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太古丹尊 > 第一千两百八十五章 你们一起吧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千两百八十五章你们一起吧

场面,便是显得安静下来。场中各方强者隔空对视,虽未开口,眼神显然已在交流。

这轩辕风,乃南傲皇族直系,家族里地位超然,于轩辕后辈当中,天赋名列前茅。甚至,即使将他摆在整个南域这一代里,也可入一流。他武力,可不是支脉弟子轩辕无极所能比。

如今,他代父出战,要与丹阁之主交手,从年龄上,轩辕家族倒没再有欺压之意,而是非常公平。

眼下只看秦浩是否同意,正好借此机会,诸位强者们也可瞧瞧,丹阁之主方才所言“镇压南域”,究竟是否有那个资本。

当然,即便秦浩胜了轩辕风,也并不能证明真可以将整个南域踩在脚底。毕竟南域这代后辈里,首无缺和越千阳,当属最强。

然而,即使是这轩辕风,秦浩想要胜之,怕也不太容易。

此刻,轩辕无极凝视着前方,之前便听轩辕风讲过,想领教一番秦浩的能力,教育教育对方做人。如今逮到机会,还真敢上。

其实这场战斗未开始,轩辕无极心中,已有了答案。毫无疑问,这轩辕风,必败,试想东洲天才周悟道,也对秦浩避而不战,轩辕风与周悟道差距尚且不小,若战,他不仅会败,可能还会被秦浩血虐。

轩辕无极想提醒,最终,他却也摇摇头,只能在旁静静看着,去见证自己家族一位耀眼的天才,去自寻其辱。

他是支脉,于直系眼中,微不足道。轩辕风作为帝室正统,岂会把他放在眼里?如同刚才呵斥他“废物”一样,轩辕风何曾理会过轩辕无极的感受?即使他开口相劝,对方也不会听,甚至轩辕风会以为,是他小看自己,那只会让轩辕无极的处境更难看。

所以,他只能静静看着,充满无奈。

“如何?敢是不敢?”轩辕风再度踏前一步,身上滔滔战意,欲呼啸而出。此刻,他如同一只渴望战争的怪兽,迫切把秦浩撕裂。

秦浩依旧没有理会,他笑了笑,拱起手,面向在座的各方强者,彬彬有礼的出口道“晚辈乃一介炼丹师,资质平庸,修为孱弱,自知,绝非南域纯武天才的对手。然而,既为丹阁之主,当有维护丹阁颜面的责任。此战,我应。”

各方强者微微的笑了笑,西凉阁主还真是谦逊。不过,倒也没人觉得秦浩说错话。若比炼丹,在场真没人压得住他,先不提唐星辰,轮起丹道理论,怕是连唐掌门,甚至万修盟的端木青徽出手,估计也没信心镇得住秦浩。

这位年轻的阁主,丹道天赋实在太妖,圣魂丹便是最好的证明!

可如果比起纯粹的武道,在这英杰辈出的南域,秦浩或许真排不上号,所以,这一战,他即使败给轩辕风,也败得不冤!

“小阁主太谦虚了,放手一搏便可,即使败,南域不会有人会说丹阁的坏话,炼丹师本就不擅长战斗,相想必在各位道友,也跟老夫是同一个意思!”剑宗蒙老笑道,朝四周之人看了看。他对秦浩颇有好感,此子识大体,懂退让,有领袖之风。

其他强者,也是频频点头,蒙老没有说错。

“那好,既是如此,晚辈斗胆,请各位前辈作为见证人。若我输,自当退出,向轩辕无英道歉,并向整个轩辕家族赔礼。但若是我赢,望在各位前辈做担保,让轩辕家族守好信用,言出必行,放冷璇站出来。”秦浩的目光泛着聪慧的光泽。

打?

可以!

只要轩辕家族认账就行,莫说是一场,今天所有轩辕家族的后辈一起上,秦浩正好一锅端掉。

可如果轩辕无霸不认账,这场与轩辕风的战斗,将毫无意义!

