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前任无双 > 第六一一章 亲自出手

    回到荡魔宫管辖区的家里后,左啸从并未急着找人换值,而是先行对‘雷公’给予的保障进行了确认。

    确认没了问题,做好了布置,他才找到了康煞进行换值。

    亭台水榭内的一张长案,便是康煞处理公务的地方。

    听闻了左啸从的要求后,端坐案后的康煞多少有些迟疑,“你才刚在神狱受刑出来不久,又要回神狱当值,不多休息一段时间吗?”

    左啸从:“大人,其实也没什么,在牢笼内,弟兄们对我颇多关照,我其实也没受什么罪,就是煎熬了一段时间而已,回来恢复一两天就足够了。主要是因我被抓之事让内人太过担心,这次我许诺了她,她三个月后的生辰我要陪她到处走走看看,陪她散散心,毕竟是让她受了不少惊吓,略作宽慰聊表歉意吧。”

    康煞默默点头,“你不在的时候,你家里没什么吧?”

    这话明明是关心之言,可在左啸从听来,却明显是在旁敲侧问打探什么,再看对方道貌岸然若无其事的样子,想到自己当年竟不惜为这种人卖命,心中之恨难以言喻。

    这事若不是自己夫人亲自证明了,放在以前他怎么都不敢相信康煞是这种人,在他眼里,荡魔宫六神将里,康煞还算是耿直一点的人,结果却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不过他表面还是尽量装作恭敬样,“还好,一切平顺。”

    康煞迟疑道:“毕竟刚从牢狱出来,既然你已经许诺了夫人,那你就歇半年再说吧,用不着换值。”

    他既是一片好心,也是觉得自己对左啸从有些亏欠,左啸从犯错毕竟是他准许的,神狱大牢里再受什么关照那也不是人熬的日子,是受了罪的,想略作宽容弥补而已。

    可左啸从却不领这情,反而劝说道:“大人,二爷本是下令关我十年的,能提前出狱免罚,谁都知道是大人您的原因,已经是容易引起非议,再如此宽容的话,容易让其他人心里有意见,真没必要贪图几个月的舒适导致人嚼舌头,还是按规矩来的好。”

    也算是有理,康煞想了想,颔首道:“好吧,那你明天换值吧。”

    “是。”左啸从拱手领命。

    康煞:“有件事情我要提醒你,上次考核的事,五哥怀疑神狱内有内奸,但是一直找不出内奸是谁,神狱内的人都被清洗了一遍,其中不少就是你的人,你要体谅,进去后也要心里有数。”

    左啸从懂其中意思,李如烟这是找不到内奸来了个宁可抓错也不放过,“明白,干系重大,李大人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我会妥善处置这事。”

    康煞叹道:“也许对你来说,未必是坏事,你当时若非被关押了起来,彻底撇清了自己的嫌疑,只怕五哥重手之下,你就算不进神狱大牢,出了神狱只怕也未必能轻易获得自由。”

    左啸从默了默,想想还真是这样,他现在想到了那位‘雷公’说的已经把传送阵坐标给送进去了,估摸着内奸十有八九也是霸王的人。

    究竟是利用什么手段把坐标给送进去的,他这两天反复想过,也实在是想不通,哪怕是他,他也实在是没办法将传送阵坐标给送进去,霸王那些人的行事手段还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此事提醒过后,康煞也就不再多说了,语气缓和道:“回去准备一下吧。当值出来后,要陪夫人去哪逛,打个招呼,这边让人帮你安排好,给你个各地传送的便利,省时省力。”

    左啸从拱手谢过:“谢大人关照。”

    ……

    月色如水,站在楼上窗口的林渊眺望灵山灯火。

    房间灯突然灭了,沐浴后长发披肩,一身薄纱衣裳的陆红嫣走到他身边,在黑暗中低声道:“老四那边传来消息,换值的事左啸从已经办好了,明天就要再次进入神狱。”

    林渊:“既然要进去,那事情就不要再拖了,面对月魔,我们实在是太被动了,始终这般防备着不知什么时候挨打也不是办法。告诉左啸从,他这次进神狱,康煞未必还会让他活着出来,不知康煞什么时候就会出手,夜长梦多,要逼他尽快行动。另外不妨再提醒他一下,说不定康煞还会趁他进了神狱再次对他夫人图谋不轨。”

    陆红嫣闻言不禁莞尔一乐,发现王爷有够坏的。

    不过对她来说,这也没什么,两军交锋胜者为王,不择手段是必然的,换了荡魔宫也同样会这样做,就看谁更棋高一着了。

    “好,会让老四转告的。只是…”陆红嫣又有些迟疑,“你就不担心左啸从已经暗中和康煞沟通过,荡魔宫已经发现了不对,要对我们将计就计?”

