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不想当妖皇的日子 > 2.第二人格

    白起走的并不快,也没有半点掩饰自己的打算,匕首随着手臂与夜风在摇荡着。

    “小爹爹,回来!”红衣女孩在后喊着。

    但白起却当是没听到。

    有些情,欠了就要还,否则心底难安,就会去做些自己不想做的事,比如,他不想当妖皇。

    远处的披甲刀客正瓜分着的豹子肉,听到动静,就往这里瞧来,看到那火光尽头的身影,纷纷都是愣了愣。

    男孩目光认真。

    但这一刹那,他的思绪却有些飘远了,脑海里浮现出一幕幕前世的画面。

    那是个郊区的白色房子,也是心理医生的私人诊所。

    一个穿着短袖的少年与白褂医生对坐。

    “说说吧,白先生。”

    “医生,我有病,我自己怀疑是人格分裂。”

    “哦?放松放松,没关系的,人格分裂其实并不罕见,如果你了解了它的原理,就更加不会担心。

    人格分裂通常是因为幼年时期受到过某种刺激,为了逃避而做出的一种保护性人格,但其实这些都是你自己,所以不必担心。

    我们需要寻找到你所逃避的是什么。

    然后对症下药。

    那么,白先生,能和我分享一下你的童年么?”

    “我...是个孤儿,后来被人领养了,可是却又抛弃了。”

    医生愣了愣,然后道:“是这段回忆伤害到了你吧?”

    “不是。”少年很果断的摇头,“他们之所以抛弃我,就是因为我犯病了。”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他目光忽然飘了飘,停在了医生身后桌上的报纸上。

    报纸第三版的标题很显目:

    【连环杀人案团伙翻车!欲入侵富豪宅院,却遭残忍反杀,死状恐怖!】

    少年神色有些难受,然后很确定道:“就是这样。”

    心理医生耐心道:“那么,白先生,能再说说之前的经历么?许多事情总是需要人分享的,不是么?我是个医生,我有着职业道德,你所有和我说的,我都不会让第三人知晓。

    对了,需要一杯淡茶么?我调配了一种安神的药粉,会很不错。”

    “额...”

    “放心,我不是汉尼拔。”

    “我不是那个意思,好吧,那来一杯...唔,要加钱么?”

    “我请你。”

    心理医生微笑着转身,没多久,端回了一杯碧绿的清茶,散发着诱人而沁人心脾的淡香,“试试。”

    白起接过,然后道了声谢。

    心理医生很耐心地等待着。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白起平静了许多,他继续道:“再之前,我在孤儿院,曾经有个很要好的朋友,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可惜她却背叛了我,她早早被人领养走了,甚至没有和我道别,更没有告诉我她的去向。

    我写了很多信给她,却是石沉大海,从来没有回复。”

    心理医生恰到好处插入道:“那么,你因此受到了感情伤害,所以在某些情形和暗示下,会变得自卑、无助、孤僻、不群,也许这种人格逐渐地会有些小小的暴力,对么?”

    白起:“不是,那个女孩...也是因为看到我发病,然后才离开的。”

    心理医生:...

    他维持着耐心。

    “那么,白先生,最初呢,在此之前的最初,究竟发生了什么?你又是为了逃避什么,才产生了保护性人格?”

    “为了逃避什么?”白起有些茫然。

    “对,每个人都有着逃避的东西,他们会在梦里,隐藏人格里,把自己趋向完美,以逃避这个东西。所以,找到它是什么,很重要。”

    白起陷入了思索。

    心理医生等了一会,温和道:“那我们换个角度吧,白先生,告诉我,你发病之后会怎么样?”

    “会...会有一点点暴力。”

    “哦?”医生露出了笑容,“没关系的,白先生,我这里有观察室,是用装甲钢板与防弹玻璃构造的,或许你可以进去展示一下,然后等平复后,我们再讨论,这样也许会更有效果。

    记住,我们需要寻找到你分裂人格产生的原因,才可以对症下药。”

    白起:“真的要展示么?”

    医生微笑道:“当然。”

    他风度翩翩,侃侃而谈:“许多时候,人都会在某个环境下变得不像自己,喜欢热闹的人也会独自坐在阳台前望着人来人往,喜欢钓鱼的人也可能在酒吧里疯狂。

    每个人其实都是存在着两个人格,一个留给世界,一个则是给自己,但这不叫人格分裂。

    所以,白先生,你真的不需要有太多压力。

    展示给我看看,我只是个医生。”

    白起:“还是不要吧,可能真的会有一点点...暴力。”

    心理医生笑了起来:“去吧,放心的破坏,也许发泄了,就放下了。对了,你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进入你自己所谓的第二人格呢?”

    白起:“感受到危险的时候,我体内的血液就像沸腾了一样...”

    “好吧,白先生,让我见识下你血液沸腾的模样,别担心,这是装甲钢板和防弹玻璃。”心理医生微笑着上前,拿起一边的小锤子砸了砸,玻璃纹丝不动,“请吧。”

    白起拿了把水果刀,然后跑进了禁闭室,想了想又出来道:“还是不要了吧...真的会有点点暴力。”

    心理医生把他推了回去,微笑道:“相信我,你需要发泄。”

    白起终于站在了禁闭室中央,他用水果刀慢慢对向自己的额心,那会让他感到强烈的危险。

    心理医生微笑着看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神色渐次产生了变化。

    忽然,他的微笑彻底凝固,牙齿“得得”地打颤。

    喉结滚动,双瞳死死盯着前方,本能地退后了一步。

    但他还算镇定,通过扩音器对着禁闭室,颤抖着说:“白...白先生,可以了,可...”

    他咽了口口水,再也说不下去了。

    “白...”

    心理医生已经丧失了语言能力。

    他瞳孔里带着极深的恐惧,似乎是看到了这辈子从未见过的景象。

    心理医生的心理忽然崩溃了,他转身,放声嘶吼着“救命,救命,怪物,怪物啊!!!”

    他身后,是装甲钢板与防弹玻璃彻底破碎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