所以,秦浩要请其余三皇四宗的长辈作证,那时候轩辕无霸若敢出尔反尔,怕是在座各方强者,都饶不了他。

“可以!”蒙老道。

蒙老修为与青老相差不多,半步入帝,在剑宗自然有足够的分量。

“我愿为证!”一罗堂主跨出,暗中瞪了轩辕无霸一眼,眼神泛着几丝战斗**。

“我可为证!”北傲储君,李亚旭道,帝气散发,充满威严。

“我可为证!”宁鸿道站出。

“老夫可为证!”

“可为证!”

“吾可为证!”

这一刹那,二十几位南域强大的前辈发话,最弱者,也不弱轩辕无英。他们一起出门,可谓压力极大。

轩辕无霸的眉头皱了皱,暗道,秦浩真是好算计,竟然煽动那么多强者上了贼船。若轩辕风打赢倒好,一旦败了,后果真不好处理。

“杀了他!”轩辕无英的脸色非常难看,暗中,传话给他的儿子,便是袖子一甩,跨回家族队伍之中。他儿子的能力,他自然不会怀疑,家族镇得住轩辕风的人,没几个。轩辕风虽不像首无缺一般,能够成为一个时代武者的楷模。但这南域,挤进一流天才行列,完全足够。

即使这秦浩战胜过轩辕无极,但轩辕无极与轩辕风之间,存在不少差距。

这一战,要他丹阁之主丧命!

轩辕风嘴角泛着冷酷的笑容,即使他父亲没传话,他一样不会让秦浩活。今天,西凉阁主将成为他轩辕风扬名的跳板,只需一战,轰动南域。

“请!”轩辕风一摆手,指向拍卖台。

如今,拍卖盛典结束,那拍卖台很大,站上去显得很耀眼,最适合战斗。

“请!”秦浩道,语气冰冷,跟着跨上台去。

这一瞬,现场气氛,微微有些窒息感。

虽说是俩名后辈的较量,但在座的各方帝阶强者,莫名泛出一股期待,让他们多年沉寂的心,竟然激动起来。

他们这个层次,极少与人交手,其中大多数人,几百年不曾与人战斗过。帝阶间的战斗,太过恐怖,无论是哪一位,皆会对南域造成很大的影响和破坏,导致生灵涂炭!

而今天,他们将会看到俩个天才之间竞争,甚至是俩个职业间的竞争,丹道对武者!

也许普通人的较量,他们不会有兴趣。可今日不同,表面上看,这是秦浩与轩辕家族的战斗。然而更深一层想,便是西凉与南域的争锋。

西凉,多年不出帝阶了,不知这一代的西凉武者,武力会达到何种程度,与强大南域间的差距,又有多么的巨大。

众人,真的十分好奇,也很兴奋!

“轩辕风,二十七岁,八阶元尊中期,拥有元魂!”

台上,俩人站定,轩辕风主动出口。即使杀对方,表面上,也要给在座前辈们好感,不能丢失轩辕皇族气度。

“秦浩,二十一岁,三阶元尊初期,拥有元魂!”秦浩同样致礼。

在座众人,不少皆是摇头。

这还真是差距太严重啊!

尊境,三阶对八阶,已经是巨大的鸿沟。

然而,轩辕风又拥有元魂,爆发全力的情况下,怕是可与皇阶二重抗衡。

不过好在,西凉阁主,也拥有元魂,希望他的元魂可以强大一点。否侧,这场战斗毫无光彩,若是被轩辕风一招撂倒在地,倒是辜负了强者们的期待了。

不仅长辈们摇头,就连多数弟子,也露出鄙夷的眼神。

西凉阁主,也实在太弱,三皇四宗之内,甚至大多数一流宗门的弟子,也比秦浩的境界高得多。这西凉,果然是四域之中,最差的那种。

然而此时,齐小瓜和啃筒他们却笑了。

区区八阶元尊,也不知死活,钻出来找小祖宗动手?

看来这场战斗,地确没什么亮点,即便这位轩辕家族的天才怀有元魂,怕是很难逼出秦浩的全力,小祖宗三魂一开,跨越将近一个半周天境击敌,威力可不是闹着玩的,这人杰地灵的南域,怕是没几人能够抗衡。

何止是齐小瓜他们笑了,连远处的宁超凡也笑了,竟然坐下来,抓起席位上的瓜子磕了起来,翘着二郎腿道“轩辕家的不知死活。”

“战斗之时,不可借助除元魂以外的任何法器、兵器或者护身工具,双方点到为止,任何一方失去战斗能力,或是认输,便战斗结束。更重要的一点,外人不可插手。否侧,后果自负,开始吧!”

