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极品神医闯都市 > 第864章 法兰克王室的秘辛

见王一凡满眼的杀意,阮越急忙解释,“王大师,我们是在你来安南之前就已经把那块矿石运送出去了,如果知道你会因为这块矿石而千里迢迢赶赴安南,我们说什么也不敢这样做的。”

听了这话,王一凡脸色这才稍稍缓和了一些,不过却依旧没什么好脸色看。

就因为阮家这样一搞,他还不知道要花多少心思和精力才能从小尼古拉斯手里夺回那块矿石。

见王一凡的脸色稍稍好看了一些,阮越又小心翼翼地说道,“为了表达我们的歉意,以及弥补华夏国的损失,我们愿意帮王大师夺回那块矿石。”

“哼,那块矿石已经落入兰斯特家族手里了,你们还能做什么?”

王一凡冷哼道。

“我们在兰斯特家族身边安插了一个眼线,我们可以保证这个眼线对我们阮家是绝对忠诚的,王大师去了法兰克之后,他能给你提供很多的帮助,有他在,王大师你可以省很多心。”

阮越说道。

“他对你们是绝对忠诚的,但是对我却是不一定。”

王一凡闷哼一声。

“只要我们要求,他对王大师你自然也同样会竭尽全力,不会有任何区别。”

阮越承诺道。

王一凡对此倒也不怀疑,又说道,“这人能接触到兰斯特家族的高层吗?”

“他本来就是兰斯特家族高层的一员,并且很得兰斯特家族的信任。”

阮越笑道。

王一凡颇为惊讶。

阮家的手段真行啊,竟然在兰斯特家族内部安插了这么一个重要人物。

“这就是你给我的条件?”

王一凡挑眉道。

“当然不是。”

阮越摇摇头,“这不过只是我们阮家送给王大师的见面礼而已,也稍稍表示一下我们的诚意。”

王一凡暗暗点头。

阮家挺上道啊。

“那你们当初为什么要帮小尼古拉斯这个忙?”

王一凡沉声问道。

“咳咳,我们阮家毕竟是做生意的,兰斯特家族给我们开出了让我们无法拒绝的条件,所以我们就答应了。”

阮越干咳了一声,有些尴尬地说道。

“所以就是为了赚钱?”

王一凡咬了咬牙。

“也不光是为了赚钱,兰斯特家族在法兰克王国地位极高,跟他们建立良好的关系,对我们阮家自然大有裨益。”

阮越又说道。

“哼,你们先是帮兰斯特家族运送暗物质矿石,从中赚了一大笔,现在又帮我夺回那块矿石,想卖我一个人情,算起来你们靠这块矿石赚了两波,还真是怎么都不吃亏,难怪你们阮家这么有钱,这生意做得挺溜啊。”

王一凡冷笑道。

阮越讪讪一笑,没有搭话。

王一凡说得没错,他也无从辩驳。

“说吧,你们要我做什么?”

王一凡问道。

“还是我父亲亲自跟你说吧。”

阮越开口。

“你父亲现在在哪儿?”

王一凡皱眉。

阮越微微一笑,从座位旁边拿来一台笔记本电脑,打开之后,屏幕上就出现了一个理着寸头的中年男子。

“王大师,真是久仰大名啊,今天总算是见到了。”

屏幕里的中年男子看着王一凡爽朗地笑了笑道,“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阮富,是阮氏家族的族长,你可以叫我阮先生,当然,如果你不嫌弃的话,也可以叫我老阮。”

听完对方这番话,王一凡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这位阮家的族长可真是接地气得可以啊。

“对于之前我们帮兰斯特家族运送暗物质矿石出境一事,我们感到非常抱歉,没想到会给王大师带来这么大的麻烦,在此,我向王大师致以最诚挚的歉意。”

阮富又微微躬身道,显得十分谦恭。

王一凡轻轻颔首,表示不介意。

人家都已经把姿态放低到这种地步了,他自然不能再揪住不放。

“你们有什么要求?”

王一凡问道。

对方连送的见面礼都这么有诚意,远远超出他的预料,他相信,阮家开出的条件也一定不会让他失望。

“我们想让王大师帮我们从亚历山大家族的手里抢走一个人。”

阮富点点头,直截了当地说道,一点也不拐弯抹角。

“亚历山大家族?

抢回一个人?”

王一凡有些讶异,“你说的是法兰克王国的那个亚历山大家族?”

“没错。”

阮富点头,“十几年前,我们阮家出了一个叛徒,这个人在阮家犯下了弥天大罪,当年为了跟我争夺家产,活活逼死了我的父母,还害死了我们阮家不少的人,争产失败之后又勾结外人对付我们阮家,当年如果不是安南军方暗中相助,我们阮家可能已经没了。”

说这番话的时候,他脸色十分阴沉,一张脸也满含杀气。

车上的阮越同样一脸的愤懑之色,可见对那个叛徒的痛恨。

“当年对付你们阮家的,难道就是亚历山大家族?”

