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隋国师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快寻栖霞山陆良生

    五更时分,天还未全亮,皇城外等待上朝的文武官员早早聚集了起来。

    闵常文也按时抵达城门,下了马车与几位相熟的同僚打了招呼寒暄几句,走到一侧等到门开入宫。

    文武百官聚集起来,各有各的圈子,通常这个时候也会抛开成见,交流讯息。

    “听说了吗?”“出什么事?”

    “那位护国法丈住进宫里了。”

    “简直胡闹,一个僧人怎么能住进这皇城,有失体统?!”

    “可不是嘛,陛下也不知怎的会让一个僧人入住……”

    附近也有这样低声交谈,闵常文吸了口气,继续闭着眼睛,其实出门前,他已经知道了这条消息,然而,心里多少有些麻木了。

    “奸邪祸国!”

    官袖内,拳头捏的颤抖,口中也只能挤出这句话骂上一句。

    “等会儿,朝堂上该是要吵上一架了。”

    不久,宫门打开,聚集的文武呈列陆陆续续步入宫道,统一在光昭殿集结,等待过程里,也有宦官带着宫中侍卫过来搜身检查。

    待陈叔宝从后殿过来,随殿宦官高喧:“上朝!”

    一帮文武这才鱼贯而入,在殿内寻着自己的位置依次站好,亦如往常商谈完国事,皇帝挥了挥袍袖宣布退朝。

    不过这次,还未等陈叔宝开口,就有人站了出来。

    “陛下,臣听闻护国法丈入住皇宫,不知是否真有其事?”

    说话的人,乃是户部尚书,与闵常文颇为熟悉,私下里也常有往来,当初官复原职,调回京城也是他在中间四处奔走游说,起到极大的作用。

    “确有此事。”

    陈叔宝不耐烦的挥了挥袍袖,起身就朝后殿过去,“朕知道你们要说什么,但现在都闭上嘴,你当中要是谁能护得了朕,朕也可以将他牵到宫里来住。”

    “可是陛下!皇宫乃万贵之地,又有陛下妃子女眷,还有东宫太子,切莫丢了皇室威严。”

    “尔等吠吠之臣知道什么——”

    朝堂上,果然如闵常文所料,开始为此事争吵起来,原本要走的陈叔宝也不得不留下来,与他们争论一番,最后气咻咻的拂袖离殿。

    “唉…..”

    朝议群臣不欢而散,闵常文走出光昭殿,外面天色大亮,阳光倾泻下来,让他眯起眼睛,叔骅公去了,让他感到的只有孤零零的落寂,连个说话拿主意的人都没有了。

    “叔骅公啊……”

    他轻叹了一声,随着出殿的文武一同离去。

    亦如平常而繁华的一天,随着时间渐渐过去,星辰点缀夜空,铺出一片繁星。

    宫宇楼舍之间,泛起薄雾,巡逻的宫中士卒举着火把穿行过一去,附近的一栋阁楼上,有着暖黄光芒照出来。

    南无阿弥……南无阿弥……南无阿弥……

    灯火间,盘坐蒲团的普渡慈航嘴唇飞速嚅动,一声声佛音里,循着灯火的飞虫远远的避开。

    如今他已不是寻常妖物,曾几何时,卡在通灵期许多年,早已有了与人一样的智慧,可惜并不是每一个有了灵识的妖怪就能更近一步。

    若非当初那个少年无意点拨,或许他早已天人五衰而亡,那之后,寻了一处野庙,钻进泥塑里接受人的供奉,香火愿力加持下,很快突破了通灵,正如人界常说的那句:三年不鸣,一鸣惊人。

    冲破通灵后,修为以难想象的速度加深,不过也有了对香火愿力的依赖,平常的修炼已经无法让他满意。

    而且,脑海中有了新的想法。

    化龙!

    与其化作人形,当一个妖修,不如借助天子龙气修行,有朝一日化龙登天,俯瞰这山河大川,蜿蜒九天之上。

    这是常年待在阴暗洞窟、地下的妖怪最大的宏愿。

    而丹鼎玄气将在八月十五这天圆满,最后一步,就是借助龙威、浩然官气一跃蜕变了。

    只是这陈朝皇帝一身龙气早已被他吸食干净,不过不要紧,皇帝还有儿子,还有文武百官…….

    一声声佛音回荡,枯瘦的身形拖在墙上,化作庞大的黑影,摇晃长须,从灯火里游移出去,浸入黑暗。

    漫过灯火繁密的城池,漆黑的原野上,有无数黑影在地下蜿蜒,四面八方围了过来,某一刻,城中百官府舍大街地砖松动,一道道黑影钻出,四处蜿蜒爬行,翻过一栋宅院院墙,朝着后院。

    不久,传来一声惨叫,惊得院中黄狗犬吠。

    汪汪…..汪汪汪…..

    黑影百足蔓延过一侧写有‘闵’牌匾的府邸,狗吠声里,飞速爬上院墙,顺着墙基迅速游移过去。

    亮有暖黄的书房,窗棂前的书桌,闵常文正埋头书写奏章,听到不远另一栋宅院里大狗狂吠,微微皱起眉头。

    汪汪….

    汪汪!

    “怎的回事?”

    闵常文放下手中毛笔,拨了拨灯芯,将桌上油灯举过手中,推开书房门扇的一瞬,一股腥臭顿时扑鼻而来。

    呼~

    腥风呼啸,他遮掩了一下口鼻的同时,身后的墙壁,硕大的阴影顺着墙壁蜿蜒爬动,一对长须舞动,探向人类后颈时,另一侧墙壁悬挂的一幅裱画,陡然亮起一道法光,轰的打在那道蜿蜒黑影上。

    硕长的身躯呯的落去地面,惊得背对的闵常文急忙回头转身,手中灯火光芒里,只见一只两人长的蜈蚣挣扎扭动,冒起青烟。

    吓得脸色一白,顿时跑出书房,大声喊叫:“快来人!”

    府中一盏盏灯光亮起,脚步声密集,仆人、护院拿着刀、棍赶来,屋里的那只蜈蚣此时已化为一滩浓水,散发一股恶臭。

    “老爷,这是什么?”

    “好臭!其他人别过来,小心有毒!”

    闵常文被仆人护着退到远处,看着火光里那滩浓水,沉默了片刻:“立即叫来小姐,让她随我出城,这城里不能待了……”

    府邸火光通明,不久,十几匹快马在后门集结。

    “爹,怎么回事啊?”马背上,一名女子穿上远行的便服看去对面的父亲。

    “没时间细说。”

    火光里,街道森然,隐约能听到窸窸窣窣爬动的声响,闵常文吸了口气,取过马鞭扬起来。

    “立即随为父出城!驾——”

    马队踏响地面,飞快奔行而出,女子与其余侍卫怕他有闪失,跟在后面朝着南门狂奔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