既上了拍卖台,主持规则的人,当属拍卖大师“李百通”。对此,任何人都没有异议。

而李百通制定的最后一条规则,显然冲着轩辕无霸去的。若帝阶的轩辕无霸突然插手,对秦浩会非常不利。

如今定下这条规则,轩辕无霸便不好行动。在座强者中,哪一个不是皇阶顶峰,半步元帝,甚至是真正帝阶。轩辕无霸即便偷偷做出马脚,也绝对逃不过众人的法眼。

而此时,随着李百通宣布开始,台上秦浩与轩辕风身上,尊级紫色气焰,同时绽放。显然,秦浩的气焰弱,轩辕风的气焰极强。俩人各自功法运转,即将发生碰撞。

“等一等!”

陡然,有个意外的声音打破战斗气氛,令所有人为之一怔,随即,各方强者面带不悦,看向那发话之人,究竟是谁这么不长眼,挑选这时候喊停。

不由得,无数道目光,望向被冷落的灵兽宗方向。

是宗主首徒,长河洛!

此时,长河洛迎着各方强者锐利的目光,有些胆怯的走来,停在斗台的下方,他可没有秦浩有气魄,毕竟秦浩前世为丹帝。

“你有何事?”剑宗蒙老开口,声音如剑一般,刺入长河洛心田。区区一流势力的弟子而已,无端打搅诸人的兴致,假设不能给出令人满意的解释,这长河洛的后果会很惨。

“蒙老,您好,在下灵兽宗弟子,我的师尊是……”

“老夫问你有何事?没问你师尊是谁。”蒙老语气严厉,他当然知道长河洛是灵兽宗的弟子,更知道是谁的徒弟。然而,他现在只想看比赛,看看秦浩这位小阁主的能力,是否配得上“镇压南域。”

至于长河洛的师尊,关蒙老屁事。

“蒙前辈,是这个样子的,之前丹阁阁主称镇压南域,而我灵兽宗作为南域一员,晚辈心底不服气,也想上台与他一战。”长河洛战战克克的回道,面对一名半步剑帝,太令人惶恐了,这个蒙老头子每一句话吐出,皆如利剑刺进心田,他很难受。

蒙老严肃的眼瞳眯了眯,灵兽宗弟子居然也想参战。而且,给的理由还很充分。

长河洛言道,只是不服秦浩镇压南域,决口不提丹阁与轩辕家族之间的私事,显得很得体,灵兽宗作为南域一员,确实有出战的资格。

然而,若他也上台,势必会造成秦浩的消耗,答应不答应,得看秦浩的意识,这时候,蒙老的目光,便是朝台上望去,显然给足了秦浩尊重。

“可以!”秦浩回道,长河洛昨天便和自己在文华苑发生冲突,丢了大脸。今天,一件东西也没拍到,他必然心生怨念,这时候露头挑战,果真是耐不住寂寞了,毕竟灵兽宗作为一流势力,今日毫不起眼,这是想踩秦浩一脚,引起别人的注目。

但这一脚踩在丹帝身上,长河洛会发生什么后果,由他自己负责。

众人再次一惊,秦浩面对轩辕风,已经承担很大的压力,却还答应长河洛的挑战,未免有些自傲过头。长河洛虽是一流宗门弟子,然而,个人能力并不弱轩辕风多少。这位丹阁之主,是有多少脸给南域踩?

远处角落的宁超凡却是不屑一笑,又来一个没有自知之明的,长河洛昨天已经成为笑柄,今天他又浪了。

“既然如此,也算我一个!”陡然,再站出一人,来至丹草堂的唐星辰,他于斗台的下方站定,和长河洛肩并肩,有点打虎亲兄弟壮烈感。

这一刻,场内诸位强者,皆不淡定,互相的对视着。

看来,丹阁阁主锋芒太盛,今日招惹不少南域后生的不满。

实际上,此刻又哪里只是长河洛和唐星辰俩人,剑宗、圣殿、李家,纹源阁等等大小势力,甚至是宁家之中,无数气度不凡的弟子,都在蠢蠢欲动,他们傲气的眼神盯在秦浩的身上。若非剑宗蒙老绷着脸,以及宁鸿轩的镇压,怕是剑宗和宁家俩方,便是紧跟着站出人来。