王一凡猜测道,眼睛微微眯了一下。

对于这个家族,他可一点都不陌生,之前来抢夺那块暗物质矿石的就有这个家族的人,他自然不会放过对方。

“没错。”

阮富颔首,“这件事情是我们阮家永远的耻辱,如果在我有生之年没法给我父母报仇雪恨,为我阮家讨回一个公道,让那个该死的叛徒罪有应得,我就算是死也不会瞑目。”

“只是因为亚历山大家族在法兰克王国地位极高,就连作为王室的尼古拉斯家族和狄拉家族都不敢轻易招惹,而法兰克又是西方首屈一指的强国,那个叛徒在阮家犯了事之后,就逃到了亚历山大家族,从此以后音讯全无,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一定在亚历山大家族藏着,而我们碍于亚历山大家族的威势,也奈何那人不得。”

阮越在旁边说道。

“我们不敢奢求王大师能帮我们对付亚历山大家族,只求你能帮我们把那个叛徒抓回来,我要在我父母,还有惨死在那人手里的亲人灵位面前,亲手了结他,以告慰他们的在天之灵。”

阮富沉声道。

“行,没问题。”

王一凡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阮富心里很惊讶,显然没想到王一凡这么爽快。

“王大师就不问问我们给出的条件?”

阮越忍不住问道。

“我相信你们不会让我失望的。”

王一凡摆摆手。

“王大师果然快言快语。”

阮越钦佩道,“等王大师到了法兰克之后,可以跟尼古拉斯家族的人多接触一下,他们对你们华夏比较亲善。”

王一凡寻思道,“有一点我没怎么搞明白,法兰克王室为什么有两大家族呢?

既然都有狄拉家族作为法兰克的正统王室,又为何还有一个尼古拉斯家族牵扯其中,也同样被称为法兰克王室?”

“王大师有所不知,其实在一百多年前,尼古拉斯家族才是法兰克的正统王室,只是当年法兰克爆发了一场政变,尼古拉斯家族被颠覆,因此狄拉家族才顺势上位的,但因为狄拉家族上位名不正言不顺,当年引起很多人的不满,因此为了安抚那些人,所以狄拉家族当时的族长,也是狄拉家族历史上第一位法兰克国王就承认了尼古拉斯家族的王室地位,规定他们的子孙后代也有王位的继承权。”

阮越解释道。

“可是这此后的每一任法兰克国王都是来自于狄拉家族啊。”

王一凡很不解。

“这样的规定在当时不过只是权宜之计,为了稳定局面而画的一个大饼而已,以狄拉家族的势力和野心,自然不会允许王权旁落到尼古拉斯家族手里,但即便如此,尼古拉斯家族作为法兰克王室的地位也由此确定了下来,同样享有尊荣。”

阮富又继续说道,“而尼古拉斯家族本身的实力和底蕴也很强,在法兰克仅次于狄拉家族和亚历山大家族。”

“那小尼古拉斯,以及老尼古拉斯,跟尼古拉斯家族又有什么关系?”

王一凡又问道,对此十分好奇。

“小尼古拉斯跟他爹所在的兰斯特家族最初是尼古拉斯家族的一个分支,只是后来因为兰斯特家族的一个先辈贪恋权位,想要抱狄拉家族的大腿,就背叛了尼古拉斯家族,从此以后就跟尼古拉斯家族彻底决裂了。”

阮越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

王一凡恍然。

“哼,兰斯特家族的人都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阮富满眼鄙视地说道。

“那你们还跟这样的人渣做生意?”

王一凡撇撇嘴道。

阮富讪笑了一声,顿时就不吭声了。

“不管怎样,王大师你到了法兰克之后,以上三个家族的人你都要小心,但尼古拉斯家族你倒是可以多亲近,他们虽然也不是什么纯粹的好人,但是却比其他三大家族的人有原则和有底线多了。”

阮富又陪着笑道。

阮越见自己老爹脸色讪讪,为了避免尴尬,看着王一凡说道,“我们为王大师准备的这份礼物,你一定会喜欢。”

说完,他就从车上的一个储物盒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笑眯眯地递给了王一凡。

王一凡看到这个用金丝楠木做成的盒子,下意识地接了过来,将其打开了。

盒子一打开,一阵异香顿时扑面而来,盈满了整个车厢。

王一凡看到盒子里这株形状怪异的草,瞳孔微微放缩。

“这……这是麒麟草?”

王一凡失声道。

“没错,正是麒麟草,王大师作为炼丹宗师,对于这麒麟草应该不会陌生!”

屏幕中的阮富也笑了笑道,“这株麒麟草是我们花了极大的代价才得到的,当然,我们这等凡夫俗子就算拥有了这麒麟草也派不上什么用场,只能是暴殄天物,只有搁在王大师手上才能发挥出它真正的作用和价值。”

王一凡看着这株麒麟草,久久失神,随后脸色才慢慢变得激动起来。

麒麟草是炼制天元丹所需的三种药材之一,之前他凑齐了一份炼制天元丹的药材,而第二份就还差一株麒麟草,如今有了这株麒麟草,他就有了两次机会,等到他进阶七品炼丹师之后,就有可能炼制出两枚天元丹,即便第一次失败,那他也还有第二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