出来都是以后的事儿了,先顾当下,我姐姐饥饿难忍,可拿什么喂她啊?”

        “嗯!老头我此番前来,还真看出些门道来。老黑此次熬劫的磨难,可当得上无量造化。你记得他吞食万尸所化黑气了吗?你姐姐总是饥饿定然也与老黑有关。或许是老黑冰寒之气缺少滋养,才害的你家姐姐胃口大增。等暖热了小狗儿,恐怕你姐姐她也就不饿了。”

        “怎么暖?这样吧!老头你就待着这里抱着小老黑取暖,啥时候暖的姐姐不饿了,再让她把你也生出来。嗯!到时候,你可得叫我姨娘哦!”

        “我嘞个去啊!什么玩意儿乱七八糟的,老头我听的脑瓜疼。算了,今天身子是虚大了。老头我再撇出点精力暖暖老黑吧!谁让逞能收了个狗做徒弟呢!”说罢,猛地伸手破开囊壁,探入了肉囊中,一把拽住了小狗脐带。再看,顿时老头的银发飘散开来,直棱棱的不住摇曳着。

    一阵阵暖流传入脐带,顿时整个笼罩住了小狗儿浑身。怀中小狗儿,却是一阵激灵,猛地张嘴含住了老头拇指,小狗嘴如同吃奶的婴儿,不停的吸吮着。

        此时肚外的老头身躯,肉眼可见的速度,整个脸颊顿时更加枯皱,还布满了黑黄相间的老人斑,老腰也跟着如同虾米似的勾成了问号。趁的老头犹如迈入古稀的垂暮老人,更加弱不禁风,让人见了都有种心生怜悯之心。

        老头被吸的嗷嗷怪叫,“别吸了,你他娘的狗徒弟要吸死老头啊!”说罢猛地一把抽出了仅剩皮包骨头的瘦手。瞬间,却见囊中羊水,如决堤的江河奔涌而出,老头却是不急,伸手一把掐住了溃口,气喘吁吁的冲着十三妞喊道:“傻小妞,还不过来捂住。”

        十三妞也不加多想,飞身过来双手捂住了溃口。却见老头两手撑腿呼呼一阵喘息,冲着十三妞说道:“你可捂好了,老头走了,再见。”说着向上一跃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