    林渊:“这种可能性不大,这种事情,有她夫人作证还不够吗?这种事情左啸从也不敢轻易向康煞确认。就算存在那种可能性,他们既然没有对老四动手,就说明荡魔宫想看看我们想干什么,起码想知道我们是要救什么人。对付我们,就为了抓几个人,意义不大,有左啸从这么好的打入我们内部的机会,就算荡魔宫知道了我们想干什么,只要我们不动左啸从,荡魔宫就会假装不知道,就不会轻易对我们动手。”

    偏头看向陆红嫣,“出了神狱后,将左啸从闲置,为了安全起见,这人不能轻易动用,不能让他接触到什么机密。”

    陆红嫣颔首,“老四说了,他想亲自进神狱执行这次的计划。”

    林渊嗯了声,“既然让他插手了,就没打算让他回避,到时候我会亲自陪他走一趟。”

    “啊?”陆红嫣为之心惊,“王爷,这事非同小可,太危险了,一旦荡魔宫察觉到了异常采取瓮中捉鳖的手段,你可就出不来了。你一旦出不来,眼前这里的局面就彻底白费了心血。王爷,你身上的干系实在是重大,不行,我反对,这事你不能亲自参与!”

    如同她说的,她想想都害怕,一旦出事后果不堪设想。

    林渊抬手打住,“我亲自进去自然有我亲自进去的原因,正是为了以防万一,所以我才要亲自进去。神狱里的环境很特殊,一旦事败遭受围剿,面对神狱的环境,老四很难摆脱追杀。只有我进去了,就算被追杀,也有办法应对里面的恶劣环境。我进去了,大家从神狱脱身的希望才更大,否则谁进去都没了退路。神狱大牢我进去转过,环境熟悉,我亲自出手能在荡魔宫做出反应前快速解决问题。”

    见她还要说什么,林渊再次打断,“好了,我意已决,这事就这么定了。我会让燕莺秘密来仙都一趟,我不在的期间,万一出了什么事,我若不能及时回来,她需要代替我露露面,你也要陪着,证明事情和我们无关。若情况实在不对,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会有人通知你们撤退,这边我会安排人助你们及时撤离,摆脱荡魔宫的追杀,而你也要带上你家人立刻走人。”

    陆红嫣有些焦虑,“真要到了那个地步,你又怎么可能出的了神狱?”

    林渊:“神狱那边我还有底牌没动用,真要到了那个地步,也许只有我进去了才能再想办法脱身。何况还有燕莺。”

    陆红嫣狐疑,“神狱还有什么底牌是能助你脱身的?”她怀疑这位是在宽自己的心。

    “既然是底牌,就不要多问。”林渊淡淡给了句。

    陆红嫣:“既然你觉得燕莺的本事可用,那让其他人进去也一样。”

    林渊顿时训斥,“燕莺是我们手上的绝招,是不能轻易暴露的,必要的时候能给对手致命一击,她太重要了。她的本事,除了你我和罗康安,不能再轻易扩散。只要我进去能解决的问题,就不能让燕莺出手给再多的人看到。”

    陆红嫣低了头,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高兴的,这秘密王爷摆明了连老四都要瞒着,却没有瞒她,说明她还是王爷最信任的人,这点似乎是没人能取代的,至少王爷肯定不会告诉秦仪。

    “仙界各地的传送阵,你选一个稳妥的做接应布置。”林渊给了最后的交代后,也摸出了手机,再次联系上了燕莺,让她秘密来一趟仙都。

    才刚离开仙都不久,又要燕莺回去,这跑来跑去的,燕莺嘴上忍不住叨叨了几句,不过内心还是挺乐意来的,答应了。

    其实林渊也不想轻易动用她,但好多事情有燕莺来发挥作用的话,事情会方便许多,这份便利容易让人不知不觉中产生依赖,总忍不住会使用。

    不过好在这次的事情有一定的稳妥性,只要计划不出意外的话,燕莺躲在灵山假扮他,有何深深配合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暴露的风险。

    其次真要是情况到了恶劣的程度,那也是到了不得不动用燕莺来自保的时候,有燕莺在这边,利用燕莺的本事接应,脱身的概率还是很大的。

    没有燕莺这张底牌的话,他怕是要多考虑很多事情,多做很多准备。

    而陆红嫣也摸出手机联系老四做安排去了,不过心中也有点狐疑,燕莺的事她也算是接触了不少次,让她来安排布置联系燕莺不行吗?王爷干嘛老是要亲自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