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游戏进入玄幻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去找管家

    费腾和遥算本来关系不错,只因一句话没理解出来,两人便完全没了关系,皆要干对方,只是众人拉着,他俩不能打着,打不着便互骂着。

    众人拉着,他俩互骂。这家掌柜的见两人虽被拉开,但仍在互骂,喊道:“把它俩拉走,别让他俩互相看着。”

    打地基的石惊天问道:“拉哪去?”

    这家掌柜道:“拉走,哪都行,别让他俩互相见到。”

    石惊天与龙少、木匠工何不凡、纯力工赫风、俩衙役、一家丁将受伤的费腾拉出塌房子到了街上。两人骂仗,街上不少行人都停下看着,不知因为咋地了。

    钱溪五、二宝子、俩守门士兵、一家丁将遥算朝院子拉出塌房子,直将他拉到仓房里去。拉到仓房里去不为别的,是为了不让他俩看见,门也被钱溪五关上了。哪知遥算进了仓房,一点看不到外面,骂地更很,声音更大,扯着脖子往外喊。

    街上人多,费腾有点不好意思再骂,但听到遥算在仓房里仍在骂,而且骂的更厉害,他没忍住张着血嘴,仰着脖子,朝着仓房破口大骂。

    村主站在塌墙上,对石惊天等人道:“把他拉远点。”

    石惊天衙役等人继续拉他。现在街上大多人都不知,费腾的嘴是干活时弄的,一不知道的人见费腾满嘴是血,以为打架了,道:“这哥们让人打了?”

    另一不知道的道:“我草,打地挺很那。”

    有人认得村主,道:“那不村主吗?”他认识并不是跟村主有什关系,而是见过几回村主,连句话也未与村主说过。

    人群瞅瞅村主,瞅瞅那受伤的人,有刚来不知道的道:“咋,那人村主干地啊?”

    “村主干地,是村主干地吗?”又一刚来的听了问道。

    第一个刚来说话的道:“不知道啊,那人是村主给干地不?”

    这第二个刚来说话的道:“村主干人还用自己动手吗,我估计好像衙役干地。”

    “衙役干地,那俩衙役拉着他,也没干他呀?”第一刚来说话的听了说。

    第二刚来说话的道:“那可能不是他俩,打人的不在。”

    村主见有人乱说,道:“别乱说话啊,那人不是我干地,是他自己弄地。”

    石惊天与衙役等将费腾拉的远了,街上人也多,人多嘈杂,遥算在仓房里骂人也听不太清了,他也便骂的少了。龙少道:“行了,消消气吧,到现在因为啥我都不知道。”

    那纯力工赫风道:“我也没弄明白咋回事,好好的就突然要干。”

    这木匠工何不凡问费腾道:“你俩谁能干过谁?”

    离的远了,费腾也不咋骂了,往地下吐了口血道:“就他那逼样,我打不废他。”

    何不凡看他说话直冒血,也不知他真能打废假能打废。问道:“你嘴现在还有事吗?”

    听何不凡问,他才想起自己嘴来,嘴还在流血,需要上医馆。吐了两口,道:“我得问问村主,好让他带我去医馆。”

    石惊天,俩衙役等听了,也不再使劲拉他,把着他便往村主那走。

    村主站在塌墙上,见费腾朝他走来,一时不确定他要干甚。费腾走近道:“村主。”

    村主问道:“你到我这儿干啥?”

    费腾也不往出吐血,张开血嘴对着村主道:“村主,你看看,还在流血呢,快带我去医馆啊?”

    村主道:“去医馆得找管家。”随瞅瞅道:“你们谁去把管家找来?”

    他几个互瞅瞅,打地基的石惊天道:“那我去?”

    村主听了道:“你去。”话一说完,村主想起管家去赊账,也不知赊没赊成,道:“让他快点把账赊好,好带费腾去医馆再赊。”

    石惊天刚要走,听了村主话道:“好的,我都记下了。”话毕便去。

    见石惊天去了,村主对费腾道:“你再挺会儿,一会儿管家就到。他来了,就带你去医馆。”

    晚找了管家,去医馆慢了,这时费腾更恨那遥算,若不是因他,自己现在估计已经在医馆了。村主见他还在往出流血,道:“在给他拿碗水来。”

    这家掌柜的听了,道:“等会儿,我给他舀水。”说着便回身去了。之后舀了一碗水来。交给费腾道:“给。你这血流了不少了,你说你,干活咋不小心呢。”

    费腾满嘴都疼,鼻梁子和下巴也疼,漱了口嘴道:“我两排前牙全没了。”说着咧开两片驴唇给他看。

    这掌柜的往里瞅瞅,道:“你这以后可咋吃饭那,左右里边牙还在,只能用里头牙了。”

    何不凡道:“没事,有做假牙地。把假牙安上,跟没坏差不多。”

    费腾一听,登时无气了,问:“真假地,做假牙地在哪?”

    何不凡道:“这做假牙地,我记得是个摆地摊地,还给人修脚。当时我还看他给人修脚做假牙了呢。”

    费腾问:“他在哪摆摊,怎弄的?”

    何不凡回道:“他在东街那,咋弄地,当时我看他给人修完脚,就看他用那东西给人镶牙。”说到此何不凡看着费腾又道:“我草,那人给人修脚和镶牙的,用的是同一个工具。”

    费腾一听,确实有些埋汰,一时竟不打算去镶了。道:“他修脚和整牙怎能用同一个工具呢,那玩应整完脚,再伸嘴里,没味吗?”

    何不凡道:“那谁知道了,我又没让那玩应伸过。”随又道:“味道应该是有,就看你想不想镶了,想镶还在乎那味吗?当时我看镶牙那人,他咋镶地?”

    费腾张着血嘴道:“我草地。”不知是该去镶牙,还是不该去镶牙。

    纯力工赫风道:“那玩应整地也忒埋汰了。”纯力工赫风心想,反正又不是他镶,道:“我劝你还是去镶吧,你那牙没一个两个还行,整个前门全没了。难看不说,也不好吃东西。”

    费腾一听,还真想去把牙镶了,但一寻思,还是恶心。他那工具,说不上给多少人修过脚呢,洗不洗都不知道。

    村主想起一事,刚才撬折不少锹把,还剩几把锹了,可别没用的了,想着便去瞅锹。瞅了两圈,只看到一把好锹。心道,总共就六把锹,被他们一连撬折了五把。

    村主去拿那好锹道:“哎,这把别撬了啊,这剩这一把了。”

    他们闻言看向村主,又瞅了瞅村主手中那把好锹和那些断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