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总裁大人我们不合适 > 第 四 章

第4章他知道我的所有事

白日一照,浮云自开……我趴在窗边等待着日出,天边漆黑色慢慢褪去,深蓝色的云霞渐渐变淡……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浅……忽然在片片云霞的隙缝中闪出红如通火亮如白昼的小片。紧接着,我定睛一看,几个小片冲破云霞,密接起来,溶合起来,飞跃而出,天边的那轮红日缓缓登场……我庆幸着小洋楼前的宽阔,可以让我肆无忌惮地欣赏日出留恋日落……一辆劳斯莱斯的银魅慢慢驶到金臻娱乐城前,司机开了窗探出头,大门立马敞开,车又缓缓地开进了庭院。

车内品着红酒的人,微微抬眉,“今天有特别的人来过了吗?”

“回大人,特别的人?”西装男秦严,转眼想了想说道,“有个女的,就是那天您叫我们抬去您房间的那位,来过。”

殷煜眼角露出一丝笑容,说道,童小姐下次来了,就直接请她到我面前。

秦严疑惑,迅速地回复了是。

车停了下来,秦严迅速下车开了车门用手顶扶,殷煜起身下车,微微整理了一下西装,阔步进入酒店。酒店中工作的员工早早地列成两队站在红毯两旁,毕恭毕敬地弯腰90度,鞠着躬。

前台的小姐静静的等到所有行礼结束后,在吧台后面忐忑地叫住了殷煜,打扰了大人,这里有您的留件,是否接收?

殷煜瞥了一眼普通的纸袋,正要转身却发现里面露出的白色纱裙的衣角,简单地说道,送我房间。

是,前台小姐回复到。

秦严随即有眼色的拿起了纸袋,跟在殷煜身后。

业务许总监小心翼翼地跟在旁边落后两步的位置,汇报这月初的成绩统计。前院的娱乐城的业绩上个月又上升了2个绩点,主要突出业务是高贵名酒及赌桌;后庭的休闲场所的成绩有所长进,除了个别人物的包场、高尔夫球的满场率达到了百分之三十……徐总监悄悄地观察着殷煜脸上的表情变化……试探式的说道,只是现在这个酒店……殷煜眉头微皱,徐总监立马闭上了嘴,大人放心,我们一定竭尽所能让酒店取得一个进展。

沉默……67层到了……

“下个月我希望听到满意的答复。”殷煜走出电梯径直地走向了房间。

压抑的气氛悄然散去,徐总监舒了一口气,扯了扯领带……秦严将纸袋准备放在闲置物品柜中,却听到殷煜说,拿过来。什么情况?他在脑中想到,是不是那晚发生了什么?难道自己要有女主人了??!

殷煜拿出白纱裙,仿佛那上面还存留某人的气息,他抚过裙摆,不自觉地笑了…………“大人,请问没什么事我就出去了。”秦严询问道。

“哦。”殷煜回过神,“那位童小姐今天来过了吗?”

他的语气与往日不同,仔细琢磨有一种温柔的味道。

“回大人,没有。”

“那,就找来……”语气坚定地不容置疑。他转头又说到,怎么还不走,有事?

这位大人真是阴晴不定,前一秒这样说下一秒又这样做……秦严心有犹豫,吞吞吐吐地说,“大人,皇甫小姐来房间找了您很多次。”

“不见。”他眼光微冷,“还有闲杂人等不得进入我房间。外面的保安怎么做事的,从今天起放皇甫小姐进入的保安不用来了……”

“是,我马上安排。”秦严迅速地出了门,生怕多待在房中一秒,那都是煎熬。

就在我无聊的在听着珠宝设计课时,教室外出现了那张西装男的脸……真是滑稽的我差点从座位上跌坐下来……他找到了我的项链吗?我激动的站了起来……“这位同学你有什么事吗?”老师的声音传入耳中……“我……老师,我不舒服想去一趟校医室。”我撒谎到,然后快速地离开了位置。

秦严正了正衣襟,带着异样的眼光审视着我……“干嘛?为什么这样看着我,看得人怪不舒服的。”我对着他说。

他正了正表情,没什么。大人让我过来请你过去。

我一怔,“为什么?我凭什么要过去?”继续问,“是不是找到我项链了?”

他挠了挠头,说,我只是按命行事,请不要为难我。

我转身就要走人,你为难我不止一两次了呢。我轻哼了一声……结果眨眼间我便跟米袋一样被他抗在肩上,转手放进了车的后座。车,嗖的一下开了出去,极快……“你这是绑架!”我气愤地说道。

“是,小姐。你也不止一两次被我绑架了。”

一路无语……

再一次站在门前,我真是说不出的感觉描不出的心情,至少现在我没有丝毫勇气推门而入,站在门前犹豫不前。我怕,怕自己看到那个男人后会忍不住……想起……“怎么了?童小姐……”秦严问道。

“没事,你,你敲门吧。”我小声说道。

秦严迈步上前,“本来就是我敲门的,谁让小姐堵在前面了呢。”

这人……让我……很气愤……

我低头跟在他身后,进门后,秦严退了出去,结果我无处可藏……冰冷的声音冷冽扑来,“童冰睿,我们又见面了……”

奇怪,他怎么知道我名字……哦,也不惊奇,他势力这么大,查个人不比捏死个蚂蚁容易嘛。

我尴尬的笑了笑,“你找我什么事?我们有见面的必要吗?”

“怎么没有……”他伸手,我的项链……摇坠,收入他手心。

“那是我的项链……”我眼巴巴的看着他。

米兰著名设计师Jerry身前最后一部名作,是亲情之永不分离系列的绝版。七年前被E市豪商童靖买入送给了自己的孙女,然而不久后他远离人世。其子童宇浩接手事业后,不想他竟沉迷于赌博,并在四年前欠下巨款落荒而逃,妻子因此患上疾病长久躺在医院中。谁想王郅出面还清了赌债,并支撑着他妻子的医疗费。却不想,他是另有所图。而这些小钱对于那隐藏的巨产简直是九牛一毛……而他的女儿童冰睿,也就是你,便是落魄的公主,同样也是巨产的携带者……殷煜娓娓道来。

调查的如此透彻……我定了定心,说道“那又如何?我自己都不知道巨产在哪。让不然能现在这般下场吗?”

殷煜噗的一声笑了,我对这些都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你。

心跳加速……绯红而上衬托着整个脸颊。“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只需要回答,要或不要……”

这对话……我顿时煞红了脸,撇过了头……

殷煜挑衅着笑说,这项链总是跟你有关系了吧。这不是爷爷的遗物吗?

我死死盯住他手心里的项链,问,“你要怎样才可以还给我?”

他邪魅一笑,很简单啊。

我心头一紧……

“后天有个重要的舞会,陪我参加即可……”他的语气不容拒绝。

为了项链,我忍,“好,一言为定。”

服务员,端上一杯咖啡,我最爱的Colombia(哥伦比亚咖啡)。一品即是山地黑土精耕细作绝佳的顶级的咖啡豆,口感绵软、柔滑。这是我七年以来第一次喝到如此纯粹的味道……不禁让我怀念起儿时爷爷在我面前调制咖啡的场景……爷爷说过,Colombia有着一种清苦的体会,清与涩如同生活,而苦味却是人生之中的必需,停在舌根的末香则是一番对前尘彻底的回想。苦是痛苦,清让人沉静,末香便成了一种精神的胜利。

我也渐渐地喜欢上了这种味道……

在我满怀记忆品咖的时候,会心的微笑却深深地印在某人的眼中,他的嘴角露出满意的微笑,他的表情不可捉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