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女配修仙回来了 > 第三百九十四章 诅咒

    见过生母李慧娟最后一面之后,姜莹就离开了。李家二舅还辗转托人传达了“亲戚一场,聚个餐,诉诉衷肠“的想法,可是姜莹觉得没有必要。她和李家的亲缘早已经断了。何必呢?

    至于背后怎么被人骂,她也不在乎。

    李家从始至终要的,都是钱,最重视的,也是钱。

    到生命的最后关头,想改了,走亲情路线,不觉得为时太晚?

    她没有心情陪着演戏。

    李慧娟知道包括钱教授,都是姜莹请来的,气得一口气堵在胸口。加上癌症的病痛日日夜夜,医生也说她的病即使转到发达国家,也是拖日子,很多治疗办法本身也是对病人的煎熬,意志力不强,求生意志不够的,根本撑不下去。

    和癌症的斗争,从来都是艰辛的。

    这和有钱没钱,没有一点关系。

    她从来不相信报应的,可是这个晚上,孤单的看着病房外的星空,身体的痛楚无法抑制,就像多年来她经历的。她这一生太惨了,父亲家暴,女儿不孝。三任丈夫,后面两个不说了,第一个姜子培是结发夫妻,夫妻感情不合如泡在苦水里,满肚子无法言说的委屈。她是一个人,不是一个物件啊!她追求自己的幸福,到底有什么错?

    都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什么责怪她!她也没有办法啊,命运如此,她只是做了当时最好的选择。

    李慧娟忘记了,当年她被娘家人劝导着,放弃对女儿的治疗,转移外人的捐款——话是没错的,当时姜莹已经是植物人,救不活了,后半生只能花钱,不能赚钱,就像一个无底洞,源源不断的往里面填。

    而她,还要继续生活的。不能一辈子拖着一个拖累,会累死。

    所以,她做了当时最好的选择,没有错……

    现在想想,就是真的没有错吗?

    她没有错,那姜莹此刻放弃,又错哪里了?

    呆呆看着银行卡,手机一查,上面那么多个零。原来,钱只是一串冰冷的数字!

    生命的最后时刻,李慧娟满腹怨恨,怨自己生在李家,不得不当父亲的女儿,为了救父亲才嫁给不爱的姜子培。恨丈夫姜子培,明明娶了她又不肯善待,逼迫她生儿子!

    最恨姜莹,她亲生的女儿啊,从来不向着她,明明有能力救她,却见死不救!

    “我诅咒、诅咒你、不得好、不得好……“

    话音未落,那个“死“字也没说出口,就见空气中荡漾一串波纹,冬的身影出现。她冷冰冰的斜睨李慧娟。

    李慧娟瞪大了眼睛,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你是、你是……“

    姜家有些神奇,婆婆当年还被人请去跳大神,这些封建余毒她以前听都懒得听,总觉得是落后的糟粕。现在忽然兴奋起来,当成救命的稻草,“……来救我的吗?“

    这个女孩长得和姜莹有点相似。

    不过李慧娟什么都顾不上了,只要能救她,她什么都不管!

