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数据废土 > 第 四 章

陈兴是个行动力极强的人,很快就作出了决定,搏一把!

只要能拿到那条金链子,就能买辆二手机车,大幅度增加狩猎的效率和安全性。

活尸群向他缓缓挪来,大约是正常人的行走速度。活死人的恐怖在于,它们是永不停歇的,可以不眠不休地行走。一旦被它们缠上,就是不醒的噩梦。除非消灭它们,否则就会像龟兔赛跑一样。虽然慢,却锲而不舍,只要停下休息,就可能被追上。

作出决定后,陈兴迈开脚步,绕着活尸群跑动起来。他的目的很简单,利用自身的速度,将那只戴项链的活尸引出来杀掉。

跑着跑着,其中一只浑身爬满绿色青筋的活尸忽然向后仰起头,身体大幅度倾斜,然后猛地朝前一磕,“呜哇”的一声,喷出一道暗绿色的粘液柱。

陈兴早在活尸首领做出动作时,已经暗自蓄力。在粘液喷出的前一秒,朝前一扑,轻松躲过了尸毒喷射。他没有穿防护服,也没携带解毒药剂,若是被喷中了,估计下场也和原身差不多了。

“呜哇哇!”

活尸首领攻击落空,仰着头发出愤怒的咆哮。而这时,让陈兴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尸群感受首领的愤怒,竟然聚拢了过去。

这下可麻烦了,活尸聚成一团,他根本没机会下手。又绕了几圈,尸群不仅没有分散,还越聚越密。陈兴接连开了几枪,都没打中目标,子弹都被周围的活尸挡住了。

这下他可没办法了,身上就四匣子弹,每匣七发,加起来不到二十八发。普通活尸的生命值是15点,二手黑星的伤害是1~4,哪怕枪枪爆头,也得四五发。

这样一来,他哪怕打光身上的子弹,也未必能将那只活尸杀了。而且就算杀了,也很难进去捡东西。

必须分开它们!

但是,要怎么样才能做到?

要么开辆卡车撞过去,要么弄个炸弹扔过去。

炸弹?

陈兴脑内灵光一闪,想到了阿丽雅送给他的那颗恶意满满的手雷。直接拉开,他肯定是不敢的,但换个方式,也不是不行……

想到这里,他迅速从武装带上摘下易拉罐般的手雷。正准备扔出去,却在这时,尸群中射出一道绿色粘液。不是朝着他的,是朝着天空的,像根冲天而起的墨绿色柱子。

糟了!

陈兴暗念不好,双手抱着头,扑倒在地上。下一秒,绿色的粘液像雨点般落下。触碰到地面,立即发出“滋滋滋”的轻响,冒出一缕缕白烟,并伴随着一股焦糊和浓酸的味道。

“滴嘟滴嘟……”

黑表发出危险的警示音,意味着他的生命受到了严重威胁。

当酸雨结束后,陈兴也顾不得浑身如同火烧般的痛楚,手臂一挥,将破片手雷抛了出去。然后拔出手枪,双手持握,半跪在地上,瞄准飞入尸群的手雷。

中啊!

陈兴心中大吼着,手指稳稳地扣下来了扳机。

“嘭!”

枪口喷出明亮的火焰,一发子弹飞旋而出,摩擦着空气,带着灼热的高温,射向在半空中翻滚而下的手雷。

“轰!”

弹头正中目标,手雷猛然炸开,一圈灼热的气浪向四面八方冲去,陈兴不长不短的头发被吹得胡乱飞舞。

爆炸中心的几只活尸被炸上了半空,断肢残臂四处飞落。趁着尸群分离的空隙,陈兴箭步冲前,一边加速一边射击。

“嘭嘭嘭!”“嘭嘭嘭!”

弥漫的硝烟中,前方的活尸被打得东倒西歪。十多二十米的距离转瞬即至,陈兴冲到目标活尸的身前,一把揪住它胸前的项链,一脚踹在它的腹部上,同时朝它头部开枪。

仅仅两秒钟不到,陈兴就完成了扯下项链、踹开活尸、一枪爆头三个动作,然后转身就跑。

“呼呼呼……”

几分钟后,陈兴终于跑出安全距离,看着不远处的尸群,逐渐降低了速度。

第一时间内,他抬起手,看了眼黑表。

[Dr2612-5-16,pm3:56]

[生命状态:亚健康(活尸毒素7%、表皮损伤2%)]

[精神力水平:-10]

[防护等级:0(破烂衣物)]

[提示:不在卫星信号覆盖范围内]

还好,活尸毒素只上升到百分之七,还在安全范围内。至于表皮损伤,等会儿回去处理下就行了。

他收起手枪,端详起刚拿到的项链。感觉沉甸甸的,至少八十克以上,上面挂着个圆形的不锈钢吊坠。

摸索了一下,竟然有个暗扣。陈兴按了一下,“啪嗒”的一声,吊坠的盖子翻了起来。一小撮黑灰落了出来,随风而散。

应该是以前的老照片,在数百年的岁月间,已经完全腐化了。吊坠的底部,刻着一行小字。陈兴就着阳光,仔细看了看。

“希望不曾离开,阳光总会归来。”

