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韩四当官 > 第四百一十章 他们成不了事

        一下午无事,甚至都没听到枪炮声。

    为了稳定军心,也为了打发时间,韩秀峰干脆让任钰儿把书捧出来晾晒,他自个儿则搬了把藤椅坐在树荫下随手拿起本书翻看起来。

    余三姑不担心城里的那些会党,而是担心到现在都没消息的任雅恩,烧好茶出来看了一眼,又跑回内院的佛堂跪在佛龛前祈祷。

    潘二去院子外转了一圈,回到厅前好奇地问:“四哥,在看啥子?”

    “《洛阳伽蓝记》。”韩秀峰放下书抬头笑道。

    “写啥的?”

    “这是本记述北魏时政局、人物、风俗、地理和奇闻的书,我也是头一次看,果然是本好书,果然名不虚传。”韩秀峰想想又笑道:“《水经注》你应该听说过,这本《洛阳伽蓝记》和《水经注》、《颜氏家训》并称北朝三书。”

    潘二只认得一些字,哪里晓得这些,正不知道怎么往下接,任钰儿走过来道:“四哥,您手上这本《洛阳伽蓝记》是宋摹本,珍贵着呢,就算有钱也不一定能买着。”

    “是吗?”

    “骗您做啥,”任钰儿回头看看身后那一堆书,窃笑道:“这几大箱里究竟有没有孤本我不晓得,但珍本可不少。除了您手上的《洛阳伽蓝记》,还有顾炎武撰写的、李慈铭批校的日知录三十二卷,有宋刻元修的说文解字十五卷!”

    “全是珍本?”韩秀峰下意识问。

    “嗯。”

    “你咋不早说,既然有珍本就得好好珍藏!赶紧帮我把那些珍贵的全挑出来,屋里不是有绒布吗,扯几块绒布把那些珍本包好。”

    “等外面太平再去找木匠做几个匣子,把书装匣子里留着送人。”潘二忍不住笑道。

    韩秀峰像看白痴似的看着他笑骂道:“长生啊长生,怎么有点好东西你就想着送人?这么说吧,现而今我韩秀峰官也做了,钱也赚了点,啥都不缺就缺传家宝。这些珍本打死也不能送人,全留着,我老韩家既然要做耕读传家的书香门第不能没点底蕴,而这些书尤其这些珍本,就是我老韩家的底蕴!”

    “四哥,你是官也做了,钱也赚到了,我还没正儿八经做上官!再说这些书有一半是我帮搜罗的,能不能匀几本给我?”潘二谄笑着问。

    “书到用时方恨少了,想看书是好事,钰儿,给你长生哥挑几本。”

    “好咧。”

    “四哥,别的书我不要,我要珍本。”

    想到在巴县老家从川帮贼窝里淘到的那方砚台派上了大用场,韩秀峰禁不住笑问道:“你该不会是想要过去送人吧?”

    潘二挠挠脖子,一脸尴尬地说:”四哥,别人不晓得你是晓得的,郭大人喜欢看书,而且喜欢看古书。”

    “要说古书,他那儿多着呢,用不着你背石头往山上送。何况郭大人已经够器重你了,用不着那么巴结。”韩秀峰打定主意只要是珍本全留作传家宝,别说潘二,就算郭沛霖亲至也别想从这儿拿走一卷孤本珍本。

    潘二其实也不是真想要,而是外面乱成那样,心里忐忑不安,实在找不到话说。任钰儿不明所以,心想潘老爷都开口了,一本不给不太好,正寻思要不要挑一本相对珍贵的送给他,张光生跟着大头进来了。

    “四爷,打听清楚了,县衙、道署等城里的大小衙门不但被会党全占了,连县太爷都被会党给杀了!”

    “袁祖德殉国了?”韩秀峰放下书问。

    “殉国了。”张光生擦了把汗,紧张地说:“听逃出来的人说,县衙门里的四十多个广勇,有一半是小刀会的会众。作乱的会党冲到县衙,在县衙里当差的会党就从衣裳里拿出早准备好的红巾扎在头上,跟着一道作乱。不是会党的衙役和乡勇急忙翻墙逃命,来不及逃的只能硬着头皮跟在那些会党后头。

    袁老爷那会儿还在床上,一听见外面喧闹连衣裳都顾不上穿,就披着一件长袍出来了。看到院子里全是扎着红头巾的乱党,见那些乱党让他交出官印,他不但没屈服还义正言辞地说‘印信在此,如果你们要拿,就先拿我性命’。还说他乃天子命吏,看谁敢把他怎样。

    结果那些会党不买他的账,曾被袁老爷查办过的那个潘起亮更是大喊‘今日之事,有进无退’,边喊边冲上去砍了袁老爷一刀。其他乱党一拥而上,刀矛相加,袁老爷身上连中二十多刀,血流如注,一命呜呼。”

    “他娘的,真敢杀官!”大头惊呼道。

    潘二心里咯噔了一下,暗想果然被四哥给料中了,心想他今后要是遇上这种事,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别的什么都不用想。

    韩秀峰暗叹口气,低声问:“吴健彰呢,吴健彰有没有死?”