此时,很多宗门长辈见弟子们起了战意,便是目光威慑过去,压下弟子们的好战之心。

目前已经有三人要战秦浩,本身对他就很不利,南域地域虽强,然而,老一辈没有倚强凌弱的坏习惯。况且,秦浩贵为西凉阁主,等同于在座各宗掌教的存在,身份高贵,如果谁都挑战他,太不尊重。这一番车轮战下来,累也能把秦浩累趴下。

“你们来吧!”秦浩扫向唐星辰和长河洛俩人,并没有拒绝,其实再来几个宗门的弟子,他也无妨。

丹帝既然扬言,镇压南域一代,当有镇压的气魄和胆量。若避战,人家会耻笑自己,而且秦浩自己也都不起那人。

只不过,唐星辰和长河洛出头,真为给南域武者正名?

秦浩认为,他们还没那么伟大,看自己不爽就直说。

“好,秦小阁主发话,你们去吧!”蒙老退开步子,秦浩答应了,他自然不能阻拦。而且隐隐之间,轩辕无霸望向蒙老的目光,透漏着极其不满。

“多谢前辈,晚辈定当为南域扬名!”俩人拱手,便是身躯凌空落向斗台,站在轩辕风的身旁,呈三角之势,虎视眈眈的盯着秦浩。

“又一个不知死活的,唐星辰炼丹的能耐没学好,老唐斗丢脸的功夫,他倒学了些火候!”宁超凡哈哈一笑,把手里的瓜子磕丢掉。

齐小瓜和雀儿脸上露出古怪的神色,今天一战,南域简直给足了大哥耍风头的机会,实在太好了点。

“连我都有些忍不住想打架,若寒哥,婉沁姐,小九,星儿,剑公子,以及秦云大哥在场,那就太好了!”齐小瓜身上隐隐有战气弥漫,真想和南域来一场大的啊。

“呵呵!”一丝调笑,从沉默的轩辕无极口中吐出,连他都有些忍不住了,这些南域自以为大的家伙,真当北疆的帝武之王是个软柿子?从能几十万后辈武者当中脱颖而出,用屁股想想,实力都会有多么的恐怖。

然而,这群人居然把秦浩当成小绵羊,都想踩上一脚。

“你笑什么?”轩辕无英听到,回头望着轩辕无极“秦浩小贼会被风儿击毙,无极,你的大仇可报了,待会要尽量看得仔细些,在风儿的身上,会体现出轩辕家族元魂最优秀的一面,那是你所需要学习的。”

“是,二伯父,无极定当以风哥为榜样!”轩辕无极点头回到,然而,心头很不是滋味,其实轩辕无英和轩辕无霸,对他们这一代算比较好。

只是,轩辕风的表现,怕要令二伯父失望了。因为那秦浩,根本就是怪物,是不可战胜的存在。

这一刻,台上的轩辕风很不满,冷冷扫了扫长河洛和唐星辰,敢上来枪他的风头。不过,却也没说什么。毕竟丹草堂和灵兽宗,也是南域一员,人家是为南域而战。

“其实你们俩个上不上,都毫无用处,因为有我在,你们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轩辕风冲俩人冷笑道。

“风兄说得极对,既然如此,先让我打第一场,也好给风兄试试此人的本事,逼出他的破绽,方便你取胜!”长长河同样冷笑,真的是为轩辕风,逼出秦浩的破绽?

不,只要他出手,轩辕风便没有机会。

至于秦浩的破绽?需要逼出来吗?在长河洛眼中,西凉阁主,不行!

“义兄,换我来吧,我总觉得他怪怪的!”唐星辰的神色有些许凝重,他是炼丹师,最清楚炼丹师的不凡之处。一般而言,炼丹师会经常给自己进行药浴,或服用某些强化丹药,实际上,炼丹师的战力并不像想象中那么不堪。

尤其是,秦浩战胜过轩辕无极。

“不用那么麻烦,你么一起上吧,我赶时间!”

就在三人争论时,秦浩传出一句令满堂震惊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