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旺门佳媳 > 第五十九回 桃花还挺多

沈恒听老板娘赞季善漂亮,心里又是与有荣焉,又有几分隐隐的得意。

以前见二姐夫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想让同窗们都见一见二姐,他心里还很不以为然,有什么好显摆的,他二姐的美好还需要通过旁人的赞美来证明吗?

但这一刻,沈恒能明白章炎的心情了,真的,那种让熟人知道他娶了个多美好的媳妇儿,让熟人亲眼见到他媳妇儿有多美好的感觉,的确挺让人身心都愉悦的。

沈恒笑着对老板娘道:“来两碗你们的招牌竹笋面。”

老板娘方回过了神来,忙笑着应了一句:“好嘞,沈相公沈娘子稍等啊,很快就来。”,转身忙自己的去了。

季善这才压低了声音问沈恒,“这里的面贵吗,一天下来大概能卖多少碗呢?镇上像这样的面馆,大概又有几家?”

沈恒不知道她问这些做什么,不过仍一一回答了她,“不算贵,竹笋面五文钱一碗,加肉片的花多两文,他们的肉片也还不错,我让老板给季姑娘加上吧,老板……”

被季善再四阻止后,继续道:“我也不知道他们一天下来能卖多少碗,但百八十碗应当还是没问题的吧?就这会儿瞧着也得二三十碗了。至于镇上这样的面馆倒是还有两三家,但都没他家味道好,生意好,可能也就够糊口吧。”

季善点点头,“知道了。”

一天按八十碗面,每碗都按五文算,就是四百文,一个月下来就是十二两银子,把成本人工的再一除,还是颇有利润空间的。

只是其他几家面馆就只够糊口而已,她要抢这家已经有了足够口碑和回头客的生意,只怕也不容易。

关键她还得助沈恒考秀才,那才是重中之重,势必也没那么多时间和精力来经营面馆,且她如今也没本钱,沈九林和路氏分给他们的那十两银子,可是要留着给沈恒赶考用,轻易不能动的……赚钱真的好难,无本生意更是难上加难啊!

面很快来了,汤头清香鲜美,面条筋道柔韧,季善才只喝了一口汤,吃了一口面,便觉得要抢人家的生意基本不可能了。

到底人家已经经营了十几年,肯定自有秘方,她还是趁早歇了吧!

那再看有没有其他的路可走吧,条条大路通罗马嘛……季善这般一想,心里好受了许多,低头专心吃起面来。

对面沈恒见她吃得专心,也跟着胃口大开,埋头吃起来。

桌上却忽然多了一小碟茴香豆,季善下意识抬起头来,就见面前已多了个十五六岁的少女,五官虽生得平凡了些,胜在皮肤白皙,又正是女儿家一生中最美好的年纪,倒也颇有几分动人。

少女已笑着在跟沈恒说话了,“沈相公好久没来我们家吃面了,听说前阵子沈相公病了,如今已经都好了吧?这是我们家新出的茴香豆,是我做的,沈相公快尝尝喜不喜欢吧……”

说到后面,已是满脸的娇羞,季善又不是傻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立时揶揄的看向了沈恒,没想到某人桃花还挺多的。

沈恒接收到季善的眼神,先还有些尴尬心虚,随即便都化作了一股无名火,就算他们彼此都知道季姑娘以后要走的,至少现在她还是他妻子吧,怎么一点妻子的自觉都没有的?

看向店家女儿的眼神便越发的冷淡客气了:“我们没点茴香豆,有劳姑娘端回去。娘子,趁热吃面吧,吃完付了钱,我们还有别的事要忙。”

在店家女儿的印象里,沈恒每次来自家面馆都是斯文有礼的,还是第一次见他这般的冷漠,又听他叫‘娘子’,这才终于看向了一旁的季善,想看一看沈相公的新妇到底长什么样儿,家里舍得嫁她冲喜的,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人家,也肯定长得很难看,不然……

却是只看了季善一眼,便呆住了,满眼都是难以置信。

沈相公的新妇怎、怎么会这么漂亮,这么漂亮她还给人冲什么喜啊,她爹娘到底怎么想的?一定是哪里弄错了,一定是的!

当初她就该死活也要求得爹娘同意,让她给沈相公冲喜的,那如今坐在沈相公身边的人不就是她,沈相公的妻子不就是她了?

可如今说什么都晚了,沈相公已经有了这么漂亮的妻子,她这辈子都没有丝毫的希望了……店家女儿忽然双手捂脸,一阵风似的往自家的后堂跑去,眨眼便不见了踪影。

老板娘随即跑了过来,强笑着急声与沈恒季善道:“这茴香豆是我们家大妮儿前几日才试着做出来的,因为从头到尾都是她一个人做的,难免有些紧张,怕客人觉得不好吃,所以逢人就问喜欢不喜欢,沈相公沈娘子千万别与她一般见识啊。这碟茴香豆就当是小店送二位的,二位慢慢吃啊,我就不打扰二位了。”

季善见沈恒不说话,只得笑道:“那就多谢老板娘了。”

又伸筷子夹了一颗茴香豆放到嘴里,“味道还挺不错的。”

老板娘这才松了一口气,绕回柜台前却顾不得做生意了,附耳给老板交代了一句什么话,便满心火气的也进了后堂去。

余下沈恒哪里还有吃面的兴致?还是季善再三劝他,“我们还要逛很久呢,你不吃饱了,待会儿哪有力气?再说也不能浪费啊。”,方勉强把面都吃了,然后回了账,与季善一道出了面馆,上了大街。

季善这才笑嘻嘻的说沈恒,“那店家姑娘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做什么过分的事啊,你干嘛气成这样?不管怎么说,心意无价,你该高兴才对嘛。”

沈恒有苦说不出,他的妻子一点不觉得自己太大度了吗?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就已经两次开他的玩笑,两次巴不得把他推给别人了。

可别人不知道他这个妻子是假的,迟早要走的,他和她却是心知肚明的,以致他连抱怨两句的资格都没有……只得强自忍住,道:“我本来与她就不可能有任何交集,当然越冷漠越好,不然才真是害了她。”

季善不防他会这么想,实在难得,忙笑道:“这倒是,还是你想得周到,那以后我们少来这家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