下面还有一组数字编号:723401665

看到这行字,陈兴记忆的深处仿佛抖动了一下,一些尘封的信息浮现出来。

这种吊坠,是红土大陆龙涎河流域的地下求生所的识别牌,上面的数字,则是求生所的编号。723401代表红土大陆龙涎河流域,6代表龙涎河流域的北部荒野,65则是北部荒野内的第65号求生所。

大灾变前,人类为了防范第三次世界大战,制造了无数地下求生所。在异界生物入侵后,这些地下求生所成了人类最后的希望。

顷刻间,数以万计的蘑菇云在地面升腾而起,巨大的冲击波相互碰撞,高楼大厦成排成排地倒塌。而后,核子冬天的来临,万物寂灭。

躲进地下求生所的人,勉强活了下来。但能活过核子冬天,重见阳光的,却只有其中很小的一部分。他们中的大部分,都在漫长的暗夜中沉寂了。

一个地下求生所,哪怕是一次很小的操作失误,甚至缺了一个备用零件,都会引发连锁反应,最终导致全员覆灭。

供水、供电、食物、药品、人员培训、生育,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都等于在宣判整个地下求生所的死刑。

看到这个吊坠,陈兴忽然想起,上一世在龙石镇酒吧里洗盘子的那段时间,曾经听到佣兵们议论,说没想到兰花镇的附近,居然发现了一个地下求生所的遗迹。就在几公里外,距离这么近都没人发现,简直是瞎了眼。

陈兴看了下表,现在没有卫星信号,无法进行坐标定位。但通过步行的距离,以及兰花镇的大致方向,再结合手表上的简易地图和以前的记忆,初步推断出,这个位置是65号地下求生所的供水站。

因为他记得,那几个佣兵在谈论时,提到了“供水站上方的土地是灰黑色的,很好认”。

至于65号地下求生所的具体位置,他是不知道的,但可以通过供水站找过去。不过难度也不小,因为一个求生所,可能有数个供水站,并且相距好几公里。

他似乎,提早发现了这个65号地下求生所。因为在上一世,他在龙石镇混了半年才听说的。而他在兰花镇的时候,根本没这个迹象。因为发现地下求生所是大事情,里面值钱的东西很多,各种珍惜资源、维生设备、枪支弹药,应有尽有。各地的商人、佣兵、贵族都会蜂拥而至,以求分一杯羹。

那样的人气,足以让一个边缘镇变得拥挤不堪,五颜六色的帐篷就像海洋一样,看得人眼花缭乱。

他必须好好利用这个信息,为自己赢得第一桶金。

大约一小时后,陈兴回到了兰花镇。他没有去在窝棚区的房子,而是在商业街的旅馆,用两枚银币开了个房间。

他先洗了个冷水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然后跑到镇长开设的药店,用三个银币买了瓶治疗喷雾,回到房间,脱了衣服,对着镜子,将身上的伤口由上到下喷了一遍。

他的皮肤有轻微的烧伤,布满了细小的创口。当混合着消毒液和皮肤生长素的药雾喷在上面,陈兴疼得龇牙咧嘴。

可麻烦的是,大部分伤口都在背部,他自己够不着。只好跑到楼下,找前台的女服务生上来帮忙。

“五个金镚子。”在房间里,看到陈兴脱衣服,女服务生面无表情地说道。

这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相貌姣好,身材也不错,就是皮肤不够白,不过还挺光滑的。这样的身材相貌,在边缘镇已经算得上高级货了。而皮肤不够白的问题,是因为边缘镇的水土养不出皮肤白皙的女孩儿。只有靠近龙涎河的地方,恢复了青葱翠绿,河水清澈,才能产出肌肤胜雪,如若凝脂白玉的美女。

但陈兴今天不是来干这事儿的,并且他也没钱。裤袋一翻,都是空的。

“小姐,你误会了。”陈兴礼貌地说道。

“嫌贵是吧?看你长得还行,少一个,四个金镚子吧,可不能再少了。”女服务生说道。

“这个……”陈兴尴尬地笑了笑,拿起桌上的疗伤喷雾。

女服务生先是一怔,随即发出“切~”的一声,带着轻蔑的目光,接过疗伤喷雾,朝陈兴的背部喷去。

“嗤嗤嗤……”

白色的水雾弥漫于空气中,带着淡淡的药香味。片刻之后,女服务生拿了两个铜板的小费,一脸不屑地走了。

“穷鬼。”带上门的时候,女服务生还不忘嫌弃一句。

陈兴很不爽地抓了抓头发,锁上门,倒头就睡。跑了大半天,也有些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