    “卖鸡爽没死,”张光生从任钰儿手中接过茶,解释道:“四爷,直到回来前我才晓得,领头作乱的是小刀会的头目刘丽川,刘丽川是广东人,他当年来上海时曾找过卖鸡爽,卖鸡爽见他是同乡还帮过他,所以刘丽川没杀卖鸡爽,只是把卖鸡爽关起来了。”

    “你刚才说的那个潘起亮是什么人?”韩秀峰想想又问道。

    “潘起亮是本地人,也是白龙会的头目,外号小禁子,是城里出了名的地痞。据说因为偷盗被衙门锁拿过,还被打过板子。”张光生顿了顿,接着道:“刘丽川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外号阿混,懂点洋文,会说洋人的话。刚来上海时卖鸡爽曾给他找了个行医的差事,其实他根本不懂医术,后来贩卖大烟,是个积重难返的鸦片鬼子。”

    “犯上作乱的就小刀会和百龙会这两路人马?”韩秀峰追问道。

    “不止。”张光生连忙放下茶杯道:“除了刘丽川的小刀会,潘起亮的百龙会,还有李咸池的福建龙溪帮,李绍熙的广东嘉应帮(梅州帮)和李仙云的福建兴化帮。小刀会其实就是天地会,所以他们打的是‘反清复明’的宗旨,我回来前他们刚差人在城门口贴了告示,号称‘大明国’!

    刘丽川自封大明国统理政教招讨大元帅,李咸池是什么平胡大都督,小刀会的陈阿林为左副元帅,林阿福为右副元帅兼署上海县事,其他会党头目不是元帅、将军,就是大臣、参谋和什么先锋不等。

    告示上盖的是‘顺天洪英义兴公司’的印,声称当今‘贪官污吏,布满市朝’。‘礼义不存,廉耻尽丧。暴敛横征,野皆狼心狗行之吏,卖官鬻爵,朝尽兔头麋脑之人’,‘所以政教日衰,风俗颓败,人心离而国势难支’,为此决定‘歃血同盟,誓清妖孽,厉兵秣马,力扫腥膻’。

    要求‘城厢内外,勿用惊迁;士农工商,各安常业’,还颁有军令,说什么要‘军令如山,秋毫无犯’,‘不得取民间一物,不得奸民间一女,违者重究,凡军士不听号令、奸**女、掳掠财物、偷盗猪狗者均予斩首’。可我回来前他们却派人分守六门,盘问过往行人,箱笼包裹一概不准带进带出。听逃出来的人说,城里的那些乱党这会儿正在扫荡当铺钱庄,四爷,您说说,这算什么秋毫无犯?”

    “或许他们觉得当铺钱庄不算民间。”韩秀峰摸摸嘴角,突然起身道:“不过听你这一说,我放心多了。他们就是一帮乌合之众,别看现在闹得欢,但我敢打赌他们成不了事,说不定平乱的朝廷大军还没到,他们倒先闹内讧了。”

    “四爷,他们虽说是一帮乌合之众,但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他们这会儿正在到处拉船上的水手和码头上的那些苦力入伙,说是要去攻周围的州县,要去攻苏州,还说盘踞在江宁的长毛会派兵来接应。”

    “说谁不会说,能不能做到则是另一码事。”韩秀峰看着众人,冷冷地说:“我刚才说反而不担心了,不只是因为他们就是帮乌合之众,而是因为他们打的旗号。江宁城里的那位洪天王都已经自立为王了,人家要建的是什么都得听天王的天国,不是为了反清复明,要建的也不是什么大明国,换言之,他们就不是一个路子。”

    潘二反应过来:“且不说江宁城里的长毛被江南大营和江北大营死死卡在那儿不敢再轻易分兵,就算能分兵也不会来帮他们!”

    “所以说他们成不了事。不过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毕竟眼前他们的确势大,方圆两百里朝廷又没几个兵,周围那些州县说不定真能被他们给攻下来。”

    “那怎么办?”张光生急切地问。

    韩秀峰本来以为城里的那些会党只是趁乱作乱,打劫点钱财,没想到他们竟举旗造反而且想反清复明,建什么大明国。觉得总呆在这是非之地不是事,沉吟道:“他们反他们的,我们忙我们的。既然自来火鸟枪一时半会买不着,那就退而求其次买火绳枪。今天出门不合适,明天一早我们兵分两路,我去租界找洋行买枪,你们去找船,等买着枪我们就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