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总裁大人我们不合适 > 第 二 章

第2章对不起,我眼瞎

男人从浴室出来后,从储衣柜中拿出了一身衣服,利索地穿好了,瞥了一眼床上的我说道,今晚你就睡这里吧。

说完头也没回地出了门。

在他出去的那一刻,我突然觉得胃里翻江倒海,快速地跑到了浴室趴在马桶上呕吐,却什么也吐不出来,就像是要把肠胃扯了出来罢了。

许久,我又奋力地把花洒开到最大,用力的搓洗着身体,但是残留的痕迹任我将皮搓烂了来都依然存留……蜷缩在角落,泪水如外面的雨水一般,如何都止不住了……我在做什么?!

……

翌日,拉开浓厚的窗帘,明媚的阳光直射肌肤,刺的每一寸都很痛。我伸手遮住眼前的光线,它快把我眼泪刺痛了下来……身体的疼痛时时刻刻的提醒着自己,昨晚发生过什么……我转眼看去,昨天浴室外被我扯下的衣物,湿哒哒的散落在地上、破碎着,如同我现在的心。

床头柜上,整齐地叠放着一条白色蕾丝纱裙和一双凉鞋,还有一套纯白色内衣……所有的白色印在我眼中却是如此的讽刺。

可,怎么办呢?自己又不能光着出去。

我拿起衣物换穿上,竟如此贴身合适。静静地看着镜中的我,十九岁,就从少女变成了女人。胸前男人留下的淤青在白色纱裙下若隐若现,我拨过一些秀发,正好遮住。

梳妆柜上摆放着一张支票,我随手拿起,一个亿,一个亿要买了我初夜?呵……我又不是卖身的。转身扔在了桌子上……然而,在我要跨出门时,一想到不知道跑到哪里躲起来的爸爸欠下的巨额高利债,一想到是王郅帮忙还的,不仅如此还供我继续上大学还给妈妈付了医疗费。本以为只要成为了他的妻子,好好待他,一切心里上也显得理所当然。可没想到,终究我是欠着他的,现在用着他,欠着他的,我就嫌恶心……钱,我收下了。日后会还的。

我坐着电梯下了楼,如此富丽堂皇的上流社会聚集所,七年前我也曾这么生活过……走之前,我回身看了一眼这E城最为奢侈豪华的娱乐会所。

我并不想回那个已经让我无地自容的“家”,便一路向学校小跑了过去……“冰睿,快上车啦。一个身穿白裙的美丽女子怎么能在马路上狂奔呢。”一辆酷红色跑车停在了我身边。

“喻伯恩……”我二话不说地就开了门,一屁股地坐了进去,“我还有你这样一个好朋友真好。”

喻伯恩没有说话,只是微笑地开着车。

车停到了一家日餐寿司店,喻伯恩温柔地看着我,说道,童美女肯定还没有用过早餐,能否赏脸跟我一起进餐呢。

他绅士地弯着腰伸出手来,我搭上,也罢,跟你再进一餐。

伯恩一直像邻家大哥哥一般,阳光而温暖着我,如果没有他,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挺不过来。

他在一分钟内就完成了点餐,因为我们的口味常年不变。

他拖住椅子示意我坐下,他温暖如春风的声音附在我耳边轻声地说,“今天穿的很是好看呢。”

我下意识地扯了扯裙角,脸上扯出一丝笑容撒着慌,是呢,我新买的,好看吧。

“这裙子价值不菲的,难不成又是王郅花的钱?”他露出狡黠的笑容。

我一怔,不知如何回应,有点不知所措的点了点头。“不过,他花的每一笔钱我都记在本子上的,以后会还他的。”

他凝视着我郑重的说,“虽然你每次都不听我的话,但我还是要说,王郅他不像你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好,他是有目的的。”他又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你才会相信我呢。”

我咬了咬嘴唇,对不起伯恩,我知道了。我想要从他家搬出来……伯恩,帮帮我吧。

喻伯恩惊讶地望着我,担心的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我委屈地哭了起来。

哎呀,别哭别哭,我最见不得你哭了。他递上了一沓餐巾纸,那小子是不是欺负了你,告诉我,我保证把他打的半残不死。

“对不起,伯恩。一直都是我的错。”我哽咽的说着。“他,从没有爱过我。他……有人了。”

手指掐入掌心生疼,眼泪大滴大滴地流在桌子上,我美好的爱情幻想已经如泡沫一般,消失地无影无踪……“以后会好的,相信我吧!”伯恩说到,“快吃吧,今天上完课。我就帮你搬家怎么样?”

好……

快食用完时,一个陌生的号打在伯恩的手机,他疑惑地接通……伯父您好,是,冰睿现在在我身边,好,给她接电话吗?好的。

我心中有不祥的预感……父亲每次打电话准没有好事,我不情愿的接过了手机。手掌紧紧攥住手机,压抑住心里的怒气,开口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

电话那头,传来支支吾吾的声音,“冰睿,爸爸,爸爸……”

听他的声音就知道他又闯祸了,“有什么事?快说,我还要上课呢……”

“对不起,爸爸,一时手痒,所以……”

我打断他的话,怒气冲冲地吼着,“你又赌了是吧?!你知不知道因为你赌我们倾家荡产,知不知道妈妈现在还在医院躺着,你知不知道我们欠了多少人情?!……”

“爸爸对不起你们,对不起你们……”电话那头传来了小声的啜泣。

“对不起,就不要赌了啊。”我迅速地挂断电话,一点说话的机会都不想给他。

我趴在桌上又哭了起来……伯恩,他又赌了?!他不管我和妈妈的死活了……“让我来还,让我来劝伯父好吗?”

“不,你劝不动他的。钱,我要自己还。”我仰着流泪的脸,“伯恩,今天不上学了好不好?我们现在就去搬家好不好?”

伯恩温柔的摸了摸我的头发,轻轻地环抱住我,好,你说什么就做什么……喻伯恩把车开的极快,身边的景物飞速恍过,风猛烈地吹过耳畔,却带不走一丝丝的愁绪……推进了家门,我直直地冲进了我的卧室,拿出行李箱,一件件装放起来。王郅随后进了房间,假惺惺的问着,“发生什么了?昨晚你怎么没回来呢?现在这是要做什么呢?”

一如既往地用着温柔而关切的声音,现在在我耳中却成了恶心故意的声音。

我面无表情地回到,谢谢你这么多年的照顾,现在我要独立了。我顿了顿,拿出一亿的支票,递到他面前,给你,这算是还了一部分,还有八千七百五十六万,我会后面慢慢还给你的。

“你哪来的这么多钱?”王郅狐疑地问道。

我不回复,继续收拾着东西。

喻伯恩眼中闪过一丝疑虑,转眼消失,微笑地对王郅说,我给的。还有……他拿出支票开了八千七百五十六万,甩给了王郅。剩下的,我也给了,这下你们两清了,请不要再纠缠冰睿,谢谢。

王郅拿着手中的支票,邪魅一笑,像划清关系?这些年吃我的用我的,就凭这一点儿哪够?!

我怒气地看着他,你还想怎样?

“我就要你永远欠着我的,才有利用的价值!”他附身说到。

“你!……”

“我?我怎么了?……我真的是菩萨心肠,供着你的一切。”他讥笑了两声,“你怎么不早点投靠喻家呢?为什么要找我呢?”

“我眼瞎行了吧。”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这么多年我眼是真的瞎了,就算现在给我一房子的后悔药都不够我吃……伯恩一把拦住了我,拎着行李,拉着我走出了房门。转头对王郅说道,如果你想倾家荡产尽管骚扰冰睿,我保证说到做到!