    长得像,又不是姜莹?有什么关系,她还想,如果和姜莹有仇就更好了。那肯定更愿意救她了。

    冬入了修行,隐隐约约看到李慧娟干枯的身体里,已经毫无生机。

    事实上,人头上有三把火,那就是生机。李慧娟的早就枯萎凋零,要不是系了一头强大的命线帮她续命的,早就死了。

    “主体应该很后悔吧,不敢干涉的。让她依着自己的命数,自然死亡,也许就没这么多事情了。“

    冬一叹,没有多说,而是在李慧娟的面前展示一些画面。

    不是修行方式,而是现代的设备——当年的视频。

    “阿姨,求求你了,姜莹还活着啊,你拿走所有的捐款,医院没有钱,怎么继续给她治疗?“

    这是董玉茹,哭得跟孩子一样,拉扯住李慧娟,嚎啕大哭,“那是我们辛辛苦苦跑了好几个学校,求人家捐款的,你不能就这么全拿走啊!“

    “李阿姨,我们尊敬你,因为你是姜莹的母亲。你也太狠心了,天底下居然有你这样的母亲?姜莹还没咽气呢,你这么做和杀死她的凶手有什么区别?“

    视频中,李慧娟什么也不理。

    而李家二舅挡在前面,“你们几个都是外人,怎么知道我姐姐的苦楚?“

    “她有什么苦楚?躺在病床上,等着治疗的是姜莹!“

    “姜莹已经死了!是植物人了!就掉着一口气!你们知道我姐姐这些天经历了什么吗?姜莹是她的独女,她也不想的。“

    “无耻!“

    “卑鄙!“

    冬把网络上痛骂的文字,用语音文件播出来,各种偏激的恶毒的诅咒的话,如炮弹连番不断的砸到李慧娟脸上。

    这些话语中,有一些站在中立立场的,不过后来听说李慧娟的二婚丈夫继女结婚,都得了她给的数万陪嫁,而亲女在病床上,却从来没去照顾,看望一眼。

    再善良的人,怕是也忍不住愤慨。

    “我道歉,我之前以为那些偏激者都是键盘侠——世上没有真的个感同身受,你们又不是李慧娟人,怎么知道她的难处。现在,我收回话,可恶,她就是天底下最恶毒的母亲!没有之一!“

    “对于她,我没别的话,就是两个字:恶心!“

    “那些为她说话的,真是心胸宽大,只好祝福你们下辈子遇到她这样的亲娘!看你们能不能还宽大为怀!“

    这些视频和文字,都是精心整理出来。

    是李慧娟一直避免,也是故意装作看不见、听不到的。

    现在,一样样清晰的砸到她眼前。她捂着胸口,死死指着冬!

    冬无所谓,她是傀儡,根本不在乎什么诅咒。冷着一张脸,轻轻道,“都说人生来本善,但是你除外。“

    “虎毒不食子,杀人犯也会善待自己的亲生子女。但是你除外。“

    “聪明和愚蠢的最大区别是什么?聪明的人知道怎么做,获取最大利益。你呢,你是自以为的聪明人。“

    最后一个视频,是前几天的新闻。身着白色干练职业装的董玉茹,正代表“千华集团“,和“文氏集团“签约,成立了一家新的传媒公司。记者采访她,从一个小小的电视台记者,成为大企业的CEO,有什么想要和大家分享。

    董玉茹笑着,她家境小康,生活无忧无虑,也没什么大野心。生平第一次知道金钱的力量,是大四那年室友出了车祸。

    “那时疯魔了一样,天天就想着怎么能搞到钱,搞到钱就能去救老姜了。哪怕多搞到一分,兴许老姜就能多一丝机会。“

    “听说那时候,姜莹的父母都放弃治疗是吗?可是你只是她的室友,是同学关系,怎么就豁出去了?“

    “我觉得,做人应该有良心吧?我这么对老姜,也是因为她对我好啊!不管她父母怎样,那是他们的事情,就我自己,我觉得我必须这么做。“董玉茹在视频里笑得开心,“看,我现在就得到收获了。“

    “千花集团成立的传媒公司,有很多候选者。为什么选我,因为我过去这段经历打动了千花总裁。她觉得我这个人值得,才信任放手让我当这个CEO的。“

    “原来如此,这也算好人有好报吧!“

    董玉茹得意的笑,“那是自然!“

    视频结束,李慧娟当然认出董玉茹,就是当年拽着她,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女孩。

    “你、你们……“

    她捂着胸口,满腹怨恨,眼中却不知是羞愧还是悔恨,或者是不甘?种种复杂情绪,却都成一场空了。

    当夜,李慧娟猝死。冬停留在原地,看着她的灵性全部散去,魂归大地,才返回白家祖宅。

    ……

    月明星稀。

    祭台上,姜莹坐在白幡飞舞的中央,口中念念有词。片刻后,她吁出一口气,擦了下额角的汗。想要站起来,可惜身子有些笨重了,没有一下起来。

    冬赶紧过来搀扶。

    扶起了姜莹,冬才跪下了,负荆请罪,“主体,惩罚我吧。我气死了你的生母。“

    姜莹看着已经熄灭的蜡烛,“我知道了。“

    “我……我实在看不过去了,这些年,她想当瞎子就当瞎子,想当聋子就当聋子。以为两眼一闭,两耳一合,别人议论什么,就和她无关?所以我给看她那些视频,看了网友的评论。她就……活活气死了。“

    姜莹什么话也没说。

    “她是被那些言论气死了,死后的因果沾染不到主体身上。“

    姜莹摇摇头,叹口气,“那你自己呢?“

    她目光带着一丝慈悲,“你身上有她的诅咒,知道吗?“

    冬一怔,随即想到李慧娟死前那凄厉的眼神,真是搞笑——她和李慧娟是真的无冤无仇,只是因为她放了最真实的一幕,撕破了虚伪伪善的面纱,就被怨恨上?还诅咒?

