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废婿神医在都市 > 第六百零四章 东岳山下

将秦梦涵送回去叶不凡才回别墅。

在这他见到了南宫飞龙、蟥仔和陈真,司徒清霜第一次见到了师傅身边的这些强者。

她有些小小的激动。

见师傅进门,便马不停蹄的跑到他身边双手托腮,满脸期待的说:“师傅,看样子你准备带我出门对吧?”

叶不凡脸一黑,“我确实出门但是没准备带你,明天你就去健康管理中心找杨婉诗,她是你师姐,再说,吃完饭不睡觉你打算干什么?”

徐文秀站在楼梯口朝着司徒清霜挥挥手说:“知道他为什么离婚吗?

就是因为脾气不好,等着吧,这家伙注定孤独终老。”

说完,两姑娘做着鬼脸上楼睡觉。

南宫飞龙一脸汗颜,陈真更是心中不平,恐怕只有他身边最亲近的女人才有撒娇的权利,要换做是他早就已经变成肉饼。

蟥仔说:“根据我的调查,曾家可能知道我们即将前往杨州,所以此行恐怕不会太顺利。”

“没事,咱们兵分两路,你和飞龙一路,我和陈真一道儿,就这么定了,明天睡到自然醒之后出发。”

南宫飞龙与陈真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不解。

什么叫做睡到自然醒之后再出发?

那是几点。

很快,陈真就明白叶不凡睡得自然醒是什么意思,一直到上午的11:59分他才从被窝里爬起来。

为了不拖后腿陈真已经起床超过5个小时,南宫飞龙与蟥仔也都至少起床三小时以上。

可是三人不敢打扰,毕竟叶不凡也没让他们起这么早,只说睡到自然醒。

洗漱完之后,徐阿姨准备了午餐,桌子上居然摆了两瓶二锅头。

叶不凡脸一黑,“这玩意不要,出门办正经事儿,先说一下下面的工作安排,飞龙你和蟥仔去找一个可以藏人的地方,至少能够关六七个人,最后能关十几个人的地下室,也可以是废旧的仓库。”

陈真拿筷子的手一哆嗦,不知道大哥这是想干嘛。

蟥仔就比较淡定,他根本不问为什么,然后直接拈拈自己的手指。

叶不凡拿手机给在场的每个人转账100万,然后说:“这次的活动经费,如果花销超过这个数字自己解决。”

陈真收到100万时有些小激动,他问:“大哥,如果到时候还略有盈余,是不是也归我所有?”

年轻真能害死人,蟥仔用一抹童真的目光看向陈真,然后意味深长的说:“兄弟,但愿你回来的时候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我建议你一分钱都不要带。”

关于这件事,陈真一直想问蟥仔究竟什么意思?

不过南宫飞龙已经和蟥仔出发,因为他们两个得先去找落脚的地方,而且他们此行走高速,自己驾车。

这是一辆黑色的玛莎拉蒂总裁,蟥仔第一次开豪华轿车,有一种飞翔的感觉。

他双手扶着方向盘心中,满满的全是爱。

音箱里传来来那首最为流行的‘野狼迪斯科’。

‘一起来,在你左边画条龙,右边画一道彩虹……’南宫飞龙忽然感觉自己大小便都要失禁,“行了,咱能不能他妈换一首?”

“换啥?”

“费小哥的那首‘千里之外’”蟥仔感觉自己心碎的咔咔响,这就是年龄的差距,是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

深夜时分叶不凡和陈真驶下高速公路,高速指示牌上显示向前80公里就是扬州市区,然而,叶不凡却在高速牌下面弯往另一个地方。

“大哥,这方向不对呀。”

“我这叫欲盖弥彰,咱从省界收费站过来,后面这辆雪佛兰就一直追着咱们,老子在厕所里待了半小时,他也在厕所里待了半小时,耍他一耍。”

叶不凡所行方向是东岳山,东岳山地势险要一条盘山公路二十几公里,在这样的盘山公路上,叶不凡仍然以每小时超过80公里的速度急驰。

在这轮明月的照耀之下,陈真有一种错觉,他感觉自己似乎是在攀登天梯。

右手边的万丈悬崖,让他的手掌心和脚底板都直冒冷汗。

让他震惊的是,后面那辆雪佛兰愣是死死的咬着不放。

呼……一阵疾风呼啸而过,迎面的一辆大巴与叶不凡擦身而过。

陈真的眼珠子都快瞪掉了,这他妈根本就是玩命,前方有一个极弯,高底落差大约有两米多……眼瞅着叶不凡完全没有减速的意思,准备直接飞下去,他紧紧的抓住安全带,双脚着力,忍着剧烈的悲痛准备看着世界最后一眼。

一声巨响之,这辆轿车的四个轮胎稳稳当当的落在下盘山的公路上,这才将后面那辆车甩得无影无踪。

再回头的陈真感觉自己捡回一条命,此时的他已经双腿直哆嗦,也快要大小便失禁。

“大哥,看你这样子似乎还对赛车有研究?”

“注意你的用词,我不是有研究那么简单,我是相当有研究,现在知道我出门的时候为什么要开这辆改装车了吧,要不然这他妈都已经散了。”

这台经过改装的保时捷比原来的售价高出一倍不止,摇下车窗的陈真有一种俯视江山的刺激感。

汽车最终停在山脚下不远处的一个小旅馆,在陈真看来这屋子都快倒了,住在这地方还真需要极大的胆识。

“叶医生来了。”

陈真吓了一跳,这大叔竟然认识大哥?

叶不凡笑着说:“非常抱歉吴叔,大半夜的来骚扰你,这是你的药。”

叶不凡手里提着几包中药,吴叔放在鼻尖上闻了闻,然后点点头。

“好东西呀,叶医生,里面请。”

陈真感觉自己的脑袋有点肠梗阻,大哥还真是交友广泛。

屋子里正烧着炭火非常暖和,这火盆旁边还烤了几个红薯,陈真迫不及待的剥皮开吃。

“哎呀,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礼貌,这红薯是给狗狗吃的。”

说话的是一小姑娘,大约七八岁的模样。

陈真有些尴尬,吴叔说:“多多呀,就让叔叔吃一个。”

“不行,狗狗都还没吃呢,还给我。”

看这小姑娘一脸认真,陈真没忍住又咬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