    “一辈子,到死都是个糊涂人……“

    冬不屑道。

    “她毕竟是我的生母,冬,她对你的诅咒,恨意极深。我……我不能出手救你。“

    “没事,主体,你我命运本就联系在一起。你出手救我,诅咒牵连到你身上,和在我身上,有什么区别?“冬没有放在心上,弹了弹衣角的灰尘,“她的事情已了。咱们该做大事了。“

    所谓的大事,自然是最后一次招魂,春给的信息。

    幽宸界!

    那是春为历代白家先祖准备的新的修行地,可以彻底脱离这个灵气枯竭的世界。

    这件事必须上心,姜莹若是到了最后一步,怕是也要和老祖宗们一样——就等于在给自己准备后路。

    “春给了详细坐标,但是传送阵不知道是不是修改了坐标,就可以的。主体,要不要再试验几次?但我们怎么知道试验成功还是失败?“

    姜莹的眼神越发慈悲,“春、夏接连遭遇不测,我也不敢送你去了。为今之计,只有一个法子,就是通过魔魇气。“

    “这……“

    冬也知道,用魔魇气肯定是万无一失。但被无意闯入的世界生灵可就糟糕了。

    “都说天生万物,相生相克。魔魇气应该也有相克的吧?“

    姜莹沉吟许久,“我不知道。若是在我第一次穿越的紫宸界,那里或许能找到克制魔魇气的吧?“

    她始终记得,最初的那几年,她遭遇的魔头大佬,还有那在火焰牢笼里生活多年的强者们……

    她腹中骨肉的生父,就是其中一位强者。

    姜莹没有忘记那人惊鸿一瞥,面容模糊,却有一双晶亮如星辰的眼。明明坠入魔道,混乱的什么都记不清了,可眼神怎么那么清澈呢?真的不像是魔道中人啊?

    随即她嗤笑一声,她身负魔种,又出身魔道世家,修炼的是掩饰在紫金观正统功诀下的白家魔功,才是根正苗红的魔头吧?

    幽宸界,是最后的退路。为了找到准确的坐标地址,姜莹连续半个月使用魔魇气,打通了数百个通道。

    在她的努力之下,终于确定了方位。

    下一步,就是请白家老祖宗们搬家。

    要离开世世代代守护的老家,老祖们都不舍。

    “你们可要搞清楚,不是跟你们商量。为了给你们找个家,我牺牲了多少?两个傀儡先后没了。这么多年,忙忙碌碌,也就为了这一件事!事到临头,反悔了?不想走了?那你们当初怎么不干脆的死掉算了?“

    “还有,我已经身怀六甲。这个孩子来历特殊,我怀相辛苦,也不知生产能不能顺利。人算不如天算,若是遭遇意外,白家还剩下谁?你们是坐等灵气枯竭,灵性耗尽,最后烟消云散,还是趁现在来得及,我修为尚在,拼一回?“

    “小三十三……“

    姜莹冷哼一声,“我现在是白家家主!叫我家主!“

    “呃!“从前哪有敢在他们面前自称家主啊,叫家主了不起啊。谁没当过似地!

    “家主!既然家主下令了,我们……从命就是。“

    “这还差不多。“

    姜莹得了准信,就开始筹备。

    她一走,白家老祖宗们就开始懊恼,“气死我了,这丫头,脾气怎么这么坏!“

    “坏怎么了,不是随的你?“

    “够了啊,我脾气再坏,对祖先是尊重的。“

    “那就不告诉她楚夏的事情!“

    “说不说的,有什么用?楚夏没死,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省省吧,我见小三三脸上也有一股死气,怕是这